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の思い出】晴空。天空。スカイツリー

每個城市不可能天天都晴空萬里,總是會有霧鎖天際、陰雨連綿、雲層壟罩的時候,スカイツリー的中譯稱之為「晴空塔」,似乎稍嫌多此一舉。

其實以前常住池袋,但是這幾年如果利用新幹線移動,從池袋還是得繞半圈山手線,去品川,或東京、上野車站轉車。在東京可以少一跑一段路就少一分崩潰,所以在上野、入谷、淺草一帶,尋找在東京停留時的棲身之所的習慣,就這樣固定下來。

所以這一帶有幾家已經住過好幾次,符合自己口袋深度的旅宿,周邊的生活機能,包括覓食的餐廳、激安超市與商店街,都已有大致的方向感。然後呢,再怎麼兜轉,遠近都難以離開視線的地標,就是スカイツリー。


2012年:

雖然對高樓展望台之類的景點不算太有興趣,不過スカイツリー開業當年,藉著住在附近之便,還是在秋初的某個傍晚去了一趟,剛好沒遇到排隊動線延伸到門外的人龍,不到一分鐘就在櫃檯買到門票,上去跟風一下。

2014年:

參加完系上與早大的交流活動,從高田馬場搬回淺草,在東京又待了兩天才回台北。跑了幾天的講座課程,還頂著烈日在戶外參訪,因為極少在盛夏季節來日,活動結束後感覺虛脫,只想躲懶,沒打算移動太遠。經過白天得推著人群走的淺草雷門,走上吾妻橋,雖然是多雲的天氣,但猛暑的氣溫絲毫未減。吼!實在是太熱了,在橋上拍了スカイツリー與金便便,背負著一身酷暑的煩躁,拖著腳步進室內吹冷氣。

2015年:

從氣溫零下的東北回到東京,在入谷暫住一晚,天色早黑的傍晚不到五度,覺得溫暖。言問通上,矗立在眼前的最顯眼的地標,就是スカイツリー,要去淺草跟隅田川,朝著它走就對了。言問橋視角上的スカイツリー,襯著冬日夜晚的晴空,是晴空塔無誤。

2016年:

夏末,掃到颱風尾的旅行,臨時變更行程,搭慢車一路從名古屋晃到東京,落腳在淺草公會堂附近的青旅。走下巴士,已接近午夜時分,天空正在飄雨,好久沒遇到雨天的東京了。雖說半夜出門是要去便利店找消夜,多走幾步,人已經在隅田川畔。即使颱風對關東的威脅已告解除,但天色仍雲霧壟罩,看不見スカイツリー的整個塔尖。

2017年:

春寒,進京的傍晚,抬頭就看見スカイツリー藍白漸層的點燈,又踏著夜色走向隅田川,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得了強迫症,不自覺的會期待來日之際的看到的スカイツリー,如果是一個透明的瓶子,究竟裡面會被調配成甚麼顏色的雞尾酒?這杯喝下去大概是藍柑橘酒加萊姆。

2018年:

九月,告別了奧會津的秋涼,抵達殘暑未去的東京,誤打誤撞遇上了周末舉辦的雷門盆踊り,抓住了一點夏祭り的尾巴。隅田川畔,看見屋形船在河中來回行駛,依稀能聽見船中遊客高昂歡唱喧鬧聲,這回的スカイツリー變成了紅藍漸層,藍柑橘加上紅石榴,可能還有龍舌蘭,跟屋形船中的熱唱聲,很搭。

那2019年呢?閃光節的前一天我在世田谷跟橫濱打轉,離太遠了看不到啦!

隨手按下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