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得罪三大偶像 點解我唔睇黃子華《乜代宗師》

Sendoh Bun
Jan 13 · 8 min read

抗爭逾半年,有人說,最大的傷痛是撕裂。家人、朋友、兄弟、同事,因為政見不同,黑白對立,已成為仇敵。其實,這過程早在2014年已開始,見微知着,早有伏線,只是未殺到面前,醒目的香港人尚可以各打五十大板:「佢當然唔啱啦,但你咁咁咁亦唔好。」但這套和理非愛用的理論,今日早已失效。

原因?因為今日香港的局面,中共以至黑警的暴力,根本已遠超黃藍,全不對等。你總不可以眛着良心說,「黑警濫暴當然唔好,但去『裝修』一樣有錯。」因為在邏輯上,全說不通,否則就成了7.21「元朗黑夜」的翻版,即是黑警聯同黑社會濫暴打人後難以自圓其說,今日就spin成了「要不是林卓廷咁咁咁……」

中國人有句說話,叫做「時窮節乃現」,簡單來說,就是要到大是大非的危急關頭,才能看清一個人的節操。由去年六月初開始算起,至今已近200天,足夠任何人有足夠時間思考,去決定自己的立場,要是至今未有表態,所謂偽中立,原因很多,例如意見與主流對立,不想名譽有損;或說出來會損害自身利益,於是閉口不說;當然也有可能是身在曹營,不便透露,但為數不多。

你有想法,我會尊重,可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那就不要希望得到我的支持和認同。

作為香港的中生代,早見慣香港的「兩邊都是人」,總之可以搵錢,就懶理正義與否;這種心態,一直是香港的核心思想,「搵食啫,犯法呀?」幾大聲都得。直到時代革命開始,才越來越多人醒覺,明白人生除了錢,尚有更多更重要的事。

在港英年代,言論自由,不用歸邊,講嘢冇後果,自然可以聲大大;那時不少高明之士憂國憂民,真的站出來出錢出力,可是幾十年後,時代已不同。歲月,從來都是最好的驗證,有人耐不住引誘變質,有人受不住壓力低頭,有人則是因為趾高氣揚,忍不住抬頭接受掌聲,然後面具掉了下來,其實從來如此,只是我們都不知道。

不得不說,從前我們喜好很簡單,你支持譚詠麟定張國榮,不用考慮黃藍;我中學時是黎瑞恩的fans,當時也自然不會睇有冇「撐警」;時移世易,今日自然不同。正如黃色經濟圈,消費者當然有選擇的自由,你可以因為他靚仔,也可以因為他唱歌好聽,但對我來說,既然是香港人,那對這段時間發生的抗爭不可能不聞不問,不可能不憤怒,也絕不可能無動於衷,在此大前提下,不表態就必定有其原因。

有時和朋友談起,最傷感的,是李天命的墜落。一代哲道行者,最後如此下場,對幾乎人手一本《李天命的思考藝術》的我輩來說情何以堪;就算是大哲學家,幾年前他以「政治對決決於實力」來作命題,然後提到只消截斷供水,就足以令香港「勇武之士」舉手投降;當時又斷言港人沒有壯烈犧牲的勇氣,自詡「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的李天命,最後不忘為自己找個冇得輸的下台階:「已在多種場合表示過n次,我僅僅精於哲道。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

我不是黃子華的fans(重點來了)。但,只要能買飛入場,通常都會睇他的棟篤笑,原因?因為真係學到嘢。比起同類的talk show,或者其他小規模的節目,子華的觀察深刻抵死,也極有共鳴,上面提過的搵食論,或者大家常說的魚蛋論,甚至連冷門的《一蚊雞保鑣》(然後我見有黃的fans居然話呢套係爛片),也如同李天命的著作,深入腦海。引用的頻密程度,大約如同周星馳的金句、或者最愛的漫畫《英雄本色》,可見對他的欣賞。

早幾年常有民間特首之說,有兩個名字常被提到,一個是劉德華,一個是黃子華,原因都是他們夠貼地,有共鳴,富人性;這也是和理非和左膠的最大弱點,更大是緣自感情,而非深刻觀察,當有人提出挑戰,便匆匆維護,不理是否護短。

