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勇士|非主流的熱血漫畫

看過不少的少年熱血漫畫,不外乎都在討論愛,勇氣與希望,看多了這種類型題材的故事多少會膩,如果可以更進一步去探討人生的其他價值觀,那該有多好?

烙印勇士已經被稱為經典之作,漫畫中更探討更深層和更現實的價值觀,透過人物塑造和衝突間表達出來,再加上後期畫風更是以壯麗來形容,可以在美的體驗上有更深刻的體會,是一部值得細細品嚐的作品。

背著巨劍Guts的黑暗復仇之旅,是一部感情澎拜劇烈的黑暗漫畫

烙印勇士( berserk,發狂的,狂戰士),從 1989 年連載至今都還沒完結,已經 28 年比我還大,背著巨劍 Guts 的黑暗復仇之旅,是一部感情澎拜劇烈的黑暗漫畫, Guts 注定是一個悲劇,從第 1 集到第 39 集 Guts 幾乎沒有存在有笑容的畫面。

從小時候童年被侵犯,養父背叛,長大加入傭兵團,整個傭兵團被你最愛的 Griffith 血祭,血祭之後存活下來,卻背負著烙印,每到晚上烙印就會引出幽界的怪物,整晚都要和這些怪物浴血戰鬥,就這樣旅行著要追趕已成神的 Griffith ,然後心愛的女人 Casca 失去記憶,旅途上還要照顧不信任你的 Casca ,各種亂跑引怪亂雷,難得找到機會可以恢復 Casca 的記憶,又被警告,你希望的並不是她所希望的,過程中只有滿滿的絕望,在這黑暗的故事下,角色塑造鮮明,心境轉折都有充分鋪陳,畫風非常壯麗被稱為藝術品都不為過,內容也不乏充滿哲理的對話,實在是好看至極。

你的夢想是建造在其他人的夢想之上

Griffith 的夢想是建造一個國家,大家都曾有偉大的夢, 但只有 Griffith 扎扎實實地去實現,不惜賣屁股給貴族以換得軍餉 ,而追隨他的人也都有各自的小小夢想(繼承家業之夢,榮華富貴之夢),自從小男孩死在 Griffith 的面前, Griffith 就知道小男孩的夢想無法實現了,這麼多人的死亡,消逝的夢想,才能成就 Griffith 一個人的夢想 ,Griffith 也不是沒想過要過平凡的日子,但這些人的死亡已鋪成通往他夢想的道路,他無法選擇放棄,這麼多人因為他而犧牲自己,他必須背負著所有追隨他人破碎的夢想前進,書中的意象描繪的很棒,遠方是一個富麗堂皇的城堡,在他腳下是一堆的屍骸,由屍骸組成的道路通往城堡,而在城堡面前則是一片黑暗,意味著犧牲的人還不夠多,還無法撐起他的夢想,他必須在更前進,同時也還會犧牲更多人,因此也造就了他的傭兵團被血祭。

在夢想這條路上,跪著也要走完,但你知道你的夢想是會犧牲很多人的夢想嗎?會說要完成自己夢想的人都是自私的人,你不知道在你走在你完成夢想的道路上時,摧毀了多少周遭其他人的夢,這非常非常的矛盾,常言道做自己,要完成自己的夢想,如此一來才是對自己負責,但在這背後,你不知道多少人犧牲自己來成全你。在人類大歷史中也有提到,人類的璀璨文明是建立在壓榨大多數人的情況下,農業革命之後,人類必須花更多時間工作來供養一群菁英分子,這些菁英分子才能有閒地建立文明,在歷史上,菁英份子會留名於後世,而被壓榨的就煙消雲散,沒有人記得。

