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宮的比喻 (譯自Charles Eisenstein《Climate: A New Story》序)

在Charles Eisenstein關於氣候變化的新書《Climate: A New Story》開頭有一個故事,比喻我們今日面對氣候變化的處境,適逢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 24)今天在波蘭開幕,分享一下其中譯:

Photo by Maksym Kaharlytskyi on Unsplash

很久以前,一個人在迷宮裡迷失了。至於他是怎樣走進來、為甚麼會進來,是為了探險還是尋寶之類,就是另一個故事了。總之他現在忘了他怎樣進來,只是依稀記得外面有一個光明的領域,一定有一條出路走出去。而且,近來這個迷宮越來越熱了,留在這裡越來越辛苦,他知道要是不能盡快走出迷宮,他便會死在這裡。

他拼命地跑,轉左、轉右、向上、向下,狂奔著尋找出路,可是一次又一次走到了死胡同,回頭一次又一次走到了原點,他開始覺得絕望了。

在他腦海有幾把聲音向他建議,怎樣走得快一點,怎樣選擇路徑聰明一點,但無論他聽從那一把聲音,結果也是一樣,回到起點。在眾多聲音當中,他聽到一把比較渺小的聲音告訴他:「停下來吧,你哪裡都去不到。停下來吧。

這激起其他聲音的怒吼:「你不可以停下來,不可以休息。時間無多了,你要快一點才可以出去。現在就要行動了,休息的事出到去再算吧。」

他只有跑得更快,腦子裡充滿新的逃跑策略,驅使他全速前進。但轉了無數次彎,兜了無數個圈,結果還是再一次回到原點。

筋疲力竭的他終於要停下了。正確來說,他是崩潰了。腦海裡喧鬧的建議也靜下來了,他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做。就是寧靜的時刻,他有時間思考之前走過的路,從中得著新的發現。他發現自己的行走有著一定的模式,例如左轉之後一定會右轉,他也記得曾經經過一些窄的、黑暗的巷道,但因為那些路徑看來沒有甚麼指望而一直被忽略了,他也記得看過一些秘密的門,是他之前沒有時間去查看的。在寧靜中,他也開始了解一部分迷宮的結構了。

在他心跳和呼吸隨著腦袋平靜下來時,他聽到一把美妙的歌聲,不知從何而來。他發現這歌聲其實一直存在,只是被急促的腳步聲和氣吁吁的呼吸聲淹過

他開始慢慢走。他知道要是他再跑,他只會跑進舊習慣。他開始嘗試之前沒走過的暗黑小道,開始嘗試打開隱蔽的門,有些確實要花點時間打開。有時這些路徑也通往死胡同,但至少現在有點希望了。他走進了從未走過的領域,而不是一直重覆走到原點。

當他距離熟悉的領域越來越遠,他對迷宮那一部分的認識變得越來越不重要了。面對選擇而心裡沒有地圖,應該向左還是向右?他先停下來,靜下來,聽一聽那歌聲,往哪一邊歌聲比較清晰?他便選擇那一邊。

有時那聲音指引的方向好像不對,不可能是出路吧,他這樣想。但走下去,又發現真的有路,他越來越相信那把聲音了。

最後他找到最後通道末端的光,知道那是出口了。他終於走出陽光燦爛的領域,那兒美得他根本不敢想像,然後他找到那歌聲的來源了,那是他愛人的歌聲,從來都對著他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