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街賣者」生態觀察報告

李翊綺
李翊綺
Jul 10, 2018 · 3 min read

相信身在台灣的我們,對於在街頭上銷售口香糖、玉蘭花、日用品、彩券的街賣者必定不陌生。但是在台灣,對於「街賣」一直都沒有系統性的研究,這樣從最古早社會裡的商業通路,到現在在某些特定商品的街賣上,幾乎是專屬於弱勢就業者的工作。

觀察到這樣的現象,我們開始懷疑,弱勢街賣者的存在,是否代表著這份工作存在著某些特性,使之成為一份比主流職業更為友善的工作?

我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嶄新的街賣」不可或缺的必要元素。因此人生百味與專家合作,整理歸納三個問題,以雙北的街賣者為目標者為目標族群,進行了這次研究。


▍獨立型街賣者

街賣者分成個體型與組織型兩種,獨立街賣自行批貨、通勤、銷售,較為單純、自由:

(1) 規模

目前尚無數據,以雙北而言,推估人數至少超過 200 人。

(2) 售價與利潤

a.玉蘭花訂價在 20–30 元,扣除人工,成本約10~20%,多需在深夜批發,保存期為 1–2 天。

b.刮刮樂訂價在 100–200 元,成本 90%,保存期長。
c.日用品訂價為 100 元,成本 20~50%,視批貨管道而定。保存期長。

(3) 困境

過去以身障者為主的街賣,近年逐漸有街友、新移民的加入,尤其在人潮多的車站、捷運站等處,開始有市場分食的現象。同時在這些「熱門處」又比較容易發生取締,造成街賣者生存更為困難。

▍組織型街賣者

後者由組織統一批貨、載送,部份提供吃、住與交通 (司機載送或人工推輪椅) ,對銷售時間有要求,成員流動性大,

(1) 規模

雙北目前有 6、7 個集團,規模較大者有 10–20 名街賣者。集團老闆之間並沒有極端對立,老闆彼此互相認識,缺貨時還會互相調貨。

(2) 售價與利潤

以日用品為主, 100 元的產品,成本約在 20~40 元之間,組織會取得 10~30 元,街賣者取得 50 元。若有人推送輪椅,則需再分 20~30 元給推送的人。

(3) 困境

因社會污名化與取締問題,之前曾陳情要求政府規劃街賣區,但沒有產生社會迴響與支持。所訪談的集團主表示想要轉型成公益團體。而其中的關鍵是財務透明,但是轉型需要其他的知識(例如會計師的參與),因不熟悉這些過程所以擱置。

彼此間的互動

街賣者之間的互動有兩極化的狀況,對於鄰近的競爭者懷有敵意,但又會建構出他們自己的潛規則以保持和諧,例如不可在另一人交易未完成之前接近推銷。對於沒有鄰近競爭關係的街賣者,則很容易相互融入,會分享銷售經驗甚至個人家庭故事。


在人生百味想串連街賣者,成為街頭通路品牌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街賣真的是一份高貴的工作,每位街賣者都是面對生命的挫折後重新站起的勇士,但卻長期蒙受誤解且未受尊重,甚至連自己對不敢向家人與朋友提起自己的工作,我們希望透過資我們的街賣計畫,讓更多人了解,街賣就是一份工作,它有自己的光,需多的只是被看見。

感謝台大社會心理學博士 余思賢先生所進行專業田野訪查與分析資料,並提出完整的分析報告。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doyouaflavor.blogspot.com.

人生百味

一個關注與陪伴著無家者、街賣者的小團隊。做的計畫總是有些奇怪,有些惡搞。但那都是為了製造更多交流契機,讓每一個人理解,我們彼此並非如此不同。// 使光透入,使人走近,即便是最深的裂縫。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