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宋代官營商業

近年對宋代的研究相當熾熱,坊間也可以看到很多分析宋代的書籍推出。宋之所以特別引起現代人的注意,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宋代的商業非常繁盛。明清閉關鎖國自然無法與宋相比,而就算是開通西域的盛唐,論商業規模及商人於社會之地位,亦以宋為優勝。全漢昇先生就有幾篇文章,探討宋代商業的一些特點,筆者抽選一些部份分享一下。這次先分享關於官員私自營商的情況,出自全先生的《宋代官吏的私營商業》。

宋代商人冒起

以前讀教科書也看過,漢朝政府以農立國,採取「重農抑商」的治國方針,商貿並不發達。唐代遠征西域,海路又通南洋多國,絲綢、瓷器等開始通過陸路海路賣往其他國家。商業貿易雖然比漢代興盛得多,但是商人於社會上的地位仍然不高,自西漢就有商人子孫不得為官之規定。朝廷科舉提倡學文學詩,社會上有勢力的不是商人,而是門閥家族。

後來經歷紛亂的南北朝,情況有非常大的改變,文人認為這是南北朝「禮崩樂壞」的重要表象。在這政府管制鬆懈的時代,營商之利日漸豐厚,商人衣著光鮮、飲食奢華,出入有大批隨從服侍。而且商人子孫為官的禁令亦在宋朝取消,甚至可以以錢買官。官商之間形成千絲萬縷的關係,一方面不少士人積極結交商賈權貴,以搏取高官厚祿,同時不少官吏亦私營商業,朝廷對此隻眼開隻眼閉。

官吏私營商業

中國古代為官的薪水一向偏低,官員要有其他方法得到收入。在唐代,朝廷會分配田地給官員,官員聘請農民耕作,與農民瓜分所得的農作物。宋代文武官皆大為增加,朝廷所給予的薪俸有限,所以對官員私營商業很多時候都「隻眼開隻眼閉」。下文介紹一下不同官吏私營商業的情況。

1. 邊境將領及外交官員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宋朝先後與多個強大的鄰國接壤,北方有遼、夏、金,西及南方有大理、吐蕃、回紇等。所以一直駐有重兵。同時為了終止自唐末以來的藩鎮割據,宋政府將國内地方軍力集中於汴京,形成首都與邊境兩端聚集龐大軍力。由於要穩定及拉攏邊疆將領,自宋太祖開始就放任將領營商。將領及士兵因為要保護自身的利益,所以遇有外敵時也格外驍勇。

至於外交使節,朝庭對於他們趁工作之便私營貿易則時鬆時緊,畢竟其工作性質比較危險,路途亦頗艱苦。朝廷為免官員與鄰國人熟稔,所以盡量頻繁更換負責之官員。以宋代官員的薪俸,若然無利可圖,則很難不斷有合適人選出任。

中原欠缺草原,馬匹自然是最熱門的交易物品,不論民間還是軍隊都有大量需求。而內陸地區缺乏礦場及海資源,所以金器、銅器、珠寶等則是鄰國渴求的物資,甚至因爲對銅的需求殷切,連銅錢本身亦大有市場。

2. 沿海地方官吏

中國自唐以來就有不少海外交通網絡,唐文化及佛教經由海路傳住日本,而各種陶器及工藝品亦經商船傳向南洋諸國。位處珠江口的屯門在南北朝就已經是海路要道,所以杯渡禪師才會來到屯門,等候商船前往南洋。

至宋代,航海交通更為發達,而朝廷深知海外貿易利潤豐厚,連宋高宗亦言「市舶之利最厚」。所以宋初已對此嚴格管制,只限官府專管,禁止民間市場參與。及後稍為放寬,一般藥品在官府採購後,餘下的貨物可讓民眾買賣,但大體上仍是官員主導。

地方官員既然掌管利潤極高的海外貿易,而且越到宋代後期越多商人子弟為官,所以官員私營海外貿易變得越來越猖獗,尤以廣州及泉州最為嚴重。一方面歷史資料上可見朝廷經常發詔令禁止此等行為,但同時不少宋人筆記亦有記載官員經營海外貿易獲利之豐,甚至假扮官方船隊前往南洋謁見鄰國國王,易得滿船珍寶而歸

古代南洋國家為數眾多,新舊國交替頻仍,而同一個國家在中國史書又往往會有數個譯名,所以要對應出國家之間的關係並非易事。圖為宋朝時南海大國之形勢,出自《東南亞史》。

3. 運河綱運官吏

早前介紹過全先生對唐宋運河研究有重大貢獻,展示運河如何成為全國命脈(詳見另文《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宋帝國與運河》》)。正如前文所述,北宋於運河沿途設發運司,備有鉅額儲備作糴糶。而運米糧每一批稱為「綱」,故又稱為「綱運」。運河既為國之命脈,自然有各種利用價值,可以帶來更多私人利益:

