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線》第四十九章(下)

思凝
長篇小說《平行線》
11 min readFeb 27, 2022

「好,天亮了。」Matthew沉默片刻,宣布度:「很遺憾,第一個晚上,Joseph離開了大家。」

「呃?」Joseph猛然開眼,他還是頭一遭被殺。

「這是你最後發言的機會了。」Matthew提醒他:「你有沒有遺言?」

「完全沒有線索啊 … … 」

「好,遺言說完了。」Matthew走到他面前,翻開了Joseph的角色牌 — — 是紅心3。

「今趟 Maggie 還在,讓我當一次警長吧,Killer真的不是我。」MC還沒問,Danny又主動要競選警長了。

「搞不好這是你當Killer的策略?這裡任何人Killer都可以殺掉,Maggie尚在不足以證明你不是Killer啊。你這麼主動,是不是怕別人做警長會幹掉你?」Henry反駁他,附和他的幾個人當中有男生也有女生。

Sharol問惠雯:「你當了四局MC,有什麼看法?」

「感覺Danny今次真的是無辜村民啊。」雖然弄死所有村民才是Killer的目標,但惠雯好奇Danny當警長會怎樣。

「那我站你這邊。」Sharol笑說。

一番爭論後,Danny再一次被投死,而惠雯因為擁護Danny的發言,竟被誤判為可委託警長職責的玩家。

到了「深夜」,得悉元兇身份後,Danny對惠雯玩味一笑,還作無聲口型叫她「加油」,好讓他看戲 — — 暫時還沒有Killer玩家勝出過遊戲。

.

「第二晚結束了。今次不幸陣亡的是 Lawrence。」Matthew惋惜道:「連續死了三個 Bass 喇。」

惠雯不認識Lawrence,跟其他女生一樣,沒留意Lawrence是什麼聲部。

Matthew這麼一說,有意無意便把風向引到師主教的Tenor男生那邊,也就因為這樣,Henry成了第二個白天的犧牲者。

作為MC的Matthew,在「出口術」擁護自己 — — 惠雯心照不宣。

兩人有默契地互相配合,竟能熬到第六個白天仍未end game。

這時,只剩下惠雯、YY、還有兩位比較年少的同房女生。

「怎麼Killer到這個回合,仍未殺警長?這不合理。」YY愈想愈不對勁,終於忍不住:「我要動議:Rebecca是Killer。」

「你真的要這般做?我死了也不會把警長之位交給你,最後你的勝算也只是50:50。」警長有權利選定死後的接班人:「本來我沒打算動議,但你要舉報我,那我也不得不懷疑你了。」

「吓?」YY一時反應不過來 — — 惠雯的話,假設了YY是Killer。

不知道是惠雯成功混淆視聽,還是時間太短無法思考,其餘兩個女生意向分歧,結果YY被投死,因為身為警長的惠雯有兩票。

「很好,遊戲結束。」Matthew笑著宣布。

YY一臉不忿,翻開自己的角色牌:「第一回Killer贏咯。」

是方塊A。

「咦?」投錯票的室友一臉愕然。

「若我是Killer,在晚上幹掉警長就行了,怎麼要在白天投死她,惹她生疑?」YY沒好氣。

惠雯猜想,室友之所以以為YY是Killer,是因為在sing con看著她跟MC好上了吧。

「那不過是臨門一腳,」遊戲結束,Danny終於可以說話:「今局最大的問題,是MC在亂帶風向。」

Matthew與惠雯調皮地互視一笑,道:「Killer很慘呀,一個對你們十四個。」

「那不如Killer方加人吧。」Maggie似乎也覺得站在全知角度的Matthew這般做不妥:「加到3個Killer如何?」

「還有要換MC。」Danny起了身:「你們每局都最先投死我,就由我當MC好了。Matthew你回來當村民。」

「當Killer也可以。我還沒試過。」Matthew吐了吐舌,和Danny對調了位置。

惠雯看著兩個男生拌嘴,忍不住笑,但隨即感覺到,有人向自己投以尖銳的目光。

當她回望時,對方已別過了頭。

她早就料到會這樣 — — 本來擺明車馬追求自己的男生,忽然在遊戲偏幫另一個女生幫到出面,YY心裡肯定會覺得酸酸的吧。

.

.

.

「我想,還是待天亮才洗澡了。」

「也好。」

YY和惠雯離開 506 號房時,已經凌晨三時許。兩個女孩都長著一頭長髮,要是這時去淋浴洗頭,還要待頭髮乾透,大概真的不用睡了。

快到 605 號房門前,也許因為房間內室友們都熟睡了,要談話就得趁現在,YY叫住了惠雯:「Rebecca。」

「嗯?」

「那個,剛才你答 Danny 的『Truth』,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呀。」

.

