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教育不是我的教育

讓我們從體制出走。

如果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是在討論升學主義與扭曲的親子關係,那這篇我想談談,有別於體制內填鴨式教育的出口:實驗教育。
閱讀時間:10 mins

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要讀書?我這邊說的讀書不是一般讀讀物,而是我們從九年變成十二年的義務教育。

有人說,教育是窮人翻身的唯一辦法。

也有人說,教育是社會化必要的途徑之一,讓人符合社會規範、讓人能滿足社會的需求。

對高中時候、體制下的我來說,沒有那麼偉大的抱負。教育?我會說我是在讀書。讀書只是為了煞時間,不然人出生下來要幹嘛?就是透過學生時期「自我探索」的過程,讓你知道以後要幹嘛,以填補你的 75 年來的時光。

那時的我,讀的是私立學校,升學導向。還好在學校裡算是學習好的學生,不覺得受壓迫。只要成績好,老師爸媽都對你客客氣氣。只要成績好,資源永遠都拿不完。只要成績好,你要什麼都好說。

終究,成績好,只是一種你實現你所求的工具罷了。

學歷高,工作自然向著你來。學校名字好聽,就屌打 80% 的同梯面試者。

於是,你在高中三年,80% 都在讀書。噢這是成績好的小朋友才有 20% 時間可以做做喜歡的事、玩玩社團、玩玩音樂。如果你成績不好,免談。然後在高三那年要你選科系,這科系可能決定之後的發展。

你的每一個時期,都跟你說要多探索、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然後在每一個關口,都擺著考試、成績的門檻。

我們為什麼要花人生最精彩的 20 年,在磨利一個你不知道該切什麼的刀子?

如果看不慣一個體制,你就要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到,然後進去改變它。因為不做會被說是為做不到找藉口。這是體制內的成功者說的話。

但很多時候,我們不做不是因為做不到,而是不適合。所以我們尋求體制外的改變。稱之為「革命」。

教育的另一條出口

近年來,尋求教育創新的人越來越多。從去年邀請 120 以上得團隊參展的雜學校、到稍微體制內的玩轉學校、甚至落實進大學的翻轉教室,大家都在為教育找另一條出口。

教育改革正慢慢的在覺醒,而有系統從下而上尋求體制外解套的出口,其中之一就是實驗教育

關於實驗教育的內容,大家可以去看看親子天下專特刊第 29 期,有非常詳細的說明與訪談,在這邊先不贅述。

而在 2017 年底通過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案之後,實驗教育又再次備受重視,放寬了辦校的規定,實驗教育也開始往中高等教育推進,想彌平斷層。許多機構型實驗教育,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如大家熟悉的學學 Xue Xue ,也開設了學學實驗教育機構。而由台北市政府聯合小野、自學教育之父陳怡光興辦的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 Taipei Media School(以下簡稱 TMS ),因為至今也開辦進入第三年,一階段的成果也該被審視,因此更受眾人矚目。

三件事,我看到的實驗教育

而在四月的時候,我有幸進入 TMS 做深度訪談,採訪到陳怡光、以及兩位機構中的學生。

論教育有很多層面可以探討,體制、家長、老師、資源等等。但這篇我想說說,在看到以及接觸的實驗教育學生與老師中,較感觸的三件事:年齡的提前、社會價值觀的約束、以及教育規模的影響。

高中生的年紀,大學生的課表

很有趣的是,位在寶藏巖的 TMS,學生沒有特定的教室、不是早八晚五的課表,就跟大學一樣,選自己喜歡的課、也有專題、也有實作、實習。就好比將大眾傳播系搬到高中一般,只是著重在實務面,理論教學稍顯薄弱。這讓我思考著一個問題:到什麼年紀之後,學生才能有自主權選修自己喜歡的課程?那是不是同時有該問問:

到什麼年紀,我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

許多家長會選擇將還孩子送到實驗教育機構/ 學校的很大因素,是因為不希望孩子跟他們一樣,不知道自己是誰?喜歡做什麼?不願意考試的機制,抹滅了孩子學習的熱情。而幸運的事,會來 TMS 的學生,通常是高中輟學、國中時期就有喜歡攝影、影像製作徵兆的孩子。但畢竟以目前的教育體制,會這麼造發覺自己興趣的學生比例還是很低。

其實,這樣的問題,也會發生在選擇技職教育的學生身上。真心是因為喜歡而選擇讀,譬如說高職會計科,的學生到底有多少?

