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rie,你點做人大佬㗎?」

做大佬,從來甚艱難。這裏說的,不是甚麼幫派或社團的大佬,而是一支籃球隊入面的領袖。有時,最好波的未必是好領袖,例如巫師的主力是John Wall和Bradley Beal,但大佬可能是Trevor Ariza;又或者小馬的大佬,毫無異問是Dirk Nowitzki,而不會是Luka Doncic。有些人很夠膽,一入聯盟就想做大佬,還要呼喝超級球星,遠的有Sam Cassell,近的有Rajon Rondo,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證明一隊可以有多於一個領袖。

今季有兩支年輕球隊,出現領袖之爭,分別是木狼和塞爾特人。這兩支球隊都有一班出色的年輕小將,天賦無限,但打出來的表現,始終未如理想。木狼本來的如意算盤是讓Jimmy Butler做大佬,當時的教練Tom Thibodeau就是想一向對自己要求嚴格的JB,能夠感染Karl-Anthony Towns和Andrew Wiggins,變成如當日在東岸盛放的鐵血公牛隊;可惜太過樂觀,兩位年輕小將與JB火星撞地球,最後JB被交易到76人,肥Tom也意外地在大勝湖人後被炒魷,兩敗俱傷。

想不到是之後的改變,可能是Kat醒覺,也可能是沉默寡言的Derrick Rose身教關係,越打越好,但Wiggins爆發一場後又是老樣子,就看小桑達斯有甚麼好計了。


季初前瞻,幾乎每個人都預測塞爾特人會成為東岸一哥,再打入總決賽,畢竟東岸最高之牆LeBron James已去,上季靠一班新人和騎士周旋的綠軍,理所當然成為熱門。可是先有速龍在Kawhi來到後脫胎換骨,另一支黑馬公鹿也越打越好,加上76人和溜馬,反觀綠軍像是不進則退,今日不敵網隊後,目前在東岸只排第五,並已落後速龍達到七場勝差,要反先絕不容易。

以目前東岸形勢,前五幾可大定,只是六至八名仍有變數,大約是六隊爭三個位;至於前列位置,目前一龍一鹿稍稍領先,很大機會成為東岸一哥,之後的三至五名仍有爭奪空間。

綠軍的領袖之爭忽然被「放大」,緣於前一仗不敵網隊。本來綠軍在最後一擊,有機會扳平加時,甚至一擊絕殺,但最後Jayson Tatum射失,結果球隊以兩分之差飲恨。賽後被問到敗因,Kyrie簡單直接,兩個字(英文就一個字),「經驗!」

“Experience. It’s the best thing I can say is experience,” Irving told reporters in Orlando. “We’re lacking it, and because of that, we have a lot of learning to do. So we have a lot of ground to make up in that aspect. It gets tough. When it gets hard, you’ve got to think. You’ve got to do the right things. You can’t gamble and think that it’s going to be the winning play. You’ve got to be able to play the full 48 minutes, no matter what’s going on, and hold your head high when you make mistakes, and when your job is called upon, you’ve got to do it to the best of your ability. You’ve got to come in and make an impact for the minutes that you’re playing out there. You’ve got to appreciate being out there and just competing. It doesn’t matter who you’re going against. It matters the type of preparation you have, what you’re going out and trying to accomplish.“

作為隊中唯二有總冠軍指環在手的球員(另一位是曾與馬刺在2014年捧盃的澳洲中鋒Aron Baynes),加上2016年總決賽的驚天三分,Kyrie的確有足夠資格說出這番話。但有更多人關心是在最後一擊的安排上,Kyrie不被當成第一選擇,當時在球場上亦似有不滿。

雖然Kyrie當時在後場,但看Brad Stevens的佈局,應該是想Gordon Hayward傳予高位的Al Horford,然後讓Kyrie衝前接波,可射三分。所以JT射失波,看到Kyrie就對住Hayward大叫大嚷,非常不滿,Paul Pierce在《Jump》中也指出此點,認為Kyrie投訴合理。有球評認為Kyrie是第三選擇,安排失當,我反而不同意,因為一來對方嚴密看守,二來Kyrie身型較矮小,讓他在足夠的運球空間更重要。最後Hayward選擇交予JT,成功起手而不中,也不算差;因為Hayward賽後也表示,這也是其中一套戰術,而JT也試過多次成功射入。

