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靠投資發達的兩類人

投資者日記│畢老林

(資料圖片)

11月28日,周三。從年初牛氣沖天,到爆發貿易戰跌到七彩,後來又稍為回穩,不到一年,港股來回天堂地獄又折返人間,令人不禁再次思考,靠何種本事方能在變幻是永恒的股市中生存。


成也程式敗也程式

有人迷信經濟理論,有人靠聽消息,但為求解釋市場變化,理論每日更新,消息更加滿天飛,真假難辨,老畢覺得兩者都只能聽聽就算。有人相信投資要成功,靠的是科學頭腦。90年代幾乎為金融市場帶來一場危機的長期資本管理(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雖然有兩位諾貝爾獎得主-Myron S. Scholes與Robert C. Merton助陣(兩人在1997年以衍生工具價格決定法共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最終都失敗收場。LTCM起初成績優秀,但三四年的佳績後,碰上亞洲金融風暴與俄羅斯債務危機,短短幾個月已經將公司玩殘。1998年嚴重虧損46億美元後,LTCM不久結業。這顆當年的投資界耀眼新星,結果只有非常短暫的五六年生命。

科學化的分析絕對有用,但太過依賴數據、相信程式,卻往往適得其反。世事曲折離奇,影響資產價格的因素層出不窮,各類資產關係不停變動,導致LTCM成也程式、敗也程式。近年流行trading robot,講得非常神通。根據algorithm,電腦自動找出買賣訊號。無論背後是何種模型,都離不開大量假設,以及backtesting。可惜市場並不會簡單重複,真有如此搵銀機器,交些少月費或者管理費就可以享用,你估煲劇套餐咩。


創意行業計無可計

有人相信投資要成功,靠的是財務知識。如果當真,股神應該都是會計師,事實並非如此。財務知識對了解一間公司非常重要,但公司前景卻非單靠財務指標便可以估量。例子,同樣的資產落在不同人手裏,效果完全不同。一支畫筆,落在畢加索手中,就能夠畫出一幅一幅驚世巨作,今時今日,隨時拍到美金幾個億。落在老畢手中,就毫無價值。

賬目上如何豐厚的資產,都抵不過一個無能管理層。相反,資產欠奉,但有一個充滿創意的團隊,隨時可以令公司出現一番全新氣象,市賬率參考價值並非一些人想像般大。

再舉一例,人人知道現金流重要,但科技創意行業,靠的是新產品,當產品仍未出現,如何計算?再舉例,在Facebook出事前,有無數分析指出,根據過去用戶人數與收入增長,數碼廣告市場潛力等,公司市值如何被嚴重低估。劍橋事件後,所有計算,推倒重來。對財務數字的熟悉,跟預測股價能力,關係沒有想像中大。

觀察一眾投資猛人,能夠長勝的主要有兩類。出色炒家,通常觸覺敏銳,懂得趁勢,而且手腳快。今期興炒乜,快快上車,炒埋一份。有理由當然好,沒有理由或者並不十分認同市場炒作理據,不會執着,懶得深究,絕不同個市鬥氣。反正過幾天幾個星期,大家都會忘記。花太多時間研究,搞清搞楚後,價位已經大變,值博率降低,甚至炒完。市場不停變,此類高手同樣善變,毫無扭擰,而且時刻保持警惕,不會拘泥於先前的想法,打倒昨天的自己?有需要的話,no problem,毫無心理障礙。發覺出錯,立刻修改。而且紀律性良好,執行力高, 注碼收放自如。選代表人物,索羅斯當之無愧。


以不變應萬變

頂尖長線投資者,屬於另一極端。這類高人,更加專注真正長期影響股價的因素,特別是行業前景與公司管理質素。股神畢非德經常提醒大家,個市如何亂,當前經濟如何淒慘,都要謹記危機不過暫時,早晚會恢復正常。

畢翁偏好變化比較少的行業,同時堅持衡量一間公司價值,應該以正常賺錢能力為依據。Philip A. Fisher一生不斷尋求的,是有強大研發能力,能夠不停推出新產品,持續增長十年八年以至幾十年的行業與公司。五時花六時變的政經大事、經濟行業周期、市場氣氛等等,反而是非常次要的考慮。兩人都是首重選對公司,然後以不變應萬變,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好景逆境,靠長揸致富。


拍手(Clap)讓我們知道你看過/喜歡這篇文章吧 : )
原文載於2018年11月29日信報財經新聞。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