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人類學絮語} 一種童年,百樣人生:《童年人類學》帶來的教養文化多元脈絡思考

我溫柔的希望,人類學的視角可以提供父母對於親屬關係作用下的「世界觀」的反思。在我們對不同「兒童」生活樣貌做出教養價值判斷之前,更重要的是能夠看見童年背後的生存條件與社會文化發展脈絡。對於「教養」的多元思考與解讀,正是《童年人類學》一書給我們的其中一個啟發。
必須註明的是,我知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是真的。我只是家有一個小孩的媽媽人類學家,不是親子教養專家,所以寫這篇文章不是要提供以一戰百的教養策略,而是是試圖提供另一種思考的可能性。關於親職,其實有太多的「撞牆」與困惑,所以大家一起加油!

「家」的文化衝擊

之前我曾經在「孩子跨「文化」生活的文化衝擊與反思」 一文中談過女兒在建構自身認同過程中經歷的文化衝擊。麥小鴨是女兒的小名。因為她出生在我們夫妻兩人在美國留學期間,留學地每年春天都可以看到雁鴨回來學校,再過不久就看雁鴨爸媽帶著小雁鴨在湖邊悠遊的景象,讓身為異鄉遊子的新手爸媽非常有感,所以幫她取了這個小名。那時候,生活中少了家庭照顧的後援,還好女兒出生在我們開始進行研究的階段,時間相對彈性,所以我跟先生學著自己靠自己,在摸索中做中學,成為父母。這樣的模式對留學生組成的家庭來說算是常態。

我們一家三口經過手忙腳亂的磨合期,所謂的「一家人」慢慢在留學地建立了屬於我們三人的生活節奏與默契。對於留學生家庭來說,沒有親援的異鄉要顧自己學業也要顧小孩確實不容易。還好學校與地方政府都有一點資源支持把人生黃金歲月投注在學術研究的在地與國際學生家庭,所以我們可以一邊帶小孩一邊順利完成學業。儘管我們在台灣的親友常會想像我們在異鄉沒有親人照應的生活「一定」很辛苦,但其實找到生存模式後,一家三口的獨立簡單生活還算愜意,一點也不可憐啦。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跟我們一樣,回到台灣,最需要調適的,不是自身工作或環境的變化,而是各種關於孩子與家庭價值觀的文化衝擊。

想想,當「一家三口」在異鄉生活建構出的世界遇見了自身故鄉家園的世界,其實有點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部落社會被發現、凝視、研究,開始與外面的世界有互動,開始全球化的過程(笑)。

直到我們「回家」,才知道我們已經開始”homesick”:一方面想念異鄉之家,一方面才發現我們在異鄉一邊映照自身文化成長經歷一邊四處蒐集教養知識摸索學習建立起的家庭價值與傳統,原來已經存在那麼多的差異。

從孩子「童年」的觀點出發

從習慣沒有他人直接參與介入、聚焦內部自然發展、尊重個體差異的「三口」家庭觀,必須面對習慣緊密親屬關係與社會網絡對家庭作用評價、體現「參與式教養」的家文化價值觀,即使是面對家人,我們一家三口都在經歷文化衝擊的心理壓力。或許也是因為如此,家人對麥小鴨剛回國的印象是,她任性、對家人態度不佳、常常哭(但為母的我可能神經太大條、情人眼裡出西施、或關注的點不太一樣,所以並沒有覺得她有這種問題)。

對在台灣長大的先生與我來說,「回家」是變了的我們重新調適「熟悉不變的家」的過程,但對於麥小鴨來說,則是「家變大也變複雜了」的衝擊與困惑:即使麥小鴨理解身邊是她深愛的親人,但是當我們跟親人不再是遠距離視訊而變成共同生活的關係,「家」的價值觀不再只是一種,她突然成為多元多重「教養價值觀」的接收者。這是一邊看書一邊冒出來的反思…

在《童年人類學》一書中,作者David Lancy在書中提出了思考兒童價值的「另類」觀點 — 從農業社會老人統治思維將兒童看作是「沒人要且礙手礙腳的調換兒」以及「具有商品化實用價值而備受渴求的私人財產」 — 來對比西方教育發達、工業化且富裕的「怪異」社會下將兒童被視為「寶貴、天真而且異常可愛的小天使」的美國主流「幼兒至上」思維。Lancy藉由五花八門的童年樣態,讓讀者看見不同生存環境、演化條件與社會發展脈絡如何形塑童年與兒童的意義與價值。

