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至今 錯誤仍在延續

新思維網絡│楊庭輝

(路透資料圖片)

今天是九一一恐襲17周年,相關的政治哲學和倫理學討論已汗牛充棟,但我們仍可從兩個大方向作簡單重溫。首先,一般西方媒體都會大事批評恐襲的道德正當性,但在學術界中,其實有些著名的政治哲學家曾試圖為恐襲辯護(縱然我們不一定要認同他們的觀點)。

其次,當年美國決定以軍事行動回應,但美國的左翼學者紛紛批評此舉有違正義戰爭理論的道德框架,而迄今為止,美軍仍然未能完全撤離阿富汗。與此同時,美軍在執行任務上有肆意殺害當地平民等一些逾規行為,引起曠日持久的道德爭議。


濫用極端緊急的原則

就第一個大方向而言,一般反對恐襲的論點均集中批判傷害無辜者的舉措。不過,Virginia Held便曾嘗試反駁指出,世界其中一樣最不公義的事,就是要一部分人集中承受不公義的狀況,例如面對當權者或敵國的政治迫害。在這個情況下,發動恐襲是重新分配不義的合理手段。此外,Michael Walzer曾以極端緊急的倫理學角度,證明英軍於二戰時以轟炸德國平民區的手段阻嚇納粹德軍的侵略行為。

然而,Held的思路同樣會帶來「以怨報怨」的效果,使世上不斷增加不義事件而無法達成重新分配不義的效果【註1】。而Walzer的論點除了有滑坡嫌疑(即誇大了危機的緊急性)之外,亦與史實有少許出入。空襲德國平民區事件爆發後,曾引起英國下議院和英國空軍高層的內部反思,最後迫使邱吉爾婉轉承認犯錯和停止再發動類似空襲。

不過,儘管Walzer堅持為當時英軍的行為辯護,但他亦承認,當今絕大部分的恐怖分子均濫用「最後手段」和「極端緊急的原則」作為發動恐襲的藉口。

此外,施予壓迫的政府固然不一定害怕非暴力抗爭和游擊隊的偷襲,但這不表示發動恐襲便更奏效。他堅稱,所謂恐襲成功達到特定政治目標的案例,其實亦可透過其他手段累積足夠的民意以達成相同目的,除非我們能夠證明其他傷害較小的手段無法達致恐襲帶來的效果,否則難以得出發動恐襲是有效手段。

明顯可見,Walzer反對阿蓋達組織和「伊斯蘭國」可用「最後手段」和「極端緊急的原則」作為發動恐襲的正當理由。

縱然面對恐襲威脅,但杭士基(Noam Chomsky)等美國左翼學者均大力批評美國出兵阿富汗的決定,主因是喬治布殊政府並無絕對正當的理由宣戰,宣戰時亦無認真考慮其他辦法的可行性、戰爭的成效不彰和前線士兵在執行任務時濫用權力等(第二個探討大方向)。

可是,Walzer恰恰相反地認為,美國向阿富汗發動戰爭以摧毀恐怖分子的網絡和預防將來再受到襲擊是正義之舉【註2】。原則上,即使掌權者發動不義之戰,罪責亦在不在執行任務的士兵上;他們只有義務在執行任務期間不濫殺無辜【註3】。換言之,Walzer或許能夠接受阿富汗戰爭在實際操作出現錯誤,但他並不認同左翼學者批判士兵須為宣戰決定在原則上的爭議負上責任。


士兵被迫面臨更嚴峻處境

不過,Walzer的正義戰爭理論和應用仍存有很多問題。由於版位緊絀,本文只列舉幾點。首先,宣戰前的道德考慮和戰爭在實際操作上的指導原則,均是建基於對個體生命和自由的尊重,要前線士兵只顧後者而不理前者,即是既要他們重視,亦要他們漠視自己的行動有否違反人權【註4】。

其次,Walzer的理論有過分重國家、輕個體利益之嫌。即是說,Walzer極端緊急的倫理學視角只是從國家層面而非從前線執勤士兵的層面出發。士兵在前線執勤時,須面對突如其來的嚴峻險境,但Walzer要求他們執行任務時,要無時無刻保持高度警惕,避免殺錯無辜,這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種苛求。更甚者,當國家要求前線士兵參與不義之戰時,被侵略國家的人民勢必群起反抗,屆時前線士兵被迫面臨更嚴峻的處境,但Walzer仍要求他們為國家的錯誤決定而奮戰冒險。

還有,恐襲的威脅不時被當權者誇大了。不少研究顯示,貧窮比恐襲更容易造成人命傷亡,而扶貧比反恐更具挽回人民性命的成本效益。因此有學者認為,與其要求納稅人承擔沉重的阿富汗戰爭成本,倒不如把那些支出放在協助美國基層避免死於本應可輕易預防的疾病上【註5】。

無論如何,短期內,上述的爭辯的貢獻大多停留於學術界。現實中,當權者往往更傾向選擇性地借助學者的理論以支持他們的決定。由於某些事情出現的機會率微乎其微,我們亦難以完全印證一些在邏輯上可能成立的哲學理據於實證上是否同時成立。

只能說,按目前的情況而言,只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威脅仍在,美國並無漂亮的撤軍理由,但她亦心知肚明自己陷於進退維谷的「永劫」。一方面,按目前駐阿富汗兵力並不可能完成任務;另一方面,增加駐阿富汗士兵數目,可能導致恐怖分子作出更大的反抗。如是者,特朗普上台至今尚未大刀闊斧改革美國的阿富汗政策,便變得不難理解了。

楊庭輝_新力量網絡研究員、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註1:Steinhoff, Uwe. 2007. On the Ethics of War and Terroris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註2:Walzer, Michael. 2004. Arguing about war.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p. 132.
註3:Ibid, pp. 23–32.
註4:Parsons, Graham. 2017. “The Dualism of Modern Just War Theory”, Philosophia.
註5:Oberman, Kieran. 2017. War and poverty. Philosophical Studies.


拍手(Clap)讓我們知道你看過/喜歡這篇文章吧 : )
原文載於2018年9月11日信報財經新聞。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信報財經新聞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