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希答變成了一頭巨蛇,巴魯走進了她的身體裡,消失在潮溼黑暗的洞穴裡。

有一條蛇,尾尖尖的頭也尖尖的,頭像尾尾像頭。牠的肚子好餓好餓好餓呀,見到自己的尾巴時,以為那是另一頭蛇,一口咬下大叫「好痛呀」,巨大的疼痛,讓牠攻擊起這頭蛇,一口接一口把牠吃下肚,一口一口把自己吞下肚,最後變成一團虛無。這是一隻貪食蛇。

有一條蛇追著另一隻蛇,牠們越過小山丘,穿過溪流,來到了一個大池前,牠們繞著水池你追我,我追你,蛇咬住蛇的尾巴。變成一處無窮迴圈。

有一條蛇有兩顆頭,一顆要往東走,一顆要往西走,東邊的和西邊的說先往東,西邊的和東邊說先往西,牠們動也不動的固定在原地,牠們互咬對方一口,變成了一個死結。

有一條蛇沒有尾巴,只有兩顆頭,一顆在前一顆在後。牠們同時感到肚子餓了,看見了獵物同時咬了過去,你快一點還是我快一點,互相競爭誰也不讓誰。


巴魯娶了一位美麗的妻子希答,每天早上巴魯出門打獵,而希答待在田裡種田、煮飯作菜。每當巴魯出門,希答吹奏笛子,引來大蛇小蛇進到他蓋好的土窑中,然後他會生起火來把牠們烤熟了連同骨頭一起吃進肚子裡。希答是其它村莊的女孩,巴魯從不知道他愛食蛇肉,蛇是巴魯村莊裡的神,對於希答食蛇肉的事巴魯從不知道。但意外就發生在這天,巴魯提早回到家裡,眼見到希答正在吃一條細細長長的蛇,手上掛著的半截蛇身還在滴血。一條又一條,長短粗細的神靈就被希答這麼吃下肚。

「巴魯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希答驚訝的問,嘴角仍殘留些許血漬。「希答你在吃什麼— — — 你在吃我們的神!」,巴魯驚恐氣憤的說完後,他望向天空,悲憤的淚水自眼中不停的滴落,忍住哀傷的他說:「你走吧,走到我見不到的地方,走出這個村落,快走吧,不要讓其它人知道。快走,快走,永遠都不要見到我了」

「巴魯,我捨不得你呀 — — — 」,希答拖著腳步,捨不得的心意及聲音迴盪在山谷中久久不去。希答走過了河谷,越過山頭,拖著步伐移動著好久好久,邊走邊咳邊咳邊走,一瞬之間乾嘔了起來,嘔~嘔~~他胃中翻 攪的酸液不斷嘔出,伴隨著不知何時下肚的一小節蛇骨,在落到地面前化成了一尾小蛇迅速滑過酸液,由他眼前溜走,噁~噁~~嘔~~又是一口酸液和小蛇,嘔~~~~一口長長的大蛇,他邊走邊吐,直到他肚子裡再沒有任何的小骨頭。

他漫步回到村子裡,他望著巴魯,希望可以再在一起,巴魯望著他請他離開。希答一言不發的轉身淚水由眼中不停滑落滴溼了泥土,他慢慢的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脫下了他的內衣、長裙、內褲,裸著身體如初生的嬰兒。那潔白的胸口、直挺挺的背脊、混圓厚實的臀部及一雙修長的人腿;由那微笑曲線綿延而來的大腿藉關節連接小腿、腳踝、腳跟、腳掌、腳指頭。

接著希答的身體開始變化,兩片臀大肌開始縮緊再縮緊,直至融成了渾圓的半球形,兩腿血肉緊密的擰在一起,鮮血不斷由皮膚破裂處流出。希答痛苦的叫喊著,接著變成了哭喊。在哭喊結束時,巴魯見到的是希答的身體相連著一條膚色的大蛇尾巴。然後一片片細小的黑色鱗片由那雪白肌膚的毛細孔中不斷的冒出來,覆蓋了原來的顏色。「這樣子好嗎?你這麼愛你們的神,我把牠們都放回山谷去了,而我幻化成半蛇人你願意回到我身邊了嗎?」希答語帶期待的問著。巴魯堅決的說「不!你快走吧」。

希答把及地的長髮往前一甩,旋轉著包住了他的臉頰、頸、肩、胸口、手臂、肚、腰,它慢慢的收緊、收緊、收緊,再收緊。把他的上半身束成了一條長長的黑色圓柱,這支圓柱由頂端裂開,吐出一條紅色的蛇信,張開了牠的眼睛。現在在巴魯眼前的嚴然是一條比人身粗大巨蛇了。希答沒辦法再開口說些什麼了,他慢慢的變大大過房子匍匐在山丘上吐著蛇信,巴魯由上望去只見牠巨大蛇頭。他帶著憐惜/敬畏之心靠近牠,慢慢的走進神的領域那潮溼而又黑暗的洞口。

現在他們永遠在一起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YoShi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