更重要的是,Lancy從自身的田野研究與許多人類學家的民族誌書寫材料中,透過聚焦於童年樣貌的文化差異與比較,帶領讀者思考多元文化賦予兒童的不同角色,同時讓我們一起看見對於兒童學習歷程、親職教養等價值觀形成背後的各種社會文化脈絡。在一邊閱讀人類學家在世界各地採集到五花八門甚至有時候讓我瞠目結舌的童年畫面時,我才驚覺到,原來面對回「家」的變與不變,不只是關於我們怎麼建構與定義兒童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同時更也映照出我們自身對於「理想童年」的想望與認同、「變成父母」的期待與焦慮。

關照反思我們如何成為父母的過程

想一想,在異鄉「自立自強」摸索教養孩子的同時,同時也是身為新手爸媽的我們也在學習、建構與定義何謂「理想的父母」。Lancy在「全村協力」一章後半段,講述了從清教徒社會到人口轉型脈絡如何導致西方社會主流教養觀的轉變,同時也讓我看見自己因為在異鄉生活,如何一方面背負著自己給自己的有關原生社會對於「好媽媽」的期待與責任,一方面用「怪異社會」的價值觀試圖淡化(如果不是『掙脫』)華人社會常見的兒童教養禮儀規範的影響力(但或許我也要想一想,為什麼會想要掙脫?這個問題似乎得回到「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童年去找答案?)。

也因此,在下一章讀到Lancy反思美國教養價值觀時所說的,

[美國社會]在教導子女方面所強調的似乎是語言使用的創意和流暢程度,以及親子之間的相互依存,而將血緣關係比較遠的親屬排除在外…其他社會把兒童養育的重擔分散在許多人身上,因此兒童必須學習以「合宜的舉止」和他們相處…(p.275)

我心中想著,啊,原來我們三口在美國獨自摸索建立的家庭世界觀會如此發展,其實也跟我們的家庭結構、生存環境、生活條件、經濟生產方式以及因為養育麥小鴨過程接觸到的美國教養觀有很大的關係。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強調,認同與不認同、選擇或拒絕某種自身過去長大歷程中的教養思維,都藉由親子關係的互動,成為「變成父母」以及建構理想父母形象的實踐方式。

而正因為異鄉「與家隔絕」的環境提供了選擇另一種或更多元的教養價值觀的權力也提供並呼應我們在「怪異社會」生活的條件,有助於我們確立自己如何扮演好父母的角色。但回到台灣,我們回到了同時是「孩子」也是「大人」的家園,我們自身摸索建立的父母認同在原生家庭與社會文化的秩序規範中,如何取得平衡,形成跟孩子一起面對與經歷童年的「韌力」,其實是需要更多沈澱與思考的面向。

跟著孩子一起挖掘與理解教養多元觀點與價值觀背後的脈絡

雖然出發點都是對孩子的疼惜與照顧,希望孩子的成長身心健康,但關於教養觀,我們與身邊的親人對於如何「教」(如果不是「引導」)孩子,三不五時就會有互相看不順眼不以為然甚至起衝突的時候,特別是當親人遇上的是在社會科學領域很習慣「裡所不當然、習以不為常」思維的我們啊。舉凡什麼叫做「家教規矩」、「大方合宜」到什麼是「健康」、「性別」、「尊重」或甚至「愛的表現」;對親人來說「想太多」的引導溝通與對我們來說某種「太儒家」(或老人統治)的行為督導表現,中間顯然存在許多基本立場與價值觀的差異。在這樣的脈絡下,很難不擔憂或同情在家中備受關愛的麥小鴨。

有關家庭教養觀的摩擦,大概是每個家庭都會有的狀況。許多媽媽討論版上也場看見吐苦水或火大的抱怨文。常見的處理方式除了鼓勵溝通,會看到主流的建議是為人父母要強勢作主,父母說了算,父母應該去跟親人溝通教養觀來取得共識。

然而,身為媽媽人類學家,在這個我們所理解的原生家庭文化中,我不認為麥小鴨接觸多元的教養方式會造成混淆的價值觀或家庭認同,也不認為要求或期待親人價值觀變得一致,是減輕小鴨作為小孩心理壓力的解方。事實上,我很感謝親人讓「家」的「教養」變成小鴨可以看見與尊重差異,思考多元價值的機會。我想,有了這樣的準備,小鴨進入學校與教育體制,面對來自老師、同學、成績的各種評價方式,比較能夠有面對自己的信心,並且有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與勇氣。

