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對諜的變裝歲月

雅豊斯 Aris
Sep 21 · 8 min read

摘錄自李應元,《人生的驚嘆號》,人物,2002.9,第78–87頁。


捷克總統哈維爾從事革命,四處躲逃時,隨身帶著一隻刮鬍刀;施明德貼身的包包裡隨時有換洗的衣褲,準備不時之需;我在「四處遊走」的時候,則是隨時帶著一枝牙刷與遮瑕膏,以便遮住臉上的痣等重要特徵。

面對情治單位在台灣四處佈下天羅地網,用盡一切方法欲捉拿我到案,我只有與之鬥智,小心的躲開情治單位的陷阱,大膽的面對各種意外,才能與之周旋達十四個月之久,最後在準備現身,計畫入獄的鬆懈階段時,才被情治單位跟上。

在全台遊走期間,我有許多化名,用得最久的是「阿火」,當時陪同我的有台語詩人陳明仁,現任TNT台長張素華與民進黨黨工吳溪瀨,同行的朋友不斷測試,如果有人喊「李應元」,我不能回頭,不能有任何反應,叫到「阿火」,才能回答。這是避免在群眾場合出現時,被情治單位出其不意的喊名字所預做的準備。

一位住在台南的眼科醫師鄭勝輝不時送我各式各樣的眼鏡,如果媒體上出現我在台灣各處留影的照片,這位醫師朋友就會透過管道,立即寄上一副新的不同式樣的眼鏡,所以我的眼鏡經常更換。還有朋友送我假髮,我共有三頂假髮替換,有一張舉起手臂顯示抗爭決心的照片,就是戴著假髮拍的。

在路上開車時,隨時注意車旁的車輛更是基本的動作,朋友載著我時,三不五時就直闖紅燈,或是在綠燈時來個大轉彎。如果眞有跟蹤的車輛,就會馬上現形,我們雖然擔心情治單位的跟監,但落單的情治人員也會怕我們,雙方常常處於這種恐佈平衡之中。

儘管在朋友的照顧下,一切行事都非常小心,但難免還是會碰到一些小意外,這就必須靠臨場反應處理。

有一回從屏東趕往高雄途中,正好碰到警察臨檢,當時不知是爲何臨檢,只好大膽把車子往警察方向開,並在靠近時主動拉下車窗問警察發生什麼事,最後有驚無險的過關。

還有一次,在租來的公寓中,剛好碰到警察臨檢,雖然屋內有繩索可以從三樓跳下,但警察已到門口,時間上不允許我這麼做,只好從容的打開門接受臨檢。

警察剛進來時,口氣很不友善,不斷問東問西,質疑爲何白天不去工作,躲在家裡做什麼,我拿出預先準備好的身分證,不斷安撫警察說:「免急啦,坐下喝杯茶再說,天底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當警察的情緒安撫好之後,我告訴員警自己是個作家,白天在家寫作,由於住處四周堆滿朋友送來的書,而且我的態度非常從容,警察也就不疑有他,收兵回府。警察走,不到半小時,我馬上遷出這個地方,屋內的東西由朋友幫「忙搬走。所謂狡免三窟,我同時安排在不同的地方居住。

最驚險的一次則是陳婉眞邀請我到郊外一處喝茶的地方聚會,到了半途,突然有人喊警察來了,我馬上跳過欄杆,往田裡跑,一邊跑,一邊把鞋子脱了,拉高褲管,看起來就是農夫的模樣,然後自在的走到大街上,打電話告知朋友自己一切平安,然後買了串香蕉,一邊拎著香蕉,一邊搭車回去。

在遊走的時候,許多年輕朋友希望與我見上一面,我多半都會接受。有一回幾個學運的年輕朋友們約我見面,彼此很愉快的交換想法與理念。到了半夜,這群小朋友才發現沒有想到如何安頓我,最後只好隨其中一個男孩回家。他是前國民黨監察委員林時機的兒子林郁容,第二天一大早我還與林時機共進早餐,以他兒子朋友的身分與他寒喧,日後這一段成爲我與林時機之間的趣談。

