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北會死】就是今天,非要三八不可

Photo by Javardh on Unsplash

比起每年簡稱「三八」的西曆的三月八日,台語裡的「三八」、「八珍」,跟國語的「八婆」,在中文世界的語境裡都不太是甚麼正面,而且是以貶抑女性為主要對象的詞彙(這裡是單以當代的語境而論,詞彙概念史的演變另當別論)。

哪些女人會被打成是「三八」呢?一種是思想行為充滿公主病,以及馬路三寶之類,覺得世界都要照著他們的意志旋轉的生物們,這類不是本篇的主題;再來就是那些不想迎合社會、家庭的眼光與期待,不想盲目乖乖聽話,反叛性格比較強的女生。

掐指算算,從我開始進入青少年反抗期,到距今五、六年以前,「三八」這個貶抑詞就一直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就像以前有個茶飲業配廣告裡的膽固醇正妹,講出的那些台詞:

我會死心塌地跟著你一輩子,我叫膽固醇

我應該是家裡的長輩眼中,集所有「三八」於一身的怪咖,例如下面這些句子就不時的黏著我:

人家女生在準備XX規劃(例如考公職),以後生活穩定又不吃虧,你居然不積極,你怎麼這麼三八!
人家女生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像個大家閨秀一樣,你非得把自己裝扮成一副男生樣,你怎麼這麼三八!
人家出社會就在準備找對象,邁入人生另一個階段,這副男人樣有誰會喜歡你,不然你是想跟女生結婚嗎?你怎麼這麼三八!
年紀都到了現在不是你挑對象,是對象挑你,就想辦法找個不介意你外型的,對方年紀大一點也沒關係啦,誰叫你這麼三八!

依循大人與社會認為「適合」女生的職業,照抄當成自己的模板;要愛化妝、要長髮、要喜歡穿裙子,要對擇偶跟婚姻有憧憬,把結婚當成生涯的標準答案,外型差就勉強將就別人,這樣才是「正常」的女生,不然就是個變態臭三八。

我可以理解上一代的長輩對於自己的下一代,逸脫出他們習以為常也不假思索,就覺得理當如此的社會性別,會感到焦慮,加上他們成長的過程,也還是個對「性別歧視」、「性別平等」(對他們來說女人可以投票求學跟就職就代表「平等」)仍然蒙昧無知的時代,能拿來罵女人的難聽話也就只有這些,或許「三八」在他們那個世代,用來評價女人的詞彙庫裡,還算是含蓄典雅,肯定還有更粗暴的用詞。

但是呢,我一向不是那種因為你罵我「三八」,我就會含淚或是圈圈一捏,勉為其難配合你的喜好,跳著不喜歡的舞步的那種女生。

在成為魯蛇無職女博士的過程中,我也越來越會反擊這些貌似「為你好」,實則是強加的善意就是惡意的「三八論述」,成長於威權時代的大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當自己已經有後輩可以支配,但想要promo給後輩的美意被打回票(其實也沒那麼美,好嗎),所以有一陣子我連「老處女」都被罵過。

那些年,我只差沒把這番話講出口:

喂!被桶完之後不再是處女,多了個擺脫不掉的豬隊友,同時也是低自尊的巨嬰,怪不得你覺得幸福,恨不得拖人下水。

真是不好意思吼,這些嘴上掛著「三八」貶損女人,尤其是女性長輩們,好像都不知道他們擁有的投票權、能接受高等教育,以及部分工作權益的保障等,都是數十年前甚至一百多年前,一群臭三八女人們破窗、破門、流血、示威抗議,幫後世的女性爭取到的權益。

如果這些人當年就乖乖的走入家庭相夫教教子以夫為天,或是乖乖工作貼補家用,沒有站出來靠北,跟你們一樣,照著社會跟上一輩的期待,決定自己該成為甚麼樣子的人,你根本不能投票,也還上不了大學,更別說能夠有經濟能力養活自己,更慘的可能是被家人賣到哪個地方變成人肉提款機。

三八就三八阿!沒在怕!至少當個臭三八還有機會選擇跟追求更好的人生,而不是非得憧憬婚姻家庭,還硬要把甚麼「我將青春獻底林刀」、「幸福就是吵吵鬧鬧」當成人生的標準答案,重點是把青春獻給豬隊友,又不是神隊友,也需要那麼爽。

辣媽要繼續辣下去,臭三八也要繼續三八下去。希望女人的婚姻可以不用像這首歌這麼苦逼,還要自我催眠覺得自己靠邀有夠幸福,歌詞與時代脫節,但二姐的唱腔還是很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