  1. 官員利用綱運之官船,運載其他貨物到沿途地區銷售,例如竹、木材、布帛以至各種雜貨。由於此行徑對朝廷影響甚微,一般採取放任態度。
  2. 官員偷賣綱運之米糧,在中途轉運的米倉賣給當地區民。為了能解釋米糧為何少於預期,甚至人為沈船,訛稱因為意外導致綱運減少。這種情況對朝廷有重大影響,所以較為着力打擊(但仍禁之不絕。

至南宋,首都已遷往南方杭州,運河失去大部份作用。但由廣州及泉州運送海外貿易貨物到杭州的「海綱」,則仍然出現偷賣官物的情況。

4. 專賣品相關官吏

宋朝為了應付龐大的政府開支,將不少生活用品列為「專賣品」,只允許官方製造及售賣,包括鹽、香、酒、醋、茶等。香港的大嶼山當時亦曾是大型非法鹽場,饒宗頤教授亦曾研究過此事(見《饒宗頤史學論著選》)。當朝廷下令取締大奚山私鹽時(大奚山即大嶼山),島民更準備直擊廣州,不過朝廷早一步收到風聲,並且派摧鋒軍突擊叛軍。這批摧鋒軍及其後代一直留在大嶼山,後來宋末帝昰及帝昺逃到南方時路經香港,很可能就是希望得到摧鋒軍後人的援助。

大嶼山大澳,攝於2015年

話說回來,雖然民間不允許製造及售賣專賣品,但大小官員則藉其權力及地位私營,乘機賺一大筆。規模較少者如茶官偷賣茶葉,取官貨賣予茶商,無本生利。或如各級官吏私下釀酒賣酒,成本不高,利潤頗高。規模較大者如偷賣鹽,由於鹽價為各地販官釐定,所以存在差價。官員及軍隊既有很多渠道運送各種物資,自然可以利用來「走私」及販賣官鹽,下至綱運官上至宰相亦參與其中。

官員私營專賣品會嚴重影響朝廷稅收,比民間私營專賣品的影響更大,因此朝廷初年刑罰很重,涉事官員要判死刑。但後來參與之官吏實在太多,朝廷也只能局部妥協,陸繼減輕刑罰,先改為流放,再改為於本縣黥面及入獄。

5. 大小地方官吏

由於地方官員掌握行政權力及政府資源,因此往往可以借為官的便利,做各式私營商業活動,在各種民生事務上賺一筆。例如食物、布帛、木材、建材等,借官家運輸渠道運送私人貨物,或以官吏之權力作低買高賣,甚至直接販賣官府物資。以下這故事是濫用職權的例子,與大家熟識的蘇東坡有關。

現今的徐州黃樓
圖片來源:為官當效蘇東坡系列報導:徐州知州(上)

當時宋朝朝廷上有新舊黨爭,但蘇軾分别指出雙方的問題,兩邊都得罪别人,所以為官幾常被貶謫。三十多歲時,他自願離開京師,輾轉到了徐州當知州。他在徐州時治理頗得民心,參與黃河洪水救災,又治理水務、發現煤礦。為記念抗洪,蘇軾建了一座「黃樓」,其弟蘇轍作了一首《黃樓賦》,蘇軾書寫後找人刻為石碑,放於黃樓。

由於蘇軾在官場仇人頗多,當仇人得勢時就請皇帝下詔,禁止蘇軾之學問及作品流傳。雖然很多人喜歡收藏他的字畫,但亦只敢暗中欣賞。當蘇軾離開徐州後,太守不忍心毀掉《黃樓賦》石刻,所以沉於河中。後來「蘇禁」開始放寬,市場上蘇軾的字畫有價有市。當時的徐州太守苗仲先就命人打撈石碑出來,趕緊拓印碑帖。製得幾千本後,他忽然又說:「蘇軾學說的禁令未除下,為何我們還看到這石碑?」隨即命人毀了石碑,並命人帶那幾千本碑帖去京師販賣,由於原碑已毀,碑帖價值大增,賺了一大筆。

影響及小結

官員私營商業之風如此興盛,帶來很多負面影響。對朝廷而言,這些不受管制的商貿無法徵稅,而且更有盜用官貨販賣,當然對政府收入有很大影響。此外,在官場出現奢華風氣,官吏追逐金錢利益及各式珍寶,亦對整體官府運作產生不良影響。對民間而言,官員利營商業有諸多優勢,民營商號很難競爭,只有同流合污的商人能夠生存。

結果,一方面官府要加稅以追補被官員蠶食的稅收,同時在欠缺競爭的情況下物價變得更貴,民眾生活越來越困苦。說到這裏,不知道大家又有沒有同病相憐的感覺?

其實這圖是我當年在大學宿舍看Z Gundam時無聊截出來,並放上高登的…… 想不到從此讓阿寶大大變得異常繁忙,辛苦了 m(__)m

全先生的宋代研究還有不少值得分享的題材,例如他比較東西兩方宗教裏的工業,西方的修道院會釀啤酒及訓練手工藝,東方的寺院裏又會做甚麼?有機會再分享一下。

全漢昇先生文章讀後感系列: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宋帝國與運河》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中古自然經濟》
略讀全漢昇先生著作之唐代劣幣與良幣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死火手記.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