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希望就在劇終後

雅豊斯 Aris
Apr 23 · 5 min read

從今年一月份開始關注【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戲,到受邀參加試映會,再到前天終於看完第十集全劇終,感覺有點奇妙。

這四個月來,我寫了「一系列」的相關文章,而且是在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一個系列,若不是TJ Ting的提醒,我還真沒意識到。

其中兩篇文章登上鳴人堂,實現了我一直以來很想作「法普」的願望,在此感恩法律白話文及法白男神大黑老師。而其他幾篇臉書限定的業界八卦文,也意外獲得大家的喜愛,下面的留言串都比本文還精彩,這樣的收穫是我在一開始寫作的時候完全沒想到的。

最神奇的是我身邊的許多朋友們,尤其是已經長年不看劇或不看台劇的法界人士,居然也紛紛受到我的「感召」而開始追這部戲,從此每一周大家都有一個共同話題可以相互交流/吐槽,讓人有種彷彿回到學生時代在追【流星花園】的感覺,感覺好懷念、好青春啊!

在這段期間裡,一直有各方朋友不停敲碗,希望我能寫點劇評,可是我一直很猶豫,猶豫的點在於,一方面這齣戲還沒有播完,我不想以偏概全;另一方面則是根據我過去在【雲論】寫電影介紹文的經驗是,一部電影我至少要看兩次,還要作功課,我才有辦法寫得出像樣的文章,偏偏現在的時間不太允許我做這樣的「研究」(轉頭望向一旁堆積如山的工作資料,啊~還是繼續假裝沒看到好了)。

不過我心中還是有一些想法,也想將它寫下來,以下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未經嚴密組織,還請大家多多包容。


第一個想法是肯定,而且是大大的肯定。

我認為【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它不僅僅是拉高了台劇的天花板而已,也成為未來台劇的新門檻,希望將來每一齣預算相當的台劇,都能以這部戲的標準作為及格標準,並要求自己拍得比它更好。

台劇要有所發展,都應該借鏡這齣戲的成功經驗。

我認為本劇最大的優點是,它的節奏與質感已經相當接近韓劇的水準,不過「台大李鍾碩」認為它已經「快要接近高標韓劇的水準」XD

精良的製作,使得平常看慣美/日/韓劇,早已習慣快節奏與精緻畫面,而且要求還越來越高、越來越嚴格的觀眾如我或台大李鍾碩,都能無障礙入戲,真的很厲害。

其次是在選題上,以無差別殺人及媒體亂象作為主軸,兼具本土性與國際性,有利外銷、有助於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因此我認為,不管是文化輸出還是文化國防,未來都應該致力於掌握台灣與國際之間的「相似性」與「差異性」,並從中大作文章。


第二個想法是遺憾。

以法律人及律師的角度來說,這樣一部與司法制度、律師實務密切相關的戲,從服裝、道具、台詞到律所場景,其實還可以做得更精緻。

大家都看得出來,編劇、劇組都已經很努力趨近於專業與真實了,這一點做得比過去所有人都好,值得用力鼓掌!但如果當初能在拍攝過程中商請律師參與把關,而非只是在前期籌備過程中扮演諮詢者的角色,應該能有效避免很多問題的發生。這一點,是未來想製作法律相關題材的劇組們,還需要更注意的地方。


第三則是想以一個創作者的角度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

這兩天陸續看到一些對於第九、第十集的批評(包含那篇看盜版的心得文),我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啊~結局真的很難寫好嘛……開頭與結尾都是最難寫的啊……

收尾的時候必須注意角色個性沒有跑掉、沒有歪掉。如果角色有劇烈的心境轉折,還要確保他最後的選擇符合他當下的人生哲學,而不會被觀眾吐槽,這裡講究的是邏輯一貫以及對於該角色所有細節的掌握,特別是當你角色一多的時候,還要小心不能把宋喬安寫成應思悅,把應思悅寫成李大芝,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我相信編劇會說,她已經盡力了。

但天彥還是託夢會比直接現身好啦……


最後我想說的是,

多數的觀眾是需要在戲劇中尋找希望的,需要從戲劇中獲得重新相信、重新面對世界的勇氣與能力。特別是在資訊氾濫、信任淪喪的今天,電視一開、手機一滑、觸目所及全都是詐騙、殺人、恐攻、政治口水的今天。

有些態度、有些處事方法與良善的價值觀,若不是靠著戲劇的提醒,若不是還有戲劇的提醒,我們很容易就在不知不覺中忘記了,原來我們對於那些和我們立場完全相反的人們、對於那些所謂的「惡」,我們竟然還有傾聽的可能、還有理解的能力、也還有放下的勇氣、還有原諒的慈悲。


(接下來請期待【國際橋牌社】,聽說李大芝會變成喬安姐上身的記者林逸君!)

吃書嚼片

書評/書摘/影評

雅豊斯 Aris

Written by

法學碩士、執業律師|著有律政小說《律政女王》;虎姑婆翻案小說《虎姑娘》;Oice 視覺小說《怦然心動的 Date & Love》|FB「雅豊斯Aris-律色馬卡龍」

吃書嚼片

書評/書摘/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