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的城市》 — 由三個城市看東亞海路貿易

一連寫了幾篇全漢昇先生研究文章的讀書筆記,這回寫一本較為輕鬆的普及讀物。這本《看得見的城市》較早前一直放在大型書店的當眼位置,我想銷路應該不俗。廣州、長崎、巴達維亞這三個東亞重要海路貿易城市的來往,以及荷蘭人怎樣在這個遠東地區經營起龐大的貿易網絡,箇中故事確實很容易讓人感興趣。筆者嘗試補充一下背景資料,以及簡單介紹一下此書有趣的地方。

早前筆者讀完《東南亞史》後,又看到這本《看得見的城市》,兩書很多地方可以互為參考。東南亞起初受印度文化及其移民影響,印度教及印度的社會制度對東南亞古代國家的影響甚深。至十二世紀,回教的影響力已到達印度,而十三世紀開始經由西印度的商旅傳到東南亞。本來這個傳播過程頗為緩慢,但當十六世紀歐洲基督教也傳入東南亞時,兩者就開始有激烈的競爭,加速其傳播過程。

歐洲人佔據東南亞

說歐洲人連番佔據東南亞的故事,可以由獅城開始。新加坡自古代已是海路交通重鎮,為行走印度與東南亞之間的海路重鎮。自九世紀開始為蘇門答臘島的室利佛逝國之屬地,十三世紀一位蘇門答臘王子在此建立獅城,至十四世紀被來自爪哇的滿者伯夷攻陷屠城,獅城末代君主拜里米蘇剌後人帶領人民逃至馬六甲。當時正是中國明代興盛之時,明成祖派官員出使馬六甲,冊封拜里米蘇剌為王,建立馬六甲王國。馬六甲王國有明朝撐腰,初時還需要靠明朝調停北方暹羅的入侵,後來甚至能自行擊敗來犯之暹羅大軍,勢力日益壯大。

但亦如東南亞古代其他國家,馬六甲王國的國祚並不長。當十六世紀初歐洲強國葡蔔牙來到東南亞,遇上馬六甲之君主疏於政務,讓下君胡作非為,最終被葡蔔牙攻陷。葡人在東南亞一方面意圖宣揚基督教,同時其軍隊到處肆意掠奪,與眾多已改信回教的國家交戰,並殘酷對待回教徒。當十六世紀末西班牙兼併葡蔔牙後,東南亞這邊的葡蔔牙帝國亦開始瓦解,取而代之的是荷蘭,然後又有英國。而此書描述的,正正就是荷蘭在東南亞進行多邊貿易的情況。

荷蘭遊走於中日之間

圖片來源:《東南亞史》

荷蘭在印尼的椰加達建立了巴達維亞城,作為遠東貿易的基地。他們只選擇性地建立堅固而細小的領地,並主力於佔據海洋及航線。荷蘭人認為華僑比當地人更易於奴役,言「世界中無如中國人,更適我用者。」為了開闢巴達維亞城,他們在很哇島各處拆毀民居、弄沉船隻,強迫居於華僑遷居至椰加達。巴達維亞城成為了當時東南亞最漂亮的城市,街道井然有序,將歐洲城鎮的模樣搬到東南亞。

荷蘭的遠東貿易有趣之處,是他們善於掌握及利用東亞形勢。荷蘭人除了進行東西方長途貿易之外,還從東亞短途貿易中賺一大筆。當時日本有鎖國政策,而中國亦嚴格控制海外貿易。荷蘭商人以其圓滑的手腕,分别在兩地得到政府的信任及允許,取得獨家貿易權。這班來自遠方的歐洲人成為東亞國際貿易的重要中間人,荷蘭商船穿梭於日本長崎、中國廣州及印尼巴達維亞之間,獲利甚豐。

為免「劇透」,所以有關此書的內容就此打住,留待各位細讀。此書內容集中,描述這段期間的多邊貿易情況,荷蘭人如何取得中日的信任,兩國政府又如何看待這班歐洲人等等。書中還附有珍貴的插圖,讓讀者更生動地了解這段故事,進薦大家讀一讀。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死火手記.

如果您喜歡此文章,只需要在下方按幾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