經過一年多的躲藏,我計畫在九月八日,蔡同榮所辦的公民投票大遊行中現身,然後入獄。我在給弟弟宗明的信中表示:「能爲理想奮鬥及獻身,是人生的一大樂事,我將以甘地的心情在適當時機現身,以無罪的心情坐牢,喚起更多民眾覺醒。」

躲藏原本就不是目的,海外獨立人士就是要透過一波波的坐牢,打破不合理的體制。因此坐半對我不是問題,而是如何選擇一個適當的時機坐牢。

在連絡過程中,我計劃到謝長廷的第二大隊,正當朋友代爲連絡行程時,我在御書園等待消息。或許是因爲已經準備要現身了,所以精神上有些鬆懈,通常我不會在一個公開的場合待上一個小時,當時看書看過了頭,等到發現不對,旁邊已經坐滿了人,樓下也佈滿車輛。

隔壁桌的人走向我,問說:「你是李應元先生嗎?」身後有層層人牆圍著,我拿出證件客氣的回答後,他接著又指認我臉上的痣,此時我沒有再多說什麼,只講了一句「那就走吧」,還把隨身的口香糖拿出來請大家吃。

情治人員確定我的身分後,立刻拿掉我的眼鏡,抓住我的後褲袋,我告訴他們不要緊張,我不會爲難他們,就這樣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中,一批一批的調查員進來盤問,大致上態度還好,只有一個人比較跩,比較大聲,還拿出三民主義來壓我,我則不斷訴說自己非暴力抗爭的想法。

到晚上肚子餓了,他們招待麵食,但只給我塑膠製軟軟的湯匙,大概是怕我拿筷子當凶器吧。

當我走出看守所,有媒體拍到,我輕鬆的向大家揮手,頗有從容就義的味道,畢竟這是我早已準備好的道路。


●土城進修鍛鍊心智

進入土城看守所,我被關進看管重刑犯的明舍,舍名取其在明明德之意。土城看守所分爲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與明舍九個舍,但在忠,孝等八個監舍之外,又以重重鐵絲網與高牆,把明舍圍起來,從外面看起來,明舍就像是土城看守所內的紫禁城,是看守所中的看守所。

我被分配到明舍三十七號房,就在管理員室旁邊,剛進去時,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我是特大尾的江洋大盜,才會受此待遇,管理員每半小時就來巡視一次,擔心我因爲突然失去自由,會有心理調適的問題,甚至發生不測的意外,事實証明管理員的擔心一點都不必要。

經過流亡期間的沈潛與一個民主事件接著一個民主事件的洗禮,我早就做好入獄的心理準備,坐牢是民主運動的必要代價,就像鄭南榕生前所說:「執政者抓得到我的遺體,抓不到我的心靈。」同樣的,我也以實際行動告訴執政者:「你關得住我的形體,卻關不住我的心靈。」

在看守所中,除了不自由之外一切都好,對我幾乎沒有產生多大影響,每天依舊規律的生话。一早起來運動、打拳,做伏起挺身,直到身體發熱,便以氣功調整呼吸。一趟運動後,沖冷水澡時,只見全身直冒白煙。因爲每天運動,在看守所期間,我的體能一直處於良好的狀態。

在獄中有大量的時間可以閱讀,思考許多哲學上的問題,不斷在腦中相互辯證。我還記得,當時對於「怒」與「恕」這兩個字思考辯證許久,越想越覺得這兩個造字很有意思。怒是奴心,如果不能放下怨恨,一直在走不出憤怒的牢籠,就等於不斷奴役自己的心;恕則是如心,將心比心,對於他人要有同理心體會,這是中國恕的文化,至於何時該有「文王一怒安天下」的正義之吼,何時又該原諒他人,這是很高的智慧。宗教上多半都只告訴人們,如何原諒他人。

