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の思い出】小倉的逃與離(下)

2017年的再摸黑啟程

夏末,結束了釜山的撕速裂車之行,搭上了釜關夜船轉戰日本,為了此後接續行程的移動考量,從下關上陸,輾轉又來到小倉投宿。只是,選到一間網路評價不算差,環境卻有點微妙的青旅。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來日期間,落腳於城市裡夜生活豐富的街巷,不過呢,位於繁華街某住商混合大樓的這家青旅,營業空間的配置實在令我出乎意料:

受付處設於樓層中的公共區域,大概就是電梯間放個接待櫃檯,給住客辦CI的概念。

男女分開的宿舍房,以及廚房、盥洗、交誼區,屬於不同的門牌號碼,有別於通常承租一整個樓層營業的青旅或商旅。

雖然會給住客鑰匙管制每個門牌的進出,基本上非住客想要進去小憩片刻或洗個衣服,也不是甚麼難事。

宿舍隔壁的門牌經營的是キャバクラ,當樓層目測有兩、三家,其他門牌則為一般住家。

「吼,這樣也行喔!」

因為人進人出的,實在是不好拍照,大家就自行想像那個空間配置吧!


第一次遇到這種跟一般住家還有キャバクラ混在同一個樓層的青旅。雖然下訂之前翻閱青旅的評價,略為知道周邊的商業生態就是越晚越熱鬧,但是倒沒有住客提到青旅這種奇妙的營業空間。拉著行李抵達青旅所在的大樓,看到實際的環境也很難不訝異。

「從台灣來旅行嗎?」被STAFF這樣問。

「從台灣先去釜山,再過來這裡,明天要去山口。」(不想透漏太多行程細節,其實是要去島根)

其實我是很想問:「你們這樣把櫃檯放在公設區域裡,那這間青旅到底安檢合不合法?」話都到嘴邊了想到自己日文渣,這位STAFF也還算和善,又在表訂的入住時間前,先安排了一個下段床位給我,不然當下有點想跑去找網咖,三千日幣的房租就當成遺失了。

反正只窩一晚,還能勉強湊合。一來這裡有洗衣機可用,我也需要清洗累積多日的衣物,二來也只在這窩一個晚上,就勉強湊合一下吧。

先把行李鎖進櫃子,躺進床鋪放空片刻,躺在一個隔壁就是キャバクラ的宿舍間實在太微妙了。


趁著接近中午,背包客們大多已出門走跳,這種不用排隊使用洗衣機的時刻,把在釜山累積的衣物火速洗烘完畢,忙了半天也該出門覓食。

一直想吃一次いきなりステーキ,幾次來日經過的城市,總是因為分店大排長龍,為了不耽誤後續的行程,而打消用餐的想法,往魚町的方向走去,想說小倉也不是太繁忙的都會區,加上過了用餐尖峰時間,應該能吃到了吧?誰知道,店門外排隊的饕客還是沒減少。

「算了,還是去旦過市場。」

一點都沒有那種贅澤的命啊啊啊啊!


很愛逛這種不怎麼商業化的地方市場,雖然小倉近年背包客旅館增加不少,但這裡還算尚未沾染太多觀光氣息,不像黑門市場、錦市場、阿美橫丁,到處都是拉著行李的觀光客,以及為了招攬外客而祭出外語服務,大肆廣播的店家。是說,以旦過這種小而精,街道幅度不寬的市場,要是拉行李箱進來逛,根本就是造成他人的迷惑,況且這裡的路還有點不平,下雨天多少會看到積水的小坑。

隨便晃過幾攤蔬果店,十來隻正常尺寸的胡蘿蔔,也才200日幣,比我某年在廣島三原市買去餵兔子的胡蘿蔔還便宜,只是這附近也沒有兔子可以餵就是了,水果也是每攤都便宜到爆表。買了飯糰跟少許熟食,就在一個不起眼的公園把午餐解決。

小倉已經來來去去太多次,這一年的舊地重訪,也極為隨興,隨興到連手機都懶得拿出來拍照,連鷗外故居都是誤打誤撞,傍晚路過時發現有開館,才臨時進去參觀,補完了初訪時撲空的缺憾。

微妙的旅宿,雖無損我之後再訪小倉,但至少這回並沒有讓我賴著不想走的誘因,決定早點洗洗去睡,何時睡醒就何時起身,收拾細軟離開。

次日清晨,在月台與EVA列車不期而遇,搭上EVA列車抵達新山口,再換車到津和野,展開期待已久的山陰之旅。

隨手按下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