我也不肯定如何,究竟Kyrie為何在教練講完戰術後如此不滿,沒人知曉;或者是見到時間只餘下2.9秒,質疑戰術太複雜,他將會難以接波。但我認為教練也沒錯,因為要考慮到Kyrie的身型及對手的防守重點,所以理應有不同變化,Kyrie也未到Kobe或MJ級數。至少Brad Stevens沒有叫Kyrie去開波,否則他就可能如Scottie Pippen般掟椅子了。

執行最後一擊,每每與球隊大佬的地位劃上等號。可以肯定是Kyrie極想成為這個位置,但從這戰術上來看,JT接到波,佯作突破後也有好的起手機會,Kyrie也認為JT的出手時機良好(got a good look);要是Kyrie與JT的位置互調,前者未必可以輕鬆出手。

這不是Kyrie第一次公開批評隊友,在12月尾主場不敵公鹿後,Kyrie公開批評隊友打得太自私。

“There’s obviously some selfish play going on out there. I get caught up in that as well,” he said. “I literally can do anything I want out there at any time I want. But at the same time it’s what can I do for my teammates to be more successful?”

在比賽之後,塞爾特人立即進行了閉門會議,據報長達30分鐘,之後才讓傳媒進行正常的採訪;當時Kyrie沒有多說甚麼,只表示這次會議是必需的。


木狼、76人、湖人、帝王和塞爾特人,全部都有一堆年輕好手,可是那隊能挑戰勇士,實在難以預料;當中,塞爾特人可能是最有天賦的一隊,上季季後賽沒有Kyrie和Hayward,仍能與騎士打足七場,靠的是雙J出色表現。上季季後賽,Jayson Tatum平均有18.5分、Jaylen Brown 18分,還有大心臟的Terry Rozier攻入16.5分;可是自Kyrie和Hayward歸來後,上面三人的球權和起手都減少,得分也下調。JT目前是16.6分,JB是12.3分,Rozier是8.5分;當中犧牲最大的當然是與Kyrie同位的Rozier,事實上,他也是預計被犧牲的一個,勢將被塞爾特人在未來當成交易籌碼,因為很難付出令他滿意的長約留低。

“We can’t be comfortable being in fifth. I’m not comfortable in it so now I go back and really rework things and try to think about how I attack the next day, but the frustration is still inside of me, you know? I’m a competitor, you know?”

Kyrie上仗落敗後說過,球隊不可能滿足於東岸第五名,但要隊友打得好,公開批評後讓傳媒大造文章,絕不是好事。當日離開騎士,我相信Kyrie必定想證明自己,有不比LBJ遜色的實力,如單以數據來看,的確如此。當Kyrie在場上,綠軍的Offensive rating高達115.3,只比勇士的116.2遜色,但當他不在,就急跌至104.2,只比包尾的公牛好一點(101.8);平均的OR是112,排在第九位。


我之前也寫過,綠軍最不可或缺的領袖,不是Kyrie和Hayward,而是中鋒Al Horford,只有他在,球隊才有那種安定感;Kyrie每場有22.7分,起手17.7次,兩者都是全隊最高,所以在OR的統計上才如此重要。可是上季能夠在東岸決賽與騎士打足七場,證明綠軍一班小將絕不是扶不起的阿斗,例如JT就多次證明他關鍵時候的心理質素極佳,上季在最佳新人之爭上面,與Donovan Mitchell及Ben Simmons比較而毫不遜色。至於Jaylen Brown和Terry Rozier也充份證明能力,關鍵是在於球隊的不明確,甚至與勇士有點相近。