關心我的朋友不斷的送書進來,有宗教的書、有哲學的書、也有法政的書,各式各樣的書都有,讓我感到非常充實,直到出獄,書都還沒讀完。連同衛浴設備不過只有1坪大小的牢房,我卻能安之若素。

有了這個坐牢的經驗,讓我深深體會到,對於政治犯而言,監獄不是一種負擔,當然早期對前輩政治犯有刑求,與種種不人道的待遇則另當別論,但只要是上軌道的管理,不論是哪個國家的政治犯,是南非的曼德拉也好,是韓國的金大中也好,或是台灣的政治犯,都只能管住政治犯的身驅,卻關不住政治犯的思想。政治犯還是可以上窮碧落下黃泉,無所限制的思考與自我對話,日子還是很忙碌的。

由於我獨盟副主席的身分特殊,不但關在獨居房,連放風時,都是等到其他犯人放風結束,回到牢房,我才可以在管理員的監視下,一個人有半小時的時間,到類似排球場大小的空地走走,這段時期沒有腳鐐手銬,算是相當輕鬆。

在排球場放風時,更可以感到世界的無窮寬廣,排球場上,有許多麻雀,這一些麻雀可能來自各方,甚至可能來自我的雲林老家,因此就在這短短半小時的放風時間,我經常與這些麻雀對話,那種感受與「莊周夢蝶」十分相似,因爲思想的無限與心靈的自由,是不可能受到管束與限制的。

經過獄中思考的洗禮,有時間大量閱讀佛經與道家經典,對於佛家的慈悲寬恕與道家的超脫自在,在我心中產生極劇烈的共鳴,這也算是坐牢難得的收獲。

入獄一段時間後,遷入一般的牢舍,雖也是單人房,但可以收到一些紙條,緊接著獨盟的主席張燦鍙,王康陸與郭倍宏也一一入獄,彼此可以互通信息,當時外界就曾嘲諷土城關了四個博士,是全球學歷最高的監獄。

在獄中,像我這樣的叛亂犯是會帶給朋友一些麻煩的,但令人很感動的是,許多朋友不怕麻煩,不斷的前來探視我,如菊蘭姐,經常帶著自己炒的菜來探監。人生眞的是很奇妙,我是因爲受到鄭南榕的感召,義無反顧的回台,現在卻受到鄭南榕妻子菊蘭姐的照顧,兩人相見時心情相當激動。

其他如當時擔任立委的陳水扁也曾帶著羅文嘉、馬永成來看我,陳師孟、林山田等推動廢除刑法一百條的學者,也帶著李鎮源院士與廢除惡法的連署書來獄中探視,李鎮源是我就讀台大醫學院時的院長,會面時,我說我還記得院長在開學第一天新生訓練時的談話,李院長聽了很感動,後來李院長同意擔任廢除刑法一百條的總領隊,不知道與此有無關聯。當時海內外也有各種的救護行動在進行,月桂也曾出席美國國會的聽證會,控訴黑名單的不合理。

社會運動就是這樣一棒接一棒,我們的入獄讓廢除刑法一百條的社會運動蓄積更大的能量,才能前仆後繼的不斷向前邁進;才能有接下來的台大醫院靜坐,與最後在立院修法成功。在民運過程中,究竟該走體制內的議會路線,還是該走體制外的社運路線,曾一直辯證不休,但從廢除刑法一百條的例子可以看出,二者可以相輔相成。做爲政治家,不是固執的執著於某種路線,而是要有眼光與定見,看清楚二者何時相生何時相剋,然後準確的調整方向。

吃書嚼片

書評/書摘/影評

雅豊斯 Aris

Written by

法學碩士、執業律師|著有律政小說《律政女王》;虎姑婆翻案小說《虎姑娘》;Oice 視覺小說《怦然心動的 Date & Love》|FB「雅豊斯Aris-律色馬卡龍」

吃書嚼片

書評/書摘/影評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