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餘話】後來呢?

因為事過境遷了,先補一下脈絡:

其實事情也沒甚麼重大的發展,總之就是用一本書跟一篇文章來認清一個人。前幾天看到某篇「薪水少一點,表現差一點」的怨念文,因為覺得太有既視感,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了一點眉批:

當初二月底交稿,印象中五月簽約(為什麼說是「印象中」,因為不想再打開跟渾蛋的對話來確認簽約的時間點,總之是交稿後簽約),簽約之前是對方主動告知會收我的兩篇文章,在這種情況下,我自然也認為,合約裡應該不需要註明收錄的是哪兩篇。然後,出版兩周前,在一個半夜用很順便的方式被告知要拿換掉一篇。

但是,換上來新的那篇文的作者,可是很早就知道文章會換成他的,還覺得我亂鬧,放話要對我採取法律行動。我超想問到底要用哪裡的法律來告我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嗎?跨海打官司的訴訟費,應該遠遠超過這本書可以拿到的版稅喔!

話說,那個很順便被告知的半夜,大概為了給我一點補償,對方還問我要不要接通告上電視打書,當初我只是很直覺的回應自己不適合露臉為理由,拒絕被接通告的補償方式摸頭。現在想起來不禁會覺得想笑,要讓我接通告,不怕我在甚麼XX大解讀的節目上,脫稿爆料這本書有多黑嗎?


前一陣子還有記者嗅到這件事應該有很多八卦,來問我要不要受訪,但是我沒答應。話說現在的新聞從業人員跟小編,根本沒甚麼專業度可言,我在那本書裡收錄的文章,被節錄在網站上宣傳,就變成下面這個樣子了:

這幾篇抱怨文到底多少人來看過,我已經不想去看流量了,寫出這件事只是想提醒之後可能有機會跟這種人合作的話,請特別注意,很多事情都是非常不透明,現在看來是有達到這個目標啦。然後我也陸續聽到一些超扯的內幕。至於接受採訪,找媒體幫忙出口氣之類的,根本想都沒想過。

雖然已經unfriend對方,無時無刻看到那種裝慈善、裝學問、曬交遊廣闊的嘴臉就覺得好噁心,比較遺憾的是,發版稅的時候為了撥款得繼續有聯絡,自己辛苦寫的東西,不拿錢也說不過去。前陣子領到第一筆,但是迅速的花光,這種晦氣的收入還是別留在身邊太久。


最近陷入會議論文的地獄裡,暫時沒心思寫旅行史、遊記跟書評,只好寫點卦文充當一下業績。

歐對了,搞不好人家用了編造的甚麼共同創辦人的頭銜,已經找到理想的教職工作了呢!

隨手按上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