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自己的不完美,又怎樣?】

這個禮拜給自己放了一週的假,帶著筆電與遠距工作,來到台東看海。

在看海的過程中,我突然想起以前得自己在國外的海岸邊,也曾對著大海一直不斷的流淚。(大自然的力量真神奇,即使不想哭都會讓自己禁不住情緒潰陷)

當時的自己,不清楚自己要從每段感情中學習"抽離"的週期竟然需要兩年,那時的自己,強逼著自己勉強、忍耐、適應。以為撐過了就是學習到了長大,以為長大了就會自動變成熟、就會變好。

以為自己變好了,就會有人愛了。

我一直要到後來才發現到一件事,那就是為什麼我的價值觀會認定要讓自己變到夠好,人家才會來愛我?

(讓一直在這種觀念中成長的我陷入了一連串的自我比較與忌妒情結中)

我後來發現這個觀念可能來自於自小要求遵守的"母親隱性規範",也隱約的推斷出母親為什麼有這個情節的原因,生於農家不是男性幫忙主力的唯一女孩,從小到大自始至終都沒有在原生家庭裡獲得太大的存在感,只好把這種規範奉為圭臬,期待別人會因為自己的努力而看重自己,承認自己的存在是重要的。

長大後的女孩,從來沒有辨識出自己的情節與心路成長的討好過程,因此也一路遵循這種邏輯教導自己生出的女兒。

很可怕的邏輯傳承,對吧?

一直要到30歲,開始在社會與離鄉之間闖蕩的我,逐漸在愛情、工作裡碰撞受傷,才逐漸意識並發現到自己身上的稜陵角角,原來外在都被覆著好大一層的不完全自尊硬殼在硬撐。

因為逐漸看破自己,也逐漸學會看破母親無形之中傳遞給我的"完美主義"症頭,也才開始學著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學著接受不需要變得那麼完美,如此一來漸漸地就減少忌妒別人不夠完美卻仍可以獲得我想要的事物的感覺。

而學習不當完美之後,也減少擔心要扮演完美角色的時時刻刻,也學會逐漸與自己相處,偶爾可以駝背凸肚式放鬆,也有意識地避開傳統社會相親中那種要把自己包裝成完美商品以待販售的虛假感(來人請幫我下花木蘭的歌)

最棒的是,因為允許自己的不完美,也允許適當的情緒發洩與流動,讓哭、笑、生氣、忌妒、討厭、煩悶等狀態在自己的一天之中都有存在的可能,像排泄一樣,排過就好了(天那好粗俗又好自然的形容)

承認自己像個人一般的存在,擁有不完美的人性存在,感覺自己很真實不需假。不必再扮演一個完美的角色來討好,是一件開始對自己的感覺負責任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