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奈良看完若草燒山祭,為了避開即將從九州北上的爆彈低氣壓,看著當晚的氣象預報反覆盤算,決定次日摸黑出門,搭最早的一班新幹線,從新大阪火速南下。所幸這段最長的車程,尚未受到暴雪的影響,新幹線還是新幹線,還沒變成新慢線。不過,通過關門海峽「逃」入小倉之後,列車延遲的應變考驗才正要開始。

大雪壟罩下的小倉車站,因列車延遲,而滯留在此候車的旅客持續增加,既然一時半刻也上不了車去不了別府,將行李放進置物櫃之後,撐著傘走出車站,想看看大雪把這個城市搞成了甚麼樣子。

遇過陰天、雨天,倒是還沒遇過下大雪的小倉,挫冰似的雪花不停地從天而降,白雪灑落馬路,行走起來略為濕滑,在紫川大橋上略為駐足,平日多有住民散步、遛狗的親水廣場,已不見任何人煙。走到小倉城下,抬頭凝望沾染上飄雪的石垣,把原本就是白色的天守閣,襯托得更顯蒼白。

忽然起心動念,想走進只有幾步之遙的小倉城庭園,花個300日幣進去屋敷裡賞雪放空一下,不然,此情此景以後可能很難再遇到了,只是,移動步伐之際,糗事也立馬降臨。一陣強風吹來,折傘應聲斷成兩截,城下剛好有一組NHK的採訪團隊在出外景,這種難得的大雪天,電視台應該也不會放過訪問來往路人的機會,而在雨傘折損的那一刻,我好像也入鏡了,歐買尬!

這下也顧不得甚麼庭園跟雪景,追回被吹走的斷傘後,立刻往車站的方向離開,羽絨外套的帽子適時派上用場,還能稍微遮擋一下風雪跟一臉的尷尬。回到車站後,勉強在待合室找到一個小角落棲身,終於等到延遲的にちりん特急列車進站,載著我逃離。

(待續)

隨手按下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