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思達的真正價值

是進入台灣填鴨系統的核心,去解構它、扭轉它、改變它

文/學思達創辦人 張輝誠老師

圖片來源

(輝誠案:英國愛丁堡大學一位博士生,博士論文以研究學思達和學思達教師社群為主題,我邀請學思達核心老師群全力支援他的研究,連我也特別破例接受他三個小時的採訪。這位博士生長期關注學思達的發展,提出的問題都非常專業、深刻且精彩,我陸續摘錄一些重要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台灣現在有很多人在談創新教學,但是他們不太會去談台灣教育核心的困難,就是體制內絕大部分的教學方式還是填鴨。 多年來,不斷引入台灣教育圈一個又一個創新教學,這些創新教學本身就是代表是一種開放的精神。 但這麼多年來,創新教學進到台灣體制內的學校之後,並沒有辦法有效去改變學校填鴨系統。 現在台灣又有了新課綱、開放選修、課程有各種加深加廣、也開設校本課程、多元選修等等,但其實只是讓填鴨的固定教材少掉了一部分,但是本質並沒有改變,還是有極重要的必修課、統一教材、統一進度和標準化測驗成績競爭和壓力,而且無法迴避。新課綱精神也是一種開放系統,但是他的開放系統影響不了這個封閉的、穩定的、填鴨的系統,而只是讓填鴨的範圍縮小。

學思達的真正價值是什麼? 就是學思達可以直接切進去台灣教育最困難的填鴨主系統,去解構它、扭轉它、改變它。 一般人不太懂這個,所謂目前最具開放的、創新的、有創意的教育,大多是體制外的學校,他們都已經創新很久了,可能還超過一二十年了,或是這幾年如火如荼的實驗教育,看起來都很熱鬧,但到頭來,我的判斷是,根本改變不了台灣教育體制內最難的部分、人數最多、影響也最廣的填鴨教學,而注定只能在體制外生存,或變成體制內多元教育面貌的美麗點綴。

談學思達應該要去談最有價值的部分,這個最有價值的部分:改變填鴨教學不只是台灣才會有價值,只要是亞洲教育也填鴨(教學系統),學思達對亞洲教育也會有價值,這也是為什麼學思達可以擴展到海外各地的主因。 不管是如何活化教學,本質核心是填鴨教學,是最難改變的,但是學思達可以做到直接進到填鴨教育的核心去改變。 — — 當然,填鴨不是一兩天造成,也不是一二十年造成,而是幾十年造成,學思達很有耐心,會一年一年努力去扭轉和改變。 這也是為什麼學思達可以如此長期堅持不懈的主因。

(感謝張輝誠老師分享文章,歡迎追蹤輝誠老師臉書貼文

學思達Sharestart

這裡是學思達官方網站的協作平台,專門管理學思達教學方法、教學技術、講義共備等長篇分享文章,歡迎關注學思達的教育夥伴一同關注。

學思達Sharestart

這裡是學思達官方網站的協作平台,專門管理學思達教學方法、教學技術、講義共備等長篇分享文章,歡迎關注學思達的教育夥伴一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