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消逝的300年技藝: 最後的鴿笭製作師

從造墳師變成鴿笭製作師

謝榮哲先生是臺南市鹽水人,與臺南市學甲的郭三平先生被稱為最後的兩位鴿笭製作師,在郭三平製作師於2011年不再製作鴿笭後,謝榮哲先生就成了唯一一位鴿笭製作師。鹽水是目前臺南市賽鴿笭組數最多的一區,因此早期屬於鹽水地區的鴿笭(短笭)製作師也不少,不過鴿笭製作師雖多,但彼此間幾乎無師徒或傳承關係,鴿笭製作多是自學而成。

謝榮哲先生學習製作鴿笭也是無師自通,他原本的工作是造墳師傅,妻子則是經營早餐店,本身也不參加賽鴿笭,頂多養幾隻鴿子打發時間,生活其實和鴿笭扯不上邊。不過鹽水地區賽鴿笭的風氣盛,謝榮哲先生的幾位朋友也好此道,見謝榮哲手巧,因此建議他製作鴿笭,於是就此與鴿笭製作結下緣分。一開始,只是純粹因興趣製作,後來有人拿他製作的鴿笭去試揹,覺得品質好,於是向他訂製,謝榮哲的鴿笭製作就從玩票性質逐漸變成副業,並闖出一番名號。最近因為年紀大了,已不再從事造墳工作,因此製作鴿笭反倒成了主業。

鴿笭是什麼?

鴿笭指的是裝在鴿子尾部,使其受風的發聲器具,讓鴿子揹著鴿笭,使其飛行時能發出響聲即所謂的放鴿笭,由於臺灣閩南人稱鴿子為粉鳥或紅腳,因此放鴿笭也稱為「放粉鳥笭」或「放紅腳笭」。在中國,也有類似臺灣鴿笭的玩意,稱為鴿哨(鴿子哨)或鴿鈴,我們特別注意到,鈴和笭兩字同音,但仔細查這兩字的意義卻完全不同,鈴是金屬物件,指的是搖動可發出響聲的鈴噹,而笭是竹器,意思是竹籠、車簾或魚簍。查到這裡就令我們十分困惑,以哨或鈴來稱呼發聲器具算是十分洽當,但臺灣的閩南人為何會以代表竹籠、車簾、魚簍的笭字來稱呼鴿子所揹的發聲器具呢?有人解釋是因為臺灣的鴿笭模樣很像小竹籠,因此才會如此稱呼,不過更早期的臺灣鴿笭樣式有兩三種,模樣差異非常大,這種說法似乎有點牽強,因此我們推測或許是訛字,臺灣早期製作鴿笭的材料以竹子為主,因此就取了個內含竹字部首,且發音與鈴字同音的「笭」字。

無人接棒,鴿笭文化將消逝

作為最後的鴿笭製作師,謝榮哲先生也是感慨萬千,1958年次的他自述,自己已經快要60歲了,製作鴿笭大概只剩幾年光景,一旦視力變差,雖不甘願,也只能高掛器具退休。雖然謝榮哲先生一再的說,如果有人願意學習,願意無償教授,但現今社會娛樂多樣,賽鴿笭已引不起年輕人的興趣,製作鴿笭這種吃力、賺不了大錢的工作當然無人願意學習。因此,當唯一的鴿笭製作師謝榮哲先生退休,賽鴿笭這項傳承數百年的民俗也將成為絕響。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