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次出走到底什麼是流浪?

揹起後背包,提了一個小行李袋,我和一個同伴就搭上往雲南的飛機了,除了機票和一個大略的想像之外,我們真的沒有多餘的旅行計畫了。

當看膩了大山大海?

在中國生活的半年期間,我抓緊了很多空檔去旅行,從上海到甘肅、青海、西安、杭州、安徽,大理、西雙版納,到過沙漠、高原、高山、雨林……,壯闊的景色總是令人印象深刻,視覺也從中得到巨大的震撼,國文課本上的「中國的大山大海」,我也算看過了不少。但不得不承認,密集的出發有時候令人疲乏,在美景之間來回的奔波,也讓我失去了對流浪的嚮往。

空白不是空白

中國的確非常大,「移動」花費非常多的時間,這次旅行的第四天,我們從大理往西雙版納,為了省下機票錢,我們選擇了需要搭十四個小時的長途大巴,沿途全是彎彎曲曲的山路,我和夥伴各自佔領了一個臥鋪,望著車窗外,幾乎沒有交談的發呆,一路顛簸,一路無言,偶爾清醒、偶爾沉睡的度過了十四小時。

這段行程在旅途中,當然算是一份「大空白」,既沒有經過任何景點,也沒有出現令人深刻的美景。早晨出發,半夜才抵達,整整一天無所事事,只是躺在那裏發呆。但也不得不承認,我非常久沒有這樣享受過了。

這一種享受,不是視覺上看見了多壯觀的美景,不是味覺上吃到多美味的特色食物,不是體驗到了多新奇的文化,更不是靈魂受到多巨大的震撼。這一種享受是來自於生命中久違的空白,十四個小時,沒有電腦可以看影片,沒有書籍可以充滿思緒,我就躺在那裡,隨便想一些事情,練習跟自己打發時間,這一段空白,也不是全然簡單的空白。

滿檔的另一種選擇

難得到另一個地方旅行,我們總是想將每一天的行程排到滿檔,要去到最想去的景點,吃到最道地的小吃,想看華美的夜景還想看清徹的日出。對於旅行這件事,每個人都很貪心。

但把日子裝的滿滿的,我們是否真的理解到了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可能也是生活的意義,找到個人最舒服的速度和狀態之後,才是開始在「享受」這趟旅行。

這是一趟八天的行程,不長,但其實最後的兩天,我們窩在昆明和西雙版納的咖啡廳裡度過了,也不是特別有特色的咖啡廳,就是在網路上一搜,離我們最近的咖啡廳罷了。但我們就坐在裡面,捨棄所有旅行攻略景點,慢慢的對待一個下午,經過一些沒有名字的街道,喝不貴的咖啡,我的心裡很空曠,看窗外的行人走過,重新有了關於「流浪」的浪漫想像。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