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線》第四十四章

思凝
長篇小說《平行線》
9 min readMar 12, 2021

這個暑假,友嵐和同學們參加了義工計劃,白天經常不在家;俊霖則每週兩天到畫苑兩次學硬筆書法和畫畫。

.

軒嵐記得自己像俊霖般大(小一升小二)時,父親整天在工作,母親要帶著妹妹,甚少帶她外出,更遑論有什麼課外活動。

那時候,她最期待的,是父親隔個週末會帶她都公共圖書館,還會借她自己的借書證,好讓她一次可以多借幾本回家。

她還記得那個暑假,住她附近、放學經常跟她一起回家的男同學,曾邀請她到家裡玩 — — 那天,與他同年的表哥,帶了一些boardgame(桌遊)過來,但加上他哥才三個人,得算上她才湊夠人數開局。男同學的媽媽就知道軒嵐母親無暇帶她外出,便親自拖著三個孩子,到軒嵐家接她過去。(因為不能獨留兒童在家。)

男同學那比他高一個頭、臉長長、很斯文、戴著金絲框眼鏡的哥哥,作為他們之中最年長的,自然成了讀說明書、講解遊戲、以及負責一切遊戲操作的人。孩子差一、兩歲,智力發展已經相距甚遠,所以男同學和他表哥說要跟軒嵐合作(對付他哥),四眼哥哥也沒有反對。

果然,到了遊戲中段,兩個小男生已經一敗塗地,只剩下勢均力敵的軒嵐與四眼哥哥。最後,四眼哥哥還是以幾分之差險勝,不過軒嵐一點也沒介意。她覺得,能跟四眼哥哥對戰,本身就是一件很爽的事。

不過這樣的機會,也僅只一次而已。

悶到發慌的軒嵐,總能在暑假結束前,把新學年的課本都讀完。

.

這年是軒嵐第一次嫌暑假太短 — — 拍拖的時間永遠不夠,八月還要教bridging course。

兩口子尤其愛到旺角的樓上書店,一推開門就是撲鼻的書香,訪客都有默契地安靜看著書,駐足閱讀多久都不會惹店主微言。兩人有興趣翻開的書,總是不一樣的。研究對方感興趣的書,是情侶逛書店的另一番樂趣。

她們偶爾也會做一般情侶做的事,例如到電影院看戲,或是到商場影貼紙相 — — 在談戀愛之前,軒嵐還真的沒想過自己樂得做這種事。

.

這天,惠雯拉軒嵐進了眼鏡店,說要配個近視鏡。驗眼之後,發現還只有右眼近視剛好一百度而已。

「… … 有必要嗎?」雙眼都有四百度近視的軒嵐,很羨慕惠雯的好視力。

「較遠的東西,還真的看不清耶。」

惠雯請店員為她從陳設玻璃櫃取出幾款鏡框試戴。軒嵐看著她挑的款式,問道:「你是立下決心要改變形象啊?」

「是啊,想表明我是個書呆子。」她戴起幼黑方框問:「這個好嗎?」

「不呆呀,看上去比較兇。」

「是嗎?我覺得很知性呢。」惠雯照照鏡子,又看看軒嵐:「兇也不是壞事。不過框太窄了,看得不舒服啊。」說著,換了一副大圓黑粗框眼鏡:「這個就舒服得多了。」

「這太可愛了吧?!」那分明是IQ博士裡小雲的模樣:「你確定你會願意一直戴著嗎?」

一望鏡子,惠雯也笑了出聲。

兩人挑來挑去,最後選了一副金絲圓框的。惠雯覺得這個夠「呆」,軒嵐嘴裡附和,心裡卻是因為這框(在惠雯挑的眾多「呆」框之中)最不會遮掩她的美麗才說好。

「那,下星期四來取,可不?」

「廿九號?可以呀,謝謝。」

付了訂金,兩口子牽著手,從眼鏡店步出彌敦道。

軒嵐穿著T-shirt牛仔褲,披著連帽的開胸背心外套;惠雯也是一身輕便服:T-shirt配半截裙。兩人十指緊扣的在彌敦道上走著,就如人潮之中眾多對男女一樣,亳不顯眼。