.

.

在惠雯當Killer/Matthew搗亂那局之後,Killer方改為3人隊伍,終於贏了兩局,然後村民才反勝一局。

惠雯一直在想,如何讓YY對她放下戒心 — — 若因為Matthew意味不明的挑逗,而搞砸先前兩人好不容易建立的友誼和互信,絕對是不值得的。然而,玩Killer實在沒有任何示好的機會,惠雯只能注意著別再和Matthew有瞹眛不明的互動。

就這樣,大夥兒玩Killer玩到十一點半。除了惠雯和YY,605號房的女生們說想先回去睡,而Joseph和Lawrence等男生說要到戶外看星,於是剩下quartet八人在506號房繼續遊戲。

果然,Danny提議玩Truth or Dare,而基於對不同校營友的好奇,其餘七人都答應參加。

提問者和回應者,同樣以抽牌方式決定 — — 回應者知道提問者身份後,可以選擇「Truth」(誠實回答問題)或「Dare」(完成提問題者指定要做的事,不得異議)。

.

.

.

YY所指的,正是開局第一回,Danny作提問者、惠雯作回應者時的答問。

未摸到對方「Dare」的底線時,回應者通常會先選「Truth」,惠雯也不例外。

「好,那Rebecca你 … … 」Danny賊賊一笑:「有沒有在拍拖?」(是否正在談戀愛?)

「喂,你問這個幹什麼?」惠雯還沒開口,就被Maggie搶先問了。大家一同爆笑。

「幫人問。」(替別人問。)Danny故弄玄虛,惹來眾人一聲:「Wow…」

出乎眾人意料,惠雯很乾脆答了:「有呀。」

「喔,」Danny下意識追問:「柏瑞的男生?」

「一次只能問一條問題。」惠雯得意地笑笑:「Next.」

.

答「有」的那一瞬間,惠雯彷彿卸下心頭大石。

既然她向眾人表明自己名花有主了,那其他男生不論對她態度瞹眛,還是向她獻媚,已經不是她的責任了吧?

她已經捨棄了「單身紅利」,有沒有放棄「異性戀紅利」,也沒所謂了吧?

不過,她還是下意識掃視了眾人一圈,滿意地收獲了Henry和Samuel「喔,有點可惜」的神情,還有Matthew「原來如此」的目光。

.

.

.

「那,你介不介意和我分享 … 」YY小心翼翼地:「和你在一起的是什麼人?」

果然開口問呢,正中惠雯下懷。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惠雯認真地要求:「能否答應不告訴任何人?這是我和你之間的秘密。」

.

.

.

惠雯那晚的籤運很好,被Danny問之後,只是再當了一次回應者,而那次的提問者是Matthew。

「是Matthew啊?」惠雯假裝想了想:「那我選『Dare』。」

她一定不會再選「Truth」的。她不會給機會對方追問有關她交往對象的事。

Danny鍥而不捨:「叫Rebecca把男朋友的名字用high C pitch說三遍。」

「你可否別像個『八公』(多事的男人)那般…」Maggie超頭痛。

「嗯 … … 」Matthew這次收歛了笑容,認真地打量著惠雯:「給Rebecca的『Dare』… 」

又陷入和Matthew對視的局面,但今次名正言順,眾目睽睽下她沒有迴避。

「那,Rebecca,」Matthew神情略為嚴肅地,提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要求:「你可不可以把Vier Quartet的歌詞唸一遍?」

「吓?」

眾人不明所以,惠雯也有點意外。

以往見聞過或接收過的「Dare」,不是尷尬到極點的事情,就是在自己表明能力範圍之後,被要求執行相應的任務,例如在她說過自己有跳芭蕾舞後,別人提出表演「一字馬」的「Dare」。

「這 … 人家 Rebecca 才拿到歌詞兩天不到的時間,不像我們之前唱過啊。」Maggie覺得Matthew強人所難。

「那就唸到唸不下去為止?」Matthew沒有改變主意。

「沒關係,我試試看。」說著,惠雯就開始跟著歌曲的拍子唸起來:「O schö — — ne Nacht!

