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酒店》享受經典月9日劇風味

改編自東野圭吾同名原著的電影《假面酒店》(台譯:假面飯店),不只在日本票房突破45億,台灣、香港亦意外開紅盤。雖然普遍認為電影更像一部日劇,但只要經歷過日劇的黃金時代,應該都能夠享受《假面酒店》,因為電影剛好就是成功結合經典日劇元素ーー雖然應該說是大眾記憶中的日劇,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富士月9劇,而非近年在日本盛行的職場爽劇。

海外觀眾最想看到的日本職場文化碰撞

《假面酒店》以事先張揚的謀殺案揭開序幕,讓警察新田(木村拓哉)混入酒店前檯當卧底,由資深的山岸(長澤正美)負責調教以免他露餡,偏偏「懷疑別人是我的工作」的警察與「顧客永遠是對的」的酒店前檯像火星撞地球,通過一個又一個的「西客(奧客)」,令新田被馴服為專業的酒店前檯,同時真兇亦慢慢浮現…

大家都以為《假面酒店》是推理懸疑片,但東野圭吾實際上寫的是酒店的「假面(面具)」文化。

無論原著或電影,推理破案並不是《假面酒店》(甚至是整個「假面」系列)重點(真兇更是一看演員表就會猜中的級別),但當中探討的酒店職場與刑警的人情文化碰撞,從待客文化衍生的日本獨特民族性,不只適合文青們各自分析與表述,而且比近年《女醫神Doctor X》、《半澤直樹》、《陸王》等日本當地流行的職場爽劇,《假面酒店》竟然有一種懷舊的親切感。

沒錯,這才是(海外觀眾認知)全盛日劇時期應有的樣子喔!其實大家記憶中的經典日劇,很大程度上是指富士電視台曾經的王牌時段月9(即星期一晚上9點時段的日劇)。在90年代末期,富士經典月9劇如《悠長假期》、《戀愛世紀》、《沙灘小子》等等,結合戀愛與人生道理,成功觸動不少7、80後的亞洲觀眾;到了2000年後,隨著時代變化,月9劇變成職場道理為主再伴以粉紅氣流,如《Hero》及《神探伽利略》,同樣令這一代觀眾著迷。

月9標準元素:個性相反的男女主角從事件中增進默契。

可是到了今時今日,日本國內富士月9品牌崩塌,流行的不是如《相棒》的公式刑事劇,就是為上班族充當偉哥(X)打氣(O)的萬能超人完全視制度無物的爽劇,海外日劇迷悵然若失。而《假面酒店》這種典型月9日劇元素滿載的戲劇,彷如在平成結束之前,讓海外觀眾重新回味「日劇的黃金時代」,就算推理元素不盡如人意,觀眾仍然可以看得愉快。

群星、美女拱照「木村拓哉」

當然,經典日劇元素,還包括這一項:曾經築起一個日劇黃金時代,但一直被虧「演技永遠被同劇對手比下去」「人氣不再」「容顏劣化」,連他也自嘲「我常被說演什麼都是木村拓哉」的木村拓哉。

有趣的弔詭,東野圭吾表示創作於2008年開始連載的《假面酒店》過程中,新田浩介的原型竟然是木村本人!縱使有人認為只是客套話,但這樣的確令到部份原本不滿選角的書迷噤聲,而仔細對照書中新田的個性,的確與十多年前全盛時期木村的戲劇形象吻合,故此這次可謂「木村演(年輕的)木村」。

《假面酒店》的新田浩介應該是近年大眾最想看到的「木村拓哉」。

雖然曾經懷疑SMAP解散導致「形象插水」「一度失去精神氣」的他能否「重拾年輕」,但在《律政英雄》系列的幕後老拍檔、導演鈴木雅之加持之下,果然仍可以成功呈現集體回憶中的「木村拓哉」,重溫那道日劇黃金時代的配方。

剛好長澤正美亦是經典月9劇《求婚大作戰》的女主角,早年成名的她雖然跟木村年齡相差15歲,但戲中沒違和感(猶勝曾經與木村搭檔的80後綾瀨遙、北川景子),更意外擦出「相棒以上」的粉紅氣流,符合月9劇風味。

新田+山岸這對「假面」拍檔非常符合月9日劇的標準。

這點可以歸功於東野圭吾的人物創作——一板一眼,忠於自己「酒店前檯」專業,並適時對新田說教的山岸尚美,彷如經典「木村日劇」的女主角那般的冤家設定,難怪觀眾如此受落。

迷惑觀眾的各路大牌當中,以生瀨勝久飾演的「西客(奧客)」最令人印象深刻。

當然,月9標準配置,還包括演員陣容上的計算,眾星雲集不只增加宣傳噱頭,亦是迷惑觀眾「誰是真兇」的技倆。除了意外成為焦點的勝地涼、前田敦子夫婦(戲中兩人的角色關係亦有意思)之外,亦包括《律政英雄》系列的濱田岳、小日向文世,以及松隆子。

說實話,《假面酒店》松隆子與長澤正美的CP感更為強烈,是另一種世代交替。

《假面酒店》最大賣點,就是找木村的「經典螢幕情侶」拍檔松隆子飾演戲中的真兇,既有大秀演技的機會,亦有把玩「螢幕情侶如今成敵對(路人)」的玩味,當然會有CP粉覺得心情複雜,甚至微妙失落,但成功為電影製造話題以及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

不甘於日劇風的日劇式電影

不少觀眾疑惑,既然電影效果如此日劇,為什麼不乾脆拍成日劇喔?明顯是電視台的商業決定喔!請看看富士電視台近年幾部拍成電影的日劇成績:

月9《信長協奏曲》收視12.5%、電影票房46.1億円
木10《晝顏》收視13.9%、電影票房23.3億円
月9《Code Blue緊急救命》第三輯收視14.6%,電影票房93億円

《假面酒店》的導演鈴木雅之(左),曾經執導《律政英雄》系列、《悠長假期》、《PRICELESS無價人生》,與木村合作無間。

應該看得出,比起放在電視時段賺取不太漂亮又間接的收視(收視只是廣告商投放廣告的指標),電視台寧願選擇把戲劇放在戲院,賺取實際收入比較划算,而且日本觀眾的確毫不介意在戲院看日劇水準的電影,所以才衍生像日本大部分電影由電視台投資的獨特現象。

事實上,有資深電視導演經驗的鈴木雅之,不甘心只拍出單純的日劇水平,就算是普通的日劇劇場版,他亦刻意加插電影元素,令作品看起來「沒那麼日劇」,如《律政英雄2015》令人完全摸不著頭腦,向《2001太空漫遊》致敬的拋骨頭場面,看得出導演的「野心」。

沒搞錯,這幅截圖的確出自《律政英雄2015》…
《假面酒店》經常出現極致的對稱構圖

來到《假面酒店》,鈴木雅之繼續以有限能力及空間內「拍電影」,這次有畫面上極致(到有點病態)的對稱美學、經常性360度旋轉運鏡、滿滿的交響樂風格配樂…雖然效果的確賞心悅目,奈何無論故事架構、敘事及整體企劃還是日劇風格,結果電影效果仍然只是精緻的特別劇水平而已。

「假面」系列還包括前傳《假面前夜》與續集《假面之夜》,所以可以肯定在平成過後的新年號,大家仍然可以看到鈴木雅之繼續混合電視與電影的拍攝手法,炮製這一道「木村拓哉」的傳統日劇配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