她們不是沒有碰見過熟人 — — 前天她們就碰過鄰班的同學 Denise,但在 Denise 看到她們之前,兩人已經很有默契地,迅速由拖手模式切換至姊妹勾手臂模式,就像眼前 Denise 與同行好友一樣,落落大方地打了個招呼。

「真好呢,趕得及在入camp前取眼鏡。」惠雯指的,是某私營音樂教育機構每年暑假都會舉辦的音樂營,分別有弦樂、管樂、交響樂、中樂和合唱團。惠雯參加的是合唱團。通過甄選的參加者,將會參與在郊區宿營場地七日六夜的合奏/合唱訓練,然後在音樂會中演出。

當然,除了樂團練習外,也有不少時間交新朋友和遊樂。歷年來的音樂營,讓青少年朝夕相對的環境,也造就了不少情侶 — — 惠雯之前其中一個 ex,就是在音樂營結識的。

「你現在才準備裝書呆子,太遲啦,還是算了吧。」惠雯沒有明言,但軒嵐知道,她試圖想讓自己安心 — — 在一眾男孩子面前,裝成一副無趣的書呆子模樣,就不會引起他們興趣了吧?

惠雯的美貌固然是吸引,但軒嵐覺得,讓男孩子們動心的,該是她想了解他人、親近他人的熱情和好奇心。要是她把這個心收起,對男生擺出一律拒諸門外的高冷模樣,還會有人想接近她嗎?

(筆者按:軒嵐沒參加過這類活動。她嚴重低估了青春期男孩子對女孩子的興趣。)

這些話,她不會向惠雯說的。一旦說了,就是恃著戀人的身份管束對方 — — 光是想已經覺得討厭。

就在這時,軒嵐前方大概三米距離,有一對揹著小提琴盒、十指緊扣的情侶,正向著她邁步。她感覺到,他們之中,左邊那個穿背心裙的長髮女孩,似乎在瞪著自己?

當軒嵐抬頭,對上背心裙女孩閃爍著笑意的眼睛時,右邊牽著女孩手的 — — 那個穿著白裇衫、打著黑色幼領帶、短髮gel得非常時髦、戴著單邊耳環的情人 — — 似乎意識到眼前中性打扮的女生,與自己的女友眉來眼去,登時露出兇狠鋒利的眼神。

軒嵐感覺到,對方擦肩而過時,那一下碰撞的防衛性;自己的臉,彷彿被對方銳利的目光劃了一刀。

.

兩肩相碰的一刻,軒嵐才發現

對方也是女孩子。

.

說時遲,那時快。軒嵐轉頭回望時,那對情侶已順著人潮,揚長而去。

「怎麼了?」

「我… … 好像見到我表妹。」(關於表妹,請回看第十八章

.

軒嵐覺得,這次偶遇應該會有後續 — — 她特意檢查長年不登入的MSN帳戶。

果不其然,婷婷表妹的MSN視窗,有一則未讀訊息:

o。◕‿◕。↗Ting↘♬:
biu jie’s gf so pretty! *w* (表姐的女朋友真漂亮!*w*)

十指緊扣果然沒有詮釋餘地啊。既然對方也把話說白了,軒嵐就禮貌地回覆道:

Jacky:
Thanks! Yours too! :)(謝謝!你的女友也是!)

不過還是忍不住補一句:

Jacky:
Looks fierce though XD(不過神情有點兇狠XD)

在線的婷婷馬上不好意思:

o。◕‿◕。↗Ting↘♬:
sry XDD Toni didnt know yr my cousin XD(對不起!Toni不知道你是我的表姐 XD)

呀,惠雯果然沒說錯哩。

.

「你表妹?那個兇狠的TB嗎?」當時在街上,惠雯奇道。

「不,是拖著她那個。」軒嵐沒料到惠雯一下子就認出那是女生:「她怎麼在『怒睥』(怒目仇視)我啊… …?」

「妒忌?」惠雯得意道:「你沒有刻意打扮,都比她帥耶。見自己女友『眼甘甘』(眼一眨不眨地)望著你,誰心裡會爽?」

「… … 全世界只有你這般覺得吧?」

.