Griffith和Guts

所謂朋友是指對等之人而言

Griffith 的夢太大了,是建立一個國家,會願意追隨他的人都是敬佩他,被他魅力所征服,連 Guts 也不意外,但對他而言這些人都只是所謂的部下而不是朋友,你不會用敬畏的方式來對待你的朋友,因為你們差距並不大,但對 Griffith 而言,他周遭的人跟他的差距太大了,因此他還才會說出這樣的話。會成為朋友的人皆是差不多階級或是相似價值觀的人,你沒辦法和強你太多的人成為朋友,你會害怕,會敬畏,導致畏畏縮縮無法表達自己,而差你太多的人,你也無法和他交心,你覺得在跟笨蛋說話,言不及義,他不懂你,能跟你說上話,交上朋友的人皆是和你同等之人。

這讓我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內容是說,某非裔牙醫出席醫界聚會,遭到冷落之後,回家上網抱怨,而底下有一位留言者問道

「不是歧視你是黑人,是你能跟其他人聊什麼?聊你的工薪階級父母?還是你的哪個堂弟入獄了?還是你聽饒舌歌曲人家聽古典樂?又或者你的貧窮童年歲月?在美國,能負擔得起30萬美金學費成為牙醫的人,多少家裡都有點錢。美國社會體制就是這般,讀書好能當牙醫的人也是從小受到家庭培養,培養則需要錢。你或許因為非常優秀成為例外,可惜例外依然只是個例外。」

對等之人背後是根深柢固的階級意識,這是很難去弭平和改變的,甚至根據人都以這個準則存活於現世中,這非常地無奈,但這就是現實。

Guts斬殺獸鬼

你所希望的並不是她所希望的

在殺戮都市中阪田曾經對櫻井說過,如果他得到100分,就不要再復活他了,他對這個充滿殺戮的世界感到厭惡,如果你是櫻井,你不可能不想復活你最好的朋友,但是那是對櫻井而言而不是對阪田,櫻井所希望的並不是阪田所希望的,如果你是櫻井你一定會希望在復活你最好的朋友兼師傅阪田,但這是你所希望的卻不是阪田所希望的,阪田自從在現實生活中死了一次之後,被復活被拖入殺來殺去的世界當中時,他又見證,夥伴復活慘死,復活,整個很悲傷的循環當中,你死了也會被復活,你要永遠地戰鬥下去,已經陷入死亡輪迴的螺旋當中無法逃出,因此他跟櫻井說,不要在復活他了,他受夠這一切了。

對Casca也許也是如此,Guts費盡千辛萬苦,就是想保護Casca和恢復Casca的記憶,但這是對Guts而言,這是Guts的生存唯一目的,也是支撐他走下去的信念之一,如今卻有人告訴Guts,你希望的並不是她所希望的,也許Casca已經受夠活在Griffith和Guts之間,對她而言失去記憶的活著或許還比較輕鬆,不再有痛苦和哀傷,但這對Guts而言,好苦好苦,他的生存目的就是建立在這之上,而你又跟他說,也許這一切都是做白工,有可能Casca恢復記憶之後還會更恨你,整個充滿悲劇的故事,最苦男主角沒有之一,怎麼做怎麼錯,充滿絕望。

Guts和Casca

以上三個作者帶出的哲理,背後都是難過悲觀且令人深思的,但其中還是有一些光明面。

Farnese ,原本是一個貴族的女兒,藉由盲目信仰去證實她存在的價值,直到她的信仰被打破,她才發現自己一無是處,但是在她保護弱小的 Casca 時,她發現她改變了,不是她保護了 Casca ,而是 Casca 保護了她,給她生存的意義,對比於現實世界,這好比是成就感,你會因為成就感歡喜,而感到活著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你發現你好像有那麼一點用處,可以多少幫助到一些人,可以多少對世界做出小小的改變,施比受更有福,從施的角度上來看,施從上而下的給予受幫助,但從受的角度看,受也是從上而下給予施生存的意義。

Farnese

在看膩了熱血夥伴打怪冒險的故事,這種非主流的黑暗復仇之路,反而更顯精彩迷人,漫畫中所描繪的腳色和其所經歷的經歷轉折,相較於熱血少年漫畫,更有代入感,更能和現實世界的我們產生共鳴,Guts榮登在我看過漫畫故事中,最苦男主角,但儘管是這樣,我還是想看這麼一個苦的腳色,怎麼在這種絕境中生存下去。

烙印勇士第一集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