把文化衝擊當作是思考、分析與理解田野的起點,是人類學家在田野生活的重要體悟。

從異鄉生活、異地田野調查、在異文化環境中建立家庭、返鄉的這些歷程,都讓我有機會在進出不同文化之際,探索不同觀點背後的脈絡,更重要的是,在體驗文化差異與衝擊過程中,看見了自己是如何「學會懂事」、長大、變成今天的樣子。我也相信,不管在家、在學校、甚至出了社會之後,對麥小鴨來說,在理解多元價值觀表述背後的脈絡後而做出的回應與選擇,會是同理過後對差異的尊重,也會是「學會懂事」章節中提到的文化習得的重要管道。

叨叨絮絮說了這麼多,最後我挪用Lancy在《童年人類學》引用Tim Ingold(2001)的一段話來當作結語,送給正在經歷孩子童年、面對多元教養價值觀的父母們:

在人類世代的更迭當中,每個世代都為下一個世代的知識做出貢獻,但不是傳承一套沒有情境的抽象資訊,而是藉由自己的活動設立環境脈絡,讓後代在其中發展出他們自己的技能(p.264)。

(撰文by 百工裡的人類學家社群共同創辦人 陳懷萱 Huai-Hsuan Chen

延伸閱讀

{媽媽人類學絮語}「有什麼好笑的?」:從笑看見孩子眼中的「人情」

{媽媽人類學絮語} 孩子跨「文化」生活的文化衝擊與反思

{媽媽人類學家絮語} 從才藝「比賽」說起-看見孩子世界裡的「交換」意義

— — — — — — — — — -

【upcoming events】受邀說書活動

  1. 新竹 MR Book Cafe 月讀。書咖主辦:媽媽人類學家的說書會-《童年人類學》的一百種童年(活動報名網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4229792990393/
  2. 桃園小兔子書坊兒童書店主辦:(題目、日期與時間洽談中)

【archived activities】過去說書活動

敬邀大家一起來聊聊你的、我的、我們的、他們的童年

【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台北 10月講座活動】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童年人類學》x 媽媽人類學家的育兒之道

生兒育女不只是傳宗接代。事實上,從懷孕到生子,孩子成長的「童年」歷程也是我們學習「成為父母」的「變身」過程。在其中,我們摸索著「如何成為理想的父母?」;而參與孩子的童年,除了召喚出我們自身是如何長大的童年記憶,往往也迎來各種教養價值觀的對話與衝突。什麼是理想的童年?父母的教養焦慮從何而來?在這場活動中,一起跟著媽媽人類學家從《童年人類學》一書,探索與比較各種童年樣貌,看見兒童在不同文化脈絡裡的多元意義與價值。

這次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很榮幸參與貓頭鷹出版社《童年人類學》新書上市的系列講座活動。百工團隊將在台北與高雄帶大家認識這本書。在台北的首場新書講座活動中,我們將從人類學的角度來討論親職教養,為您說書導讀《童年人類學》這本深入探討世界各地「童年」與「教養」價值觀文化脈絡的「童年百科全書」。同時更要跟大家分享「孩子」在人類學家田野調查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人類學視野如何幫助我們從「兒童」與「童年」,看見與理解我們是如何長大、怎麼想像「理想父母」價值觀之社會文化脈絡。

主講:

陳懷萱 (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共同創辦人、百工專欄「媽媽人類學絮語」作者)

趙綺芳(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副教授、原舞者藝術基金會董事、《舞動文化:沖繩竹富島的民族誌》作者)

時間:10/22/2017 15:00~17:00

地點:河邊生活 Liv’in Riverside 2樓閱讀學習空間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1號)

票價:免費

報名網址:https://events.panmedia.asia/events⋯⋯

活動流程:

14:40 活動開放入場

15:00 活動開始 主持人陳懷萱開場

15:05 當孩子成為田野:媽媽人類學家導讀《童年人類學》~陳懷萱

15:35 當孩子在田野中現身:帶著孩子做田野~趙綺芳

16:05 講者對談

16:35 現場交流Q&A

16:55 大合照&活動結束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人類學》新書上市相關系列講座活動

  1. 講題:如何讀懂孩子:尋找孩子情緒的脈絡(主講人:陳懷萱博士、趙啟傑老師)。場地時間:竹風書苑(永樂座現址),11/5 1500–1700 。
  2. 講題:『是孩子生病還是社會不夠理解兒童?』談社會如何建構孩童與孩童的需要。(主講人:陳懷萱博士、曾凡慈老師、石易平老師)。時間:永樂座書店(新址,近市總圖。建國南路二段123巷6號一樓)11/18 1500–17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