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の思い出】逆旅。山梨縣

我們山梨的富士山是正面,靜岡的富士山是背面!
(山梨から見る富士山が表富士で、静岡から見る富士山が裏富士じゃ!)

2014年看完吉高由里子主演的NHK的晨間劇「 花子とアン」,這句台詞總是在我規劃下一次旅行之際,不時的在腦袋裡浮現。

到底哪個縣的富士山才是正面,那是山梨縣與靜岡縣的戰爭,站在異國旅人的角度,同時欣賞、比較兩個面向的富士山,才是旅行的重點。只是,山梨縣在此之前,卻陰錯陽差的從來沒有排入我的旅行日程中,而同樣擁有富士山世界遺產的靜岡縣倒是來過兩三回了,那也是為了朝聖大河劇 おんな城主的拍攝地,以及剛好碰上河津桜祭り的花期。

獨自旅行跑跳了十多年,終於在二月中初訪了眾神山嶺的所在地,落腳在富士山車站附近的民宿裡。


選擇這家民宿,真的是繞了一大圈的巧合,這大概是戀人分開之後又在遙遠的轉角重逢的概念。原本屬意的私人房型,因為難以滿足我期望的連泊天數,面臨不是換房或是得換地方住的情況,曾經一度退訂過。

或許是有人取消了預約,讓我重刷空房時,發現已經可以從連泊兩晚變成三晚,二話不說立刻取消了河口湖的住宿,又將這間青旅重訂回自己的口袋。13日傍晚,在涉谷告別了八公,搭上預約好的富士急巴士,拉著行李進入這家民宿,已經是將近午後9點。

「 こばんは」,操著我超破的日文,開門進屋打聲招呼,坐在前台的女性,看得出也是一位媽媽(因為女兒在旁邊),加上根據某訂房網的評價來推斷,她應該就是老闆無誤。進門的那一刻,向我親切的揮手與笑容,絲毫感覺不出久候的不耐。

無論飯店或民宿,好幾次趕在午夜前CI的經驗,前台的Staff,帶著職業笑容的臉上總是很明顯的看得出:「吼!你終於出現了。」的情緒。

非當事老闆

雖然預約之前曾詢問過對方,能否接受九點左右入住,即使回覆的答案表示同意,還是有點擔心這種壓線的時間,老闆是不是已經想對我唱著「等你等到我心痛」,還好,並沒有。


發現我日文略懂,老闆馬上把語言頻道從英文切換成日文,拿著地圖幫我案內富士五湖可以看山景的地點,還有富士山車站附近解決能夠覓食的地方。接著又帶著我介紹屋內的各項設備,包括盥洗、簡易廚房,與免費取用的飲料與食物。

「你的日文在哪學的阿」老闆好奇的問我。

這個問題是個太長的故事,其實我在前一天也被中部國際機場的海關問過這個問題,後來在京都的另一家青旅也被前台的值班美眉問過。

大概是影印護照相片頁的時候,無意間翻到一堆來日短期滯在的貼紙吧?老闆也對我來日的旅行史感到很有興趣,我用著破碎不成句的日文告訴他,比起台灣,日本實在太大,走透透也說不上,有些縣去過好幾次,不過倒是第一次來山梨縣看富士山,一直很想來,而且這次終於有機會。

無意間發現,我好像講了地元旅宿經營者聽了會開心的話,慢熱的我居然跟民宿老闆聊得有點開,實在不是我之前住民宿會有的習慣。

把我送進二樓的房間之後,老闆就帶著女兒下班了。我走下樓倒了杯開水當熱身,準備出門熟悉一下周邊的環境。踏著夜色,帶著民宿提供的地圖在車站周邊晃了晃,當天是我這次來日本遇到入夜最低溫的一天,沒待多久就逐漸抵擋不住寒氣,迅速的循著原路回到民宿,看了一下手機,原來,富士吉田市的室外只有零下兩度。

而前一晚搭著夜巴從名古屋到橫濱,已經超過24小時沒沾到床鋪,房裡的雙人床,加上適溫的暖房空調,躺平之後頓時感覺得到救贖。此外,當天傍晚在涉谷搭車短暫停留之際,差點被各種巧克力淹沒,要躲在這度過閃光節實在是太棒了。


待了四天三夜的棲身之所,留意著屋內的各種家具與裝設,隨處可見富士山的風景掛畫;客廳的一角放置了各種富士五湖周邊的案內資訊;或許是鑑於富士山車站周邊覓食的選擇較少,距離也較遠,也準備了簡單的吐司、牛奶與飲料供住客取用;開放式的簡易廚房與盥洗區域,總是維持著乾淨與一塵不染,從大處到小處,皆不失おもてなし的貼心與細膩。

住在富士山下的這幾天,被老闆照顧的太好,清晨不用冒著寒風出門找早餐,傍晚回到屋內還能先倒杯咖啡或熱茶,消除在室外奔波一整天的寒氣。民宿的每個角落都感覺得到老闆投入經營這家旅宿的用心,即便不是偌大的空間,要維持舒適與清淨也實屬不易。

當住在這裡的旅人們,白天離開這裡出門走跳,直到倦遊回巢,可想而知在這段期間內,老闆在住宿環境上的維護,應該是最為費心費力的。

「明天要回東京嗎?」離開的前一晚,老闆問。

「沒有喔,要去靜岡,這次來日本就是為了看富士山。」我回答。

「你到靜岡就會知道,靜岡跟山梨的富士山是不同的樣子喔。朝霧高原那裏的山景是最棒的。」老闆告訴我。

(哈!我知道阿,只是在這之前沒有實際看過表裏富士而已)


這次旅程在氣溫最寒冷的山梨縣,卻遇到最好客與溫暖的民宿。離開山梨之後,旅途中不停的想著,希望這家才開業不到一年的民宿,日後不會有失格的旅人來訪,遇到好房客,是維持好客與經營熱情的最大原動力。畢竟,生活周遭經常可見因為旅人失格,考驗著民宿業主待客熱誠的負面新聞。

我沒有拍照高調分享旅宿的習慣,再說這篇也不是業配,或許有人知道它在哪,那大家就心照不宣吧!

この宿には熱がある。

隨手按下圖五個讚,鼓勵寫作無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