婷婷和 Toni,就是傳說中的「TBG」與「TB」嗎?

.

看表妹亳不避嫌地說出情人的名字,軒嵐是有點羨慕的 — — 至少,她還不敢這樣做。

還好,婷婷並沒有問她:

o。◕‿◕。↗Ting↘♬:
r u on Blur-F?(你在 Blur-F 上嗎?)

什麼是 Blur-F?軒嵐上 yahoo 搜索一下 — —

「香港女同志論壇」。

… …

想起與惠雯後續的對話,軒嵐的心沉了下去:

Jacky:
No
o。◕‿◕。↗Ting↘♬:
>.< lemme know when u get an a/c!(申請帳號時告訴我!)
o。◕‿◕。↗Ting↘♬:
plz pull in your gf 2! *w*(請叫你女友一同加入!*w*)

惠雯… … 她才不會肯吧。

.

與婷婷偶遇的契機,總算讓兩人有機會談起性向的事。

怎料,惠雯對「同志」這個身份極為抗拒:「我怎會算是 les(lesbian/女同志)?我和你拍拖之前,都只跟男孩子在一起。況且,我又不像你表妹般,會喜歡 TB。」

軒嵐疑惑極了 — — 你是女生,你跟我拍拖,而我也是女生,那你不是喜歡同性嗎?

「我不是喜歡同性呀!或者應該說,你是女生,但我並不因為你是女生,才喜歡你!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僅僅是謝軒嵐這個人,你的溫柔、你的智慧,你作為一個人 — — 而不是男生或女生 — — 所擁有的特質,讓我心動。難道,這不能成立嗎?」

字面上甜蜜不已的話語,卻教軒嵐說不出的詭異。(筆者按:瓊瑤姨姨上身。)

至少,在床上親吻愛撫的片刻,雙方都是作為女性胴體般存在,而非僅止精神上般存在吧?雖然她不是特別喜歡自己的女性特徵,但她明明感覺到,惠雯有被那些特徵所吸引啊… …

不過她沒有反駁,免得惠雯說什麼「我是因為喜歡你這個人,才愛戀你的每一吋肌膚」。🤦‍♀️

冷不防惠雯突襲她一句:「那你覺得自己是同志嗎?」

「呃?」

「除了我之外,你有喜歡過其他女生嗎?」

「當然沒有呀。」有的話,早就跟你說了。

「那為何要為自己貼標籤呢?我們之於對方,都是獨特的存在,這有什麼不妥?」

「… … 」

軒嵐知道,這個話題是無法繼續的了。事實上,對於惠雯第一個問題,要不是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她想答「是」的。

她沒有騙惠雯 — — 何惠雯的確是第一個讓她心動的女生。

然而,其實早在小學的時候,她已經意識到,她看兩性的方式,與其他(該是異性戀的)女生看兩性的方式,是有點不一樣的。

她見著其他女生與「閨蜜」親密摟抱 — — 對於女性朋友,她做不出這些事來。她會害羞。

體育課要更衣,她盡可能會躲進廁格或淋浴間,因為與同性玉帛相見,讓她感到罪過 — — 並非因為她產生了任何非分之想,僅僅是覺得不該看,而她也說不出具體原因。

她有時會覺得某些同年的女生可愛,但其他女生好像不會這樣。

而對於女同學們為之傾倒的俊俏男星,她知道哪些男性會被視為英俊,但她對男性真的完全無感。

「同志」這個身份,似乎能成功解釋她在女校社群中感到的不協調。

然而,她的同性戀人竟對這身份如此排斥。

她感到受傷,但她想不出惠雯非要承認自己是同志不可的理由。

(筆者按:這世界除了異性戀和同性戀,還有雙性戀;軒嵐對性別認同更是零認知。以上的思考,是基於軒嵐作為2004年香港一個中三學生非常有限的 gender knowledge。就看她日後能否有機會認識更多了。)

Image by Edwin Francisco from Pixabay

--

--

思凝
長篇小說《平行線》

旅美港人。知道難以寫作維生,所以還是乖乖上班去。個人網頁:siying1611.githu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