雖然Kyrie多次承諾會留在波士頓,但一日未簽約,一日也會予人像Kevin Durant那種「睇定來食」的感覺;而目前球隊已經有兩位3,000萬先生,分別是Gordon Hayward(今年3,121萬)和Al Horford(今年2,892萬),前者尚有一季合約,要到20/21才可跳出合約,而Al Horford則是下年的3,012萬合約已可提早跳出;至於目前人工只得305萬的Rozier,則是下年可成自由身,但綠軍有優先匹配權,換言之Danny Ainge決定誰人留下,誰人執包袱,但客觀來看,球隊難以有三個球員簽下3,000萬起跳的長約,若真的簽下,那一班小將也難有將來,肯定被犧牲。

所以Kyrie心急不難理解,Rozier失準也不難理解,因為一切都緣於對未來的不肯定。尤其是Kyrie,他的單打肯定是聯盟最強的幾位,但生涯兩次重創,要獲得一紙Max contract,未必是想像中容易,而且他的打法極度自私,需要一個全能的副手去幫忙。當日有LBJ包攬得分而外的所有工作,但在綠軍,卻沒有這樣的人物。單講聯盟頂級控後衛,James Harden、Stephen Curry和Russell Westbrook都要勝一籌,尤其是今季開竅的韋少,更令人欣賞。


從來我都堅持,控衛是要「浸」的,尤其是平衡得分與組織之間,稍一不慎,過份自私,就會令球隊失控。綠軍目前的困局是一班上季表現出色的小將,都為了配合Kyrie而犧牲,本來以團隊為先下,不是問題,但問題是Kyrie卻不斷公開批評隊友。也許我是老派人,極之討厭這種作風,無論教練和球員,都應該把批評留在更衣室,因為宣之於口,只會影響士氣;落敗後只懂批評隊友,也絕非領袖風範。季初Kyrie明顯未在狀態,平均只得16.4分,包括揭幕戰的射14中2,但綠軍仍能擊敗76人,靠的就是團隊力量,當時有人怪過Kyrie嗎?Hayward至今仍在操起狀態,他當然想要更多上陣時間,找回手感,像上面提到的最後一擊,他就要負責開波,但他有怪過誰嗎?


一紙5年的2億合約,究竟應否留給Kyrie,這是Danny Ainge的難題。當年狠心踢走Isaiah Thomas,我相信之後如何交易,球迷都不會再詫異。以前景來說,JT可能比Kyrie更值得押注,若加上Rozier和Jaylen Brown,說不定是12年的雷霆,甚至是15年的勇士,但培養小將,最需要的是耐性。正如近日頻頻傳出小馬想以Dennis Smith Jr作籌碼,我相信球隊將來一定會後悔。勇士的成功故事在於眼光和耐性,要選上不難,但要成功留住,用心裁培,才是最困難的事,Kyrie走的路,越來越似Jimmy Butler,對綠軍絕非好事。26歲的他,看來還未從LBJ身上,學懂做大佬的方法。

回想2011年被騎士選上,當時的Kyrie其實就如Andrew Wiggins,只懂取分而不懂贏波,就算贏得最佳新人和入選明星賽,但騎士仍是魚腩部隊;自LBJ愛回家後,加上球隊從交易而來支援兵團,才能壟斷東岸。頭三季的Kyrie打得比現在的綠軍雙J好嗎?不見得。LBJ來到慢慢讓Kyrie學懂打球的方式,可不是用鬧或者評批。這支綠軍天才橫溢,目前定位不明,前景也不明,的確需要一個領袖出來,襲大家團結向前,但關起門來訓話,會是更好的方法。

上季看塞爾特人比賽,精神面貌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每一場都令人驚喜,但在兩大球星歸隊後,一班小將像失去了專注,很多時都予人感覺畏首畏尾。究竟他們有否因為球權減少而不開心?有否因為賽後被批評不開心?對一班小將來說,他們的表現是否值得被批評?還是應該獲待更多鼓勵?這是很值得深思的問題。不去解答,綠軍肯定挑不了速龍,甚至連其他東岸前列球隊也未必追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