美國中期選舉:主打政治社會議題的新時代選戰

本次美國中期選舉之中,政治、社會議題成為了雙方選戰焦點。所隱喻著,則是鼓吹經濟發展的選舉戰略,全面地缺席。

作者:鹿ㄦ

2018.11.8

(來源:網路)

相關閱讀:美國社會陷入分裂了嗎?

這是一場所有人嘴上抱怨連連,實質暗地慶幸的選戰。總歸一句,「算是符合預期」。

根據美聯社,在兩黨所競逐的435個眾議院席位和33個參議院席位之中。民主黨以些微領先,贏得眾議院的多數席位。但共和黨在參議院仍獲得了支持,並保住關鍵州長的位置。

共和黨的一方,提心吊膽了整個選季。擔憂現任這名特立獨行的領導人,隨時再度拋出輿論的「炸彈包裹」;民主黨的一方,儘管看到政府民調持續低迷。卻也心知肚明,川普的支持者很多都是沉默的選民。

競選的爭論主軸,主要圍繞著各種政治以及社會議題。包括了醫療保險政策、移民議題、教育平權以及槍枝管控。

與之伴隨著的,是多起引人側目的短期事件。譬如揮之不去的「通俄門」疑雲,新提名大法官遭到性侵指控、多起仇恨犯罪事件連續爆發等等。

如果兩方的選民能夠碰頭,那場面是不甚美好,雙方都認為對面是「蠢的可以」,美國社會彷彿來到最為分裂的時刻。

中期選舉的結果,看似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民主黨得以掌握失去許久的眾議院,但預期中席捲全國的「藍色浪潮」,也並沒有發生。

美國的參眾兩院共同負責立法。取得眾議院多數的民主黨,能透過阻擋川普提案、調查其財務狀況、或者推動彈劾進行施壓。不過,川普也能夠進行阻止

中央社刊載的評論認為,選舉的結果可能導致川普採行更尖銳的言詞與政策方針,吸引位於中西部「鐵鏽帶」的死忠選民,以對抗分立政府的現況。


主打政治、社會議題的新時代選戰

觀看開票的民主黨支持者們(美聯社)

本次美國中期選舉之中,主打政治、社會議題的策略,成為了選戰焦點。許多少數族群、女性,以及LGBT身分的候選人,不僅快速竄起,最終表現也相當亮眼。

像是民主黨的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擊敗了共和黨對手巴帕斯(Anthony Pappas),當選紐約州第14選區聯邦眾議員,也是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國會議員。而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多女性參選並當選的一次國會選舉。

改寫歷史的,還有在科羅拉多州州長選戰中,民主黨的波利斯(Jared Polis)成為首位當選州長的出櫃男同志。

另外,贏得明尼蘇達州聯邦眾議員席位的歐瑪(Ilhan Omar),以穿戴女性穆斯林頭巾裝扮著稱,是首位索馬利亞裔的國會議員。

在歐加修-寇蒂茲,這名年僅29歲候選人的宣傳影片裡面,提到了勞工階級的困境-新資成長停滯、福利與建設嚴重不足。她強調自己既是移民又是勞工的出身,並將這一場競賽,定義為「人民與金錢的對決」。

所顯示的,是政治、社會議題在美國選舉中的火熱。而特定團體與族群的代表,更獲得了大量的矚目與青睞。

與之針鋒相對的,則是川普諾大的存在感。保守主義與保護政策的主張,成為另外一側的議題重點。

他大力撻伐了非法移民,指這些外來者是暴力、毒品氾濫的來源。並聲稱將簽署行政命令,取消非美國公民和未經授權在美國境內所生小孩的公民權。

像是德州的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便獲得了川普的大力輔選。這兩名一度交惡的共和黨人,開始同仇敵愾,大打移民牌。批評這些位於邊境的移民大隊,正在「攻擊美國」。

福克斯新聞網站的一篇評論,肯定了川普政府限制移民的作為,認為「總統正在保護我們的邊界」。文中批評民主黨只注重選票的價值,無視這些移民非法入境的現況。

共和黨以強硬的對外政策,對內提倡保守主義。以另一種立場與形式,將競選主軸同樣地投注在政治、社會議題上。


經濟訴求的全面缺席

Ted Cruz與其支持者們。( Justin Sullivan/ Getty Images)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主打政治社會、議題的新時代選戰,意味著鼓吹經濟發展的選舉戰略,很難再受到選民的支持。

以福山的看法,是因為人們對於貿易與經濟體制的信心,整體性地出現下滑。從而導致經濟因素,不再是選舉的爭論主軸。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將注意力更多放在了政治、社會議題上。

這正是其弔詭與矛盾之處。因為美國的經濟指數與成長,近期才來到了近十年來的最佳。有預測認為,受到強勁經濟、企業稅削減和股票回購的支撐,第三季度美國將能實現新一輪的強勁利潤增長。

然而,帳面上的強悍表現,並沒有消除人們對現有經濟發展模式的不信任。相反的,反而折射出了一種恐懼。認為無論怎麼做、如何選,獲利的恐怕最終都無法是自己。

民主黨的支持者們,認為川普不過是另一個上層階級的騙子,終將傷害整體的美國經濟;而共和黨的選民,則認為自己的就業與安全環境,正在被「外面的某些人」給搶走。

這種心理影響了兩個結果的誕生。其一是主打特定團體與弱勢族群,提倡提高制度與福利權益的主張,大受歡迎;另一種則是保守主義及保護政策的崛起,抑制前者的發展,強硬地對付「外面的某些人」,成為另一端的主流聲音。

而這個「外面的某些人」,指的不僅是非法移民問題,還可能包括了與中國之間,懸而未決的貿易摩擦。

最為主流的看法,認為中期選舉對中美的局勢,沒有太大影響。親善中國的人士,現在普遍被當作是「熊貓擁抱者」,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民主黨可能未必同意川普政府著重關稅的做法,也反對華府向歐洲等貿易夥伴揮舞大棒。但強硬的對中政策,迄今仍被視作是兩黨目前少數且唯一的共識

所顯示的,仍然是現行經濟發展模式,人們開始失去了信心。鼓吹經濟發展的選舉戰略,難以受到歡迎。對中美現行的貿易現況,更是大為不滿。

在經濟因素的全面缺席之下,圍繞著政治、社會議題正反兩面的訴求,也就成為了新時代的選戰之下,眾所矚目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