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 是一條路 還是一個洞

寫給一年後的自己

網紅,用汗水淚水換來流量數據的工作,一個沒有底薪的行業。

先讓我快速簡介我自己,我是一個從七歲開始跳舞的舞者,從芭蕾出身,高中開始跳到街舞領域。不久前開始經營自己,卻不敢和朋友分享自己的作品,為了找出原因,寫下了這篇文章作為紀錄,也寫給正在開始經營自己的網紅、網美帥、部落客和youtuber們。

故事從十個月前說起,當時的我正在讀研究所,除了面對令人頭痛的原文paper,一邊繼續跳舞。台灣跳舞的機會很多,舞蹈教室教課、私人家教、組團表演、參加賽事、演唱會舞者等等,但真的能單靠著跳舞生活的舞者並不多,大部分舞者都還有一份以上正職或兼職工作。

我從沒想過另一條出入…成為網紅。直到有一位行銷人告訴了我這個不斷改變的生態圈。

以“跳舞”為核心出發的網紅舞者。如同身邊朋友所見,我頭上的斜槓多了網紅兩個字,這個簽下經紀約的決定,我到現在都還無法確定,究竟是什麼動力在驅使我,是對於拿到經紀約的渴望?對未來的不確定?還是來自他人肯定而產生的信心?

我記得,當我決定走上這條競爭激烈的道路時,心裡只抱著這想法:『不管我以後想做什麼,越多人知道我機會就越多,名字會是最大的宣傳效果。』

Note/我想讓更多人看見跳舞時的我,我要你們記住我:)

很多經營者把自己個人的IG直接轉成商業帳號開始經營,但我並沒有。我重新創了一個新的名字,一切從0開始,這很辛苦,不過因為我不想打擾我的朋友,經營粉絲專頁難免需要宣傳和行銷,我不想造成朋友的反感,所以戴上了另一個面具,建立起另一個分身。

我很幸運在經營自己的一開始,就遇到了很好的團隊,我沒有資源豐厚的經紀公司,但是我有願意聆聽我想法的團隊夥伴,每次製作企劃時都會再次確認我的想法。

不過,執行了一陣子,越來越多企劃點子,在誕生的瞬間就被我拒絕,如果你/妳和我一樣是跳街舞的人也許會和我有同感。下面一個例子是我到現在來無法跨越的關卡…

利用抖音曝光的策略我非常能明白,但是街舞圈的大部分人都對抖音非常反感,包括我自己。不可否認它一直在創造驚人的曝光和商機,但是在跳舞人的眼中就無法接受,是為什麼?是因為特效做到了讓一般人看起來比學過舞的人更厲害?還是覺得跳得不怎麼樣卻搏得幾十萬的觀看次數?

先撇開探討大家對抖音的想法,團隊和我溝通了很久,我原本都以為是擔心自己變成瞎妹,為了流量專跳一些熱門卻很奇怪的歌。最後,我發現無法接受用抖音經營自己的最大原因,其實是因為害怕被其他街舞圈的朋友們看不起。

Note/原來我最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

當我默默跳舞時,朋友們常邊吃飯邊對我說:『可以出道了啦』、『要不要轉行當網美看看?』,不過當我創立粉專時,有多少朋友願意繼續支持,或是轉身離開甚至假裝不認識我。

『如果沒走出這一步,怎麼會被人看見 …』-《2030》來自MJ116頑童。這首歌帶給了許多人正面鼓勵,就算當時不被看好,但是為了目標努力十年,如今他們成功了,我也不想要一輩子在小小的教室跳舞,我要走出來,讓更多人看見!

身邊很多舞圈的朋友們,有的為了當老師到處奔波教課代課,有的為了配合演唱會排練無法找正職工作,大家都熱愛跳舞,為了繼續跳舞而奮鬥著,每次看見大家這麼努力,我就會重新審思自己是不是還沒有盡全力。我想要得到朋友們的認同,也想要讓更多不認識我的人,透過跳舞影片認識我。

Note/也許,自己的認同比什麼都重要

記錄我走過的路,謝謝這段路上的朋友們,也歡迎正在經營自己的朋友們和我分享你們的喜怒哀樂:)

顧著跳舞的設計師Diva

網紅,這是一條不好走的路,但我已經在路上了。希望同時在路上朋友們,也能一步一步往自己的目標前進~敬正在起步的我們:)

待續…

Diva|顧著跳舞的設計師

Written by

我是一位視覺設計師,同時也是一位舞者。日常生活中的所有體驗,都能是創作的來源,無論是設計或是跳舞:) “最好的創作,來自你生活中的深刻體驗。”

不可能工作室

「不」一樣的行銷,創造無限「可能」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