「A 餐雞蛋撞石牆,不怕壯烈下場,決不退讓」

「監倉的窗,鎖鏈的聲響,

告訴我知往日成為絕唱」

「屠刀機槍、高舉得囂張」

「人已到了決志現場,再拖便遭殃」

「仍扮作昏睡,大夢裡等瞻仰」

在佔中時,有很多人走得很前,近來也全部噤聲。例如《雞蛋與羔羊》,當日唱得多麼鏗鏘,謝安琪的歌聲,嘹亮高亢,但在這幾個月,沉寂不聞。就算是紅館演唱,也一樣對港人所遇一切絕口不提,沒有半句「人話」,令人懷疑敢於反抗的,會否只是背後的周博賢?還是「人妻的偽術」?背後有其他阻力?不得而知。

銀紙有限,時光有限,自由經濟,你撐黃或撐藍,從來自主;所以張宇人的言論,實在可笑。前日在巴士站見到黃子華的《乜代宗師》海報,之後就見到兩派人的爭辯。有的指黃子華一向「黃到發金」,早在各次演出對中共大肆批判,為香港人發聲;也有的指他今次在深圳取景,不完全是香港人的電影。之後子華親自在fb回應,指自己沒有剝削其他員工,而且為了拍戲,更要賣樓籌集資金,主要原因就是不想變成合拍片,可以「忠於自己」去拍。

「我想好自由自在去拍這部電影,無論是題材或表達手法,都不想有人去控制我如何拍及不能拍甚麼。」他又謂這部作品是:「拍一套剩係畀香港人睇嘅戲。」

要付出金錢去支持,大原則當然是為香港人發聲,與港人同行的會優先;就算沒有投共,但因種種原因而沒有公開表態的,我會反覆思考原因,皆因在大時大非前,中立一樣是幫兇。有些人真的在背後努力,但太難知曉,所以只能膚淺地看他這幾個月的言行去定論;我不覺得這是道德強迫症,因小眾更要團結,大家信念應該一致,尤其是真金白銀,多想才去消費有何不對。

對於《乜代宗師》,我抱開放態度,你要睇,我不會阻止,因為子華一直都沒有任何親共言論,甚至少少spin都沒有;他也沒有去當護旗手,當然也不會穿起金色外套回大陸搵錢;有人說他的棟篤笑只是擦邊球,對,我也認同,比起當年以「慈祥鵬」來諷刺中共的黃霑,都有不及(雖然霑叔都晚節……),但起碼不算是對家。至於有人指他的言論只是迎合市場需要,去到「誅心論」地步,豈有人能反駁?同樣的,有人力撐他半生反共,也太誇張。

今日已非八、九十年代,過年也不用入戲院消磨時間,在家打開Netflix大把嘢睇,睇戲已非指定動作。暫時看新春檔期,《乜代宗師》至少不是《家有喜事2020》,也不是為中共歌功頌德的《中國女排》,也比合拍片有骨氣,這個理由,相信已令不少香港人會入場支持黃子華,反而他賣樓與否是其次;如果真的拍套《習代宗師》,你賣欏都唔關我事吧。

當年《一蚊雞保鑣》,票房慘淡,經過《棟篤特工》後,已然逆轉,起碼不再是票房毒藥。可是比起棟篤笑,要是黃子華真的想賺錢,想消費香港的一切,那就不用「金盆啷口」去追電影夢;在電影界一片哀鴻之聲下,還開戲讓香港藝人演出,當然有值得尊敬的地方,也真的很有骨氣。所以fans要入場,絕不為奇,但講到他代表黃色經濟圈要大力「懲罰」,就未免不倫不類。

民主社會,沒可能迫任何人表態。絕對同意;但在沉默大多數也要走出來為公義發聲時,我們期望一向暢談政治的黃子華多說一句,是否過份?

所以我更支持不怕封殺,勇於說出真話的各位,尤其是藝人更值得尊敬。你保持沉默?那是你的自由,所以我也有我的自由,選擇優先支持的一位。

今次這套《乜代宗師》,恕我找不到理由買飛入場,因為黃子華在這半年沒有為香港人講過半句;那可能不是你考慮的原因,但對我來說,絕對係。

一篇文得罪三大偶像,可算經典,講完心中所想,鬆晒。

仙道彬手記

Ball dun lies !

Sendoh Bun

Written by

籃球痴漢,運動狂人,以仙道彬為筆名而深愛木暮。堅信有波有書有酒,就是最美滿人生。

仙道彬手記

Ball dun lies !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