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inine or feminist

前幾天是西蒙波娃( Simone Lucie Ernestine Marie Bertrand de Beauvoir)的111歲冥誕,讓我再度回顧起關於女性主義的議題。

前幾年義大利朋友要出一本新書,我問他內容關於什麼? 他說,是集合多年旅遊亞洲時得到的想法。探討「為什麼亞洲的女生比較有女人味?

聽完之後我狠狠地潑了冷水,告訴他關於這個命題,我已經抱持相反意見了。這是一個以偏概全的概念,我並非認為「feminine 女性化」這種形容詞有損女性,恰恰覺得女生就應該接受自己的女性特徵 — — 例如,有段期間女權運動者推廣站著「方便」,是她們把女性天生的身體構造看為「弱勢」,這樣的心態就不是真的了解女權。

另外,「女性化」本身就是一個沒有明確意義的形容。

根據維基百科:女性化或女子氣、女人味指的是某種行為或事物體現出來的、令人聯想到女性化印象的現象,它不單取決於生理特徵,在不同文化中也會有不同的、具象或抽象的表現形式。 女性化的行為或事物一般可以與男性化的行為或事物形成鮮明對照。

在我看來,亞洲女人完全沒有比歐洲女人更女性化。事實上,我覺得這個議題很令人反感,我不禁想起Quora論壇上的討論:白種男人會喜歡亞洲女生/中國女生,是不是因為看多了與事實不符合的日本AV,或是經常有不營養的好萊塢爽片敘述到亞洲(尤其是東南亞)的聲色場所?

(反正這本書只在義大利出版,或許能多少唬一下歐洲人)

另一方面,我認為不可能用「亞洲女人」來定義一群人的行為,好比泰國人或日本人、中國人都是不一樣的。

而我反駁這位義大利友人也以傳統的「女性化」說出歐洲人比亞洲人更具女人味的徵象

  1. 歐洲女人大部分會穿展現自己身材的服裝
  2. 歐洲女人通常會做菜
  3. 她們對於「性」的接受度較高
  4. 歐洲女人更願意為家庭犧牲,結婚生子後幾乎會留在家庭

但看到這裡,一定會覺得我提出的上述四點根本毫無根據。義大利女人可能很會做菜,但英國女人不見得;西班牙女人穿著很性感,可是德國女人卻未必⋯「歐洲人」也是很廣義的名詞,這幾天的新聞提到「馬其頓要改為「北馬其頓共和國,而且計畫進入歐盟」,土耳其人也說自己是歐洲人,但他們很明顯地與瑞典人不一樣啊!蒙特梭利教學法111週年

西蒙波娃早在1949年的《第二性》提到,女性不需要特意抹滅自身天性上與男性的不同。如同我前面所說,內在的堅強與外在是否有女性特徵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但很多人只看到人的外表,形式上的特徵。西蒙波娃出生的那一年也恰好義大利的蒙特梭利女士(Maria Tecla Artemisia Montessori)創立了現今幾乎全世界的孩子都使用過的蒙特梭利教學法。

蒙特梭利女士是出生於1870年,高中念科學學院,之後進入醫學大學專研胚胎學和進化論,成為醫學博士。相信這對於當時的女性而言是很少見的,她可以說是一位專業又追求自我的女性,但是你google其照片,她穿著也是標準的女裝,這並沒有損害到世人對她的評價。

因此,女性化與是否身為女權是完全不牴觸的

再舉一例:義大利第一女記者法拉奇就是標準的傳統義大利女性穿著(通常是不穿短褲露腿),總是穿洋裝展現自己的女性魅力,同時在事業更是獨當一面。並不會因為她們的獨立性或堅強而減損其「女人味」。

但對於男性,不論來自哪裡、是否其受教育或他們自認多開明,大概都會認為一個體貼、會做菜、乖巧的女性,才稱為女人味?

參考資料

What is femininity? Western and Japanese women weigh in

‘Yellow fever’ fetish: Why do so many white men want to date a Chinese w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