Am Himmel märchenhaft … … 」

她唸得很快,居然不消一會就把四個樂章的歌詞唸完,當然少不了好幾個讀音錯誤,但這裡本身就沒人精通德語,大家聽著覺得那近乎完美。

「好厲害。」惠雯唸完最後一個字,Matthew立即拍手,但語氣並不驚訝,彷彿惠雯能夠完成背誦是理所當然的事:「那,下一round。」

眾人這才如夢初醒,象徵式地拍了幾下手。

「你幹嘛出個要人背書的『Dare』?」Maggie皺著眉問Matthew。

「似乎 Rebecca 記性非常好。」Matthew看了惠雯一眼:「想證實一下而已。」

「沒想到你那麼無聊耶。」

Matthew和惠雯這局 Truth or Dare ,就在師主教和聖羅倫一眾師兄姐的碎碎唸中結束。

然而,YY和惠雯一樣沉默,因為她們都接收到 Matthew 想傳達的訊息:

正因為他也有注視著 Rebecca,才會察覺到她有驚人的記憶力吧。

.

.

.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YY眼神堅定地答應。

惠雯掏出了銀包,從其中一個暗格取出了一張過了膠的貼紙相。

YY接過相片,在宿舍走廊幽暗的燈光下細看:那是一張四格的貼紙相,全是惠雯和另一個人的合照,其中一格裡,惠雯還抱著對方親臉頰,一看就知道兩人是情侶無誤。

「!?」YY一臉困惑,似乎已意識到相中人不是男生:「那是 … … 」

「同班同學。」惠雯單刀直入。

「呀?」沒想到惠雯會坦白承認,YY有點驚訝:「 … … 原來 Rebecca 是喜歡女生的?」

「就她一個而已吧。」惠雯不隱瞞:「以前我也試過和男生交往過,但都沒和她一起長久啦 … … 也差不多半年了,想來也覺得奇妙呢。」

「她叫什麼名字?」

「Jacky。」惠雯故意不說中文名字:「對了,星期天的音樂會,她也會來棒場喔。碰面時再介紹給你認識吧。」

「嗯嗯!」YY連連點頭。

惠雯早就看穿,YY自認識她以來,就對她敬畏又佩服,故她把YY推心置腹的舉措,讓YY感動不已。剛才因為Matthew的事所存的戒心,亦瞬間煙消雲散。

「 … … 那個,我可不可以問。」YY似乎無意回到房間去。

「嗯?」

「當初,是Jacky追你的嗎?」

「哈?才沒有!」惠雯噗一聲笑了:「是我先送她情人節朱古力,然後我們才在一起的。」

「竟然是這樣啊?」

「沒法子啊,Jacky是個很被動的人。」

「你就這麼喜歡她嗎?」

惠雯想了想,點點頭:「我想是吧。」

「真好呢。我還沒試過那麼喜歡一個人 … … 」YY有點感慨,思緒飄回自己的事情上:「那個,你覺得我剛才對Sharol提問的回應,會不會令Matthew不好受?」

YY指的,是「Truth or Dare」遊戲中,Sharol當提問者,她作回應者的回合,Sharol問她「覺得Matthew怎樣」,YY只說Matthew是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僅此而已。

「沒什麼問題呀,為何Matthew會不好受?」當其他人斟酌YY對於「朋友」的定位時,Matthew只是禮貌地笑著,絲毫沒有尷尬。

「你昨晚不是說,Matthew為我做了很多事、對我有意思嗎?」YY疑惑:「雖然,經過今晚,我覺得那並非這般明顯。」

「他又沒有直接問你。要是你真的很喜歡他,你可以私下跟他坦白呀。」

「不、不,還不至於。」YY搖搖頭:「我還是頭一遭碰上這樣氣質的男孩子。坦白說,是有點吸引的,但要說『很喜歡』,我還是會猶豫。」

「那,你的答案其實很體面,繼續做朋友也不至於斷了後路。」惠雯分析:「最好的選擇,不就是允許自己未來有更多自由的選擇嗎?」

「也是。」YY想了想:「Rebecca這話,很有智慧呢。」

.

連感情事也來諮詢自己意見,惠雯感覺到自己已獲得YY絕對的信任。

令她訝異的是,YY居然對Matthew還有一定的抵抗力。

鋼琴高手、音感好、聰明、體面、還算得上俊朗 … … 要是她還單身,Matthew正正是會讓她心動的類型吧。

甚至,即使她已有了軒嵐,被Matthew注視的那些瞬間,心跳還是有加速到 … …

問心,她是享受被Matthew凝視的。只是,從他這天隱晦地挑逗自己、還有對YY的態度,就知道他不是思想單純的人,搞不好骨子裡是個player。

這樣的男生,保持朋友般的連繫,偶爾用來點綴一下生活就好。

Image by TanteTati from Pixabay

--

--

思凝
長篇小說《平行線》

旅美港人。知道難以寫作維生,所以還是乖乖上班去。個人網頁:siying1611.githu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