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是想像出來的

hi,我是小馬,一個跑步教練。

還記得第一次開課的時候,我在學員面前說了一大堆理論,認真示範為什麼動作不應該是那樣做,說了很多細節之後,請大家試試,結果是他們什麼都沒有得到。

最近接觸到加爾維的理論,重新檢視自己的教學技巧,收穫很多,最近開始採用這些方式,覺得效果還不錯,想跟大家分享。


故事背景:

有一位網球教練,在20分鐘之內,把一個完全不會打網球的學員,變成一個會發球,回球的學員,他是施了什麼法術嗎?

在美國,有一個叫加爾維的退伍軍人,當了網球教練。他當教練的時候,有一次因為有急事要去城裡一趟,好不容易招到的一群學生需要上課,於是他請滑雪教練代一節課(請滑雪教練來代課,學生估計是要退費了)。等他從城裡回來時,卻驚奇發現,這些人的水平,比他親自教的還要好,很多人已經學會了接發球。於是他問滑雪教練是如何辦到的。

滑雪教練說,因為他也不懂正確的動作,於是只能不斷鼓勵他們,並且告訴他們,要盯住飛來的球。

於是這位教練發現到,以傳統的教學方式來看,通常都會有一套標準動作,卻常常忽略了這個重要的“目標”。

這就好像我們在考試前,感覺要把課本從頭到尾給讀一遍,上去考場會比較有把握。可是短時間內讀那麼多東西,是很難記下來的。我們忽略了一個重點,把考試成績要高,並不一定要把課本全部讀一遍。

於是這位網球教練,就用這個方式,找來了一個5個月內沒有運動的女士,在20分鐘內,這位女士學會了接球,發球和反手接球。這個影片震驚了整個體育界。

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呢?

加爾維發現每個比賽都由兩個部分構成,內在比賽跟外在比賽

歸類了兩個自我:自我一,自我二

自我一由腦袋主導,自我而由身體主導。

如果一開始就教這位女士要做什麼動作,這個方式就會讓她以自我一主導,我們也知道,我們腦袋的帶寬有限,沒有辦法接受太多信息,一旦接受5個左右,就會開始沒辦法集中註意力。可想而知,如果一輛車同時有幾個駕駛的話,那麼這輛車不會開得很好。

但是,如果引導這位女士利用身體去感覺,那麼很有可能就會產生出身心合一個現象,以自我二作為主導,結果,她學會如何打網球了。

這位女士的心得:

every time i did start to think, things might wrong, only just stop thinking, the body seem know what to do.
當我開始去思考該做什麼動作時,我開始接不到球,一旦我開始停止思考,我的身體竟然知道該怎麼做。

以下是介紹加爾維理論的影片:

加爾維的教練理論

最近在教跑步姿勢的時候,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

我教了學員如何前進後,發現到,他在跑步的時候,並沒有把剛剛的技巧給加入進去。一問之下,學員說,他擔心跑得太快,於是就繼續使用同一個方式去跑。

這就讓我想到了一句話:“極限是被想像出來的。”

我們能走到多遠,飛得多高,都已經被我們的思維,視野給限制住了。

這時候的他們是由自我一來主導。

甚至很多學員都不敢相信,他能夠跑得很快,當手錶開始給他警示時,他會認為這是危險的,於是就停了下來。

所以在上課之前,我會通過一些訓練,把他們在自我一的限制給去除掉。讓他們知道,這並不是一個很困難的課,他們是能夠學會的,而困難,是被想像出來的。


你在學習的過程中,是否有為自己設限呢?這個限制對你來說,有沒有幫助?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馬遠紳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