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の思い出】旭川。賴著不想走

9月3日,日本時間早上7點半,北海道,旭川。

如果既定行程不變,這個時間我應該在前往美瑛青池的巴士上,既然會寫這篇就表示:我沒上車。

前一天下午,從富良野搭薰衣草巴士來到旭川,下榻在五條通的某家飯店。習慣了在入住前先清付房租已成常態的貧窮旅行,當櫃台用生硬的英文,告訴我明天11點退房之後再付款,一時還有點反應不過來。拉著行李走進位於十樓的客房,映入眼簾的窗景與擺設,終於有一種:「真的住了飯店」的實感。

2013年初訪旭川,還是個大雪紛飛的季節,一心想去朝聖傳說中的企鵝散步,只在前往旭山動物園的候車亭短暫駐足過。冬日的白天總想躲懶,恨不得趕快讓位給黑夜。回到市區,接近下午四點,天色卻已近昏暗,氣溫也降低的更為有感。零下十多度的氣溫,雪景很讚,但遊步很難,從候車亭踏著雪匆匆走進車站月台,趕著搭傍晚的神威號回札幌,對這個城市的印象只停留在動物園而已。


這回再訪旭川,車站外已不見當年仍在工事中的鷹架,九月初已秋涼的道北,很適合在旭川市中心,來個街道小旅行。

接近傍晚走出飯店,看看天色還行,打算無目的的走跳一下再去覓食,小繞一下附近的綠橋通、昭和通,循著路標走到常磐公園。在公園入口,捕捉到一隻貓悠閒散步的身影,後來才發現牠原來是公園PV的那隻案內貓。

大正初年落成的常磐公園,也算剛滿百年歷史的都市公園了,還一度列名「日本都市公園百選」。位於市中心的公園,佔地不算太大,周邊還有道立美術館、文學館、中央圖書館等文教施設,前二者在我抵達公園之際早已閉館,無緣入館參觀,倒是圖書館在周日傍晚時分仍然開放,也仍有不少讀者。

因為白天在富田農場的花田裡穿梭了一個上午,公園廣場內還在盛開的各種花卉,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有視覺上的刺激。隨步走上千鳥池的親水步道,清風拂過水池,更有秋涼的氣氛,索性找個座椅在池邊放空,空到差點睡著。把整個公園繞過一遍之後,園內已亮起路燈,遂循原路往飯店的方向走。其實沒有想立刻回房間窩著,就是想找家周邊的超市或賣場逛逛,以及能便宜解決晚餐的食事處。

旭川車站對面的平和通買物公園,雖說是市中心最熱鬧的一條行人徒步街道,但沒有一線城市的商店街,那種混著住民與觀光客壓馬路的喧囂與雜遝。街道的廣播系統不時播放輕快的音樂,其中一首歌還是龍貓的片尾曲,好吧,這首歌其實是我想賴在這裡的最後一根稻草。會播放音樂的日本商店街不算少,但播著龍貓片尾曲的商店街肯定不多。

住了好幾天的青旅,難得有一個晚上可以擁有完全私人的空間,客房還頗大,窗邊還有一套桌椅,不利用實在太可惜。內心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去車站前的Aeon採買食物,回房配著夜景與電視慢慢吃。


一早帶著筆電到附近的連鎖咖啡店,點一份早餐,順便寫點東西,先把這篇文寫出個基本架構,再回飯店整裝退房。反正回札幌的中央巴士班次很密,沒有急著非搭哪一個車次不可,想多看看車站周邊改裝之後的面貌,構內映入眼簾的廣告提醒我,今年是旭川車站開業120周年。

南口的某個角落,正在展示著旭川車站的老照片與120年間所走過的歷史,決定把這個小展區看完再走。1898年開業的旭川車站,百年來經歷了四次的整建與擴充,2011年已經開始啟用四代目的驛舍,只是站前廣場與周邊硬體的整備,又持續了數年時間,所以我在2013年來旭川的時候,從站外放眼望去,飄雪中看到的盡是鷹架與工事的狀態。

沒發簍到本世紀新舊車站交替的歷史時刻,從舊照片中約略了解旭川市與車站的蛻變過程,有點遺憾自己太晚來北海道走跳。車站南口直結的地方,隨著鐵道高架化,也整理成有步道與生態景觀的あさひかわ北彩都ガーデン。由於正值中午,不少上班族和候車的旅人,在此放空的放空,用餐的用餐。

一個人旅行的好處,就是每到一地,能夠任性的走,與任性的留,不需要跟同行的旅伴,有任何折衝與妥協。看見苗頭不對,可以早點出發到下一個目的地,感覺舒服,其實晚點離開也無妨。不知道何時還能再來旭川,還能來的話,也不見得會在相同的季節,所以回札幌之前,能賴多久,就賴多久吧!

接近下午兩點,才搭上中央巴士前往札幌,其實在同一時間剛好看到一班要去青池的道北巴士,最終還是沒有上車。次日要搭鐵道南下東北,在北海道的這幾天,最放空最緩慢的步調,都留給了旭川這個城市。

隨手按上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