如果只是把需要面臨選擇的時間點再往前推到高中,國小、國中是一樣的教法,那肯定是沒有用的。因為你只是把選擇提早交給一個還沒能完全認識自己的小孩身上,然後在他還沒「定型」的時候跟他說說他未來的樣子罷了。

所以實驗教育,應該做全套。這樣,完全控制變因(這裡的變因,是還沒自我探索完成),實驗才有意義。

將來要做的職業很吃學歷,所以要拼了命地刷亮履歷

一個聘用機會、兩個面試者。能力相當、面試表現平起平坐,該選擇哪位獲聘,判斷標準是學歷。

很現實的事,台灣許多新鮮人底薪、員工升遷機會,很多時候看的都是學歷。在實驗教育還沒被社會完全接受的情況下,許多吃學歷的職業,都不適合做實驗教育技職學校。

TMS 的學生沒有這樣的問題,影視音產業其實不太看學歷的,而是著重實務面以及經驗的累積。就算你是一張白紙,只要肯學、肯做,一樣可以被培養成好人才。

在成績與學歷還是社會判斷一個人優劣標準的時候,實驗教育的起步與接受度更是困難。

沒有可以破例的榜樣,就先打造先驅。TMS 也與許多機構像是公視、展覽、藝術節合作,希望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學生進去業界實習。留下好名聲並且讓孩子們與實務接軌。也鼓勵出國深造,畢竟影視音產業台灣發展算是慢的,走國際會有更多舞台發揮。

成績這種東西,其實產品標準化下的產物。我要良率(升學率)維持在 80% ,所以在 60 分以下的學生,淘汰。

小而美的實驗教育現況

那當我們更進一步思考,其實會有統一標準的出現,是因為規模經濟。你需要在大量的樣品底下,快速的篩出合格者。

所以實驗教育之所以可以適性而較、撇開成績的約束,正是因為他小眾、還沒被社會擁抱,還缺乏「競爭」。一旦被廣泛地接受,又會必須生出一套判斷標準出來,不一定是成績,但一樣會產生競爭下必然會有的勝敗差。

同時,上有對策下有良策。就像是升大學的職考與推徵入學一樣,你要看課外活動我就多做幾個志工。競爭沒有不好,只希望他是良性而非惡性。而實驗教育的學生目前就像是特殊選才生一樣,因為少而特殊,才能免於成績的評比。

這肯定會是接下來十年內實驗教育會遇到的瓶頸,尤其在上下游還沒完全串起來的時候。

三月的時候,去聽了一場蠻鬧的演講,思辨之夜。因為唐鳳當天擔任最後的壓軸來賓,所以整場演講內,一直衝至著區塊鏈這名詞打轉。其中聽到唯一有趣的觀點,就是「教育去中心化」。

一層是體制的去中心化,不想有統一的課綱、各地辦學單位能夠更多自主權。另一層是評判學生的去中心化,是不是能夠不又要有考試、不要有成績,每一個學生的日常表現都能被記錄,進而去當作審核標準。

這是一個很直得嚼味的說法,說不定可以成為壯大後實驗教育的思考點。

所以選擇了體制外的實驗教育,現在的你快樂嗎?

之前柯文哲說過一句話:教育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只有適不適合的差別。其實蠻認同的,有些人在體制內過得很好,吸收很快、收穫很多,但也有一群無法適應升學主義的孩子,實驗教育或許就是他們的出口。

「快樂阿,但是很累。」

台灣教育現在面臨的,是多元化的生長痛,不同體制都有優缺點。而實驗教育,以實驗為名,就是還沒能做出結論的東西。而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貼標籤。不要對孩子賦予不必要的期待、不要只以成績去判斷孩子的好壞。如果小時候也曾經抱著體制的不滿,那就不要再將它加諸在小孩身上。

如果看到更多可能性,就放手一博讓孩子試試看。

後記

其實實驗教育不是什麼嶄新的名詞,從過去熟知追求西方「人智學」啟迪式教育的華德福、到跟隨孩子的蒙特梭利教學法,到在家自學或是組成共學團,這些其實都是實驗教育的不同形式展現。然而,這些教育模式,大多都用在孩子幼兒園到小學的階段,因為台灣實驗教育中學的斷層,讓學生不得不再度面臨進入體制內的決定。

許多人都有個偏誤,就是讀這種「特殊教育體制下」出來的學生,學科程度普遍都不好。你重視學生自主權,犧牲的就是好的數理能力、好的國文程度。

的確,在我認識的朋友中,有位也是讀華德福小學的。主題式的教學讓他沒有數學基礎,在升國中時,因為要跟上普通國中的數學程度,也是教熬惡補了一段時間。

但學科成績,就那麼重要嗎?我數理能力可能不好,但我邏輯強、對事有好奇心,只是還沒學那些工具而已。

我們還是無法拿掉「成績」的有色眼光,去看待一個體制外的學生。

而很弔詭的是,成績至上依然是這社會評斷一個人的準則。

這也是讓很多人深陷迷惘的很大原因。

看到這裡的你,我由衷的感謝。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沒有教育背景、也不曾接受過實驗教育,只是透過我見我聞去歸納出看到的現象,若是有任何地方有待改進,歡迎留言討論喔 :)
也可以拍拍手給我一點鼓勵喔~ put your hands up man
按下拍手 5 秒,簽到。
按下拍手 10 秒,挺好的,加油!
按下拍手 10 秒以上,就衝著是你,給你個大賞。
若是想分享,按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