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Remote work

Photo by Christin Hume on Unsplash

每週 1 日在家工作的意義

在 job description 裡,有一項叫 benefits。

近年很常見的一種 benefits,叫「每週 1 日在家工作 (Work from Home)」。

至今仍很懷疑,這是否稱得上為一種福利:

  1. 僱員福利是營運開支, 僱主如何量化 Work from Home,並寫進財務報表裡?
  2. 假設 Work from Home 的 expense 是零,公司是沒有付出的。既然公司無需付出,又是福利,為何還吝嗇另外 4 日 Work from Home?
  3. 假設 Work from Home 帶有其他非金錢成本。那麼,這福利就不 accountable。公司存在不 accountable 的福利,被人拿福利拿到說不出的困境,是營運上的 bug。包裝成為個有吸引力的 feature,改不了其 bug 本質。這 bug 的威力還跟僱員數目成正比。

既然 Work from Home 存在額外成本,又要求 Work from Home 時有平時表現,意味著間中 Work from Home 的員工要付出更多,才能跟平時表現打和。不要求有平時表現,倒不如每週福利半日假處理個人事務,免除多餘成本。

故此,間中 Work from Home 不是真福利,卻自尋煩惱。

簡單直接,不要出這種 offer。

或者,以容許 Work from Home 的規格來營運,完全實行 remote work,即 All-Remote,那就不存在額外成本。那時候, Work from Office 才是存在額外成本。

「每週 1 日在家工作」,純粹噱頭而已。

意義在於,在 JD 上有似是而非的吸引力。


不是零和遊戲

把 remote work 視為福利,一唔返 office 就當自己是放假,兼拿車船津貼。

用放假的效率處理工作,也不會有罪惡感,因為那是應得的「福利」。

福利是用零和思維去思考的。

僱員從「不便」轉為「方便」的作用力,公司一定要付出等價的反作用力的由「方便」變成「不便」。

員工要是「贏了」,公司就會「輸」。

真正的 remote work 是以雙贏原則落地。

未有正確配合 remote work 的 features,就不要硬推成福利 bugs。

例如若 Work from Home 使公司會「輸」在冇王管,其實代表聘用員工時未有效考核其 work independently 和 team collaboration 的能力。

務實的做法,在面試你認為勝任工作的 candidate 時,把真實的工作分割出數小時內可完成的 scope,給予合理報酬,寫好 spec,「外判」給他,有任何問題,直接跟相關的 team member 溝通。

像短版的試用期。若輸了,就輸一次,可控的 bet。

沒準備好贏那個 bet,那先不要 remote work 了。

準備這件事的難處,跟 team members 在 remote work 時要面對的困難是一樣的。


本質

Remote work 本質上是個 asynchronous over-communication 的工作模式,可比較對象是工業時代流水作業式的工廠生產線。是否值得應用要看團隊工作性質和公司營運上能有多配合。

Remote work 是正式的工作模式,不存在「Remote work 是調皮的 gimmick」的想法而視其實踐為一種福利。

例如沒人會視打卡為一種福利。


效率

工作的模式與性質不配合,依然可做,只是內部損耗會很大很大。

損耗大,是低效的一個原因。

這個時代的 nomads,如旅遊 blogger,或 freelance designer,被規定在客戶的 office 裡朝 9 晚 6 地工作,是可以的,但多餘。

多餘即浪費。浪費了有效的社會資源分配,浪費了機會成本。

把原先浪費的資源成本放對回位置,整體效率會更高。

Remote work 提供了一個重新思考的空間,從 workflow 裡拿出每個 moving parts 來考慮,uncover 了以往覺得無可避免的成本。

以往這類成本是以「人治」的方式來標,執行效率因人而異。現在把各方面都淬煉了,就容易歸納出一套框架來法治。時間都已花過,無論再思考多幾次也不會提高質素時,就不用每次都去重新思考。一開波就能執行。

這套框架本身也要靠持續 review 來淬煉才會貼地,才不官僚,才夠有效。

針無兩頭利。高效和有效,只能二擇其一時,請選擇有效。

高效地做無效的事,依然是多餘。

低效地做有效的事,是默默耕耘,是 calm。


溝通文化

有不少朋友,大約有 5 個,問我 remote work 的工作從如何找。

通常大家只記得好處,卻忘了 remote work 對團隊工作的影響。

衝擊最大的,莫過於從 synchronous under-communication 走向 asynchronous over-communication。

Remote work 跟 sync 或 async communication 沒有必然關係。

我們知道,Face to face 除了談話內容和即時回饋外,還可以從音調語氣及身體語言裡得到額外 context,所以面對面溝通是最高效的溝通方法。其次是少了身體語言的 Conference call。最後是文本。

預設上,關鍵緊急的事才需要 sync。就二八定律而言,關鍵少數佔 20%,所以有 80% 的是 async。在 20% 的關鍵裡,又有 80% 是 remote call,20% 是 face to face meeting。

Remote work 的另一個預設是 over-communication。

在 sync 的世界,每個動作都會鎖住參與者的時間。為減少被鎖住的時間,儘量少囉嗦。

在 async 裡,我們預期當下的內容會在將來被多人多次使用。為了將來的聽眾們,包括未來的自己,都掌握能應付此刻閱讀門檻的知識,故此 mutual knowledge 也要變成 common knowledge。團隊裡維持著 common knowledge,靠的是囉嗦地 over communicate。

就是說,團隊的溝通文化,既要擁抱 async,又要擁抱 over-communication,才適合 remote work。

在擁抱 remote work 的同時,卻不擁抱 async overcommunication 的文化,就會出事。


故事

我們的故事,是從一位住屯門到鰂魚涌返工,來回車程兩個半鐘的軟件工程部同事開始。當他家中新添了小成員時,就開始了實施 remote work 的配套。

當一個人 remote work 時,和他合作的人也被 remote 了。

若已有 remote 或 work from home 的考慮,但仍是心緒不安,未知上述拙見能否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