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遺作的平行時空:特朗普會把人類文明帶向何方?(下)

平行時空│沈旭暉

(路透資料圖片)

昨天談及特朗普與虛無主義的討論,論者對這種主義把世界帶向何方,也超出了國際關係範疇,變成了人類終極關懷的題目。例如《明尼郵報》(MinnPost)記者布萊克(Eric Black)在今年10月的一篇文章擔心,特朗普的種種「美國優先」施政,包括否認氣候變化的真確性、各國共同保護地球的重要性,以及呈現的極端國族主義和自私傾向,正是一種廣泛的虛無主義論調和許諾。

《滾石》雜誌撰稿人泰比(Matt Taibbi)於10月刊登了另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政策的核心,就是認為「沒有任何東西比此時此刻更重要,因此任何對現在我們帶來不便、不舒服的東西,都應該加以排斥和拒絕」 — — 無論這是「虛無主義」還是「存在主義」(古羅馬暴君卡里古拉有類似思想,就被稱為「存在主義者」),反正對其他國家人民而言,都絕不是福音。

作者認為,這種自私自利、貪婪、誇張失實、反科學的取向,只會令人們無法為下一世代而好好保護地球,甚至會為現在的世界帶來破壞,而特朗普傳達的,只是「沒完沒了和偏執的負面傾向,以死亡和災厄的形象嚴責着群眾」。專欄作家魯賓遜(Eugene Robinson)在《華盛頓郵報》更指出,如果放任特朗普及其政府繼續破壞下去,所有人(美國人及全人類)都要為他的虛無主義付出代價。

特朗普的最大敵人,屬於傳統精英、特別是自由派精英,這些左翼分子普遍信奉(廣義的)自由主義。而自由主義的假定,無論多麼虛偽,也有一個核心思想,就是相信人性本善,只是政府僵化後會變得官僚、邪惡、做錯事,但只要通過市場,釋放人類的正能量、創造力,人類生活就會變得更美好。

基於同一原因,自由主義者相信國際管治機制,認為一國政府會因為自私,而忽略對全體人類長遠幸福有需要的政策,但只要通過國際合作,這些政策就會出台。目前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施政,只強調一國利益、無視人類共榮,在自由主義者眼中,自然極其「虛無」。


自私基因作祟

這些論者最擔心的是,有了特朗普,世界各國也會相繼出現這樣的「虛無」領導人,紛紛擁抱「活在當下」、「此刻選票和呃like是一切」的哲學,而無視任何道德枷鎖,輕易把那些不一定短期對本國有好處、但屬於長遠人類管治必需的政策揚棄。這樣一來,過去數十年國際(精英)辛苦建立的國際共識,就會土崩瓦解。從目前情況看來,各國都出現不同形式的「本土特朗普」,其政綱也是大同小異,不得不說「特朗普現象」有其「全球化」一面。

一旦世界各國都由這樣的思維管治,世界自然不可能有任何適用於全人類的願景,那些比氣候變化更可能毀滅人類的議題,例如對人工智能的監管、生物科技的道德,也更不可能有政府牽頭關注。

究竟特朗普們會把人類帶向何方?一代科研巨人霍金的遺作《大問小答》(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預視了在自私基因作祟下,監管人工智能的可能性已愈來愈小,目前的人類可能因為出現「新人類」而滅絕,配合到特朗普的出現,似乎也印證了特朗普作為「虛無主義者」的危機。

(編者按:沈旭暉著作《平行時空2 — 解構本土主義崛起的世界》現已發售)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拍手(Clap)讓我們知道你看過/喜歡這篇文章吧 : )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24日信報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新部落主義:特朗普是「虛無主義者」嗎(上)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