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鄭問】

(原載於2017年4月2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打開面書,看到鄭問離世的消息,第一個感覺是… 大師要走了,那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如果我在這裡解釋鄭問是誰,這或許是對這位台灣國寶級漫畫大師的侮辱,不過年輕一點的朋友真的未必認識他,所以還是要得罪一下鄭問迷了。

鄭問於1984年發表處女作《戰士黑豹》,開始受到注目。接著他發表了《鬥神》、《刺客列傳》和《阿鼻劍》等作品,皆備受好評。他最成功的作品是1990年開始在日本由講談社發表的《東周英雄傳》,此作令他在1991年得到日本漫畫家協會頒發優秀賞,他是這個獎項20年來的第一位非日籍得獎者。鄭問的作品還包括《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萬歲》、《始皇》等,以及在香港發表的《漫畫大霹靂》和《風雲外傳:天下無雙》──香港本土漫畫兩大巨頭也曾與他合作,可見他的地位。近年鄭問的作品比較少,不過他多年來帶出過廿多位漫畫家,這也是對漫畫界無可替代的貢獻。

我年輕的時候是先看《刺客列傳》和《東周英雄傳》的,這兩套書拿起了便愛不釋手,還會在書架上不時拿出來翻看。看了《刺》和《東》,我花了一翻功夫才在二手書店找到鄭的早年作品《鬥神》,顧名思義,鬥神就是講主角不服天命,拼命死鬥的故事。其後的《阿鼻劍》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主線其實也是主角與命運搏鬥的故事。

鄭問作品好看的地方,第一是他的畫功,第二是氣勢。鄭的水墨畫,留白、粗獷和細緻部份並存,超越匠氣的層次。他的畫作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和意境,更是沒幾多人能模仿得到。

2017年的今天,再看《鬥神》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特別有感受。《鬥》屬於鄭的早期作品,畫風比較接近日漫。故事講述主角因為天降殞石滅門,他得知此劫乃妖邪所為,所以誓要報仇,但結果是代表善的神明出手阻止他,原因是沒有惡,便沒有人會求神拜佛,所以不能讓主角殺死妖魔的代表,結果主角不服,被神明殺死。這種正邪、善惡的假對立,彷彿就是人們一廂情願希望北京出現聖主明君來消滅689和西環一樣,其實根本妖邪也是神明的一體兩面。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其實看得有點吃力,要很有心機才能看完五卷。故事的主角「倒霉王」比後來張家輝扮演的地獄黑仔王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的倒楣是會引致國破家亡那種,故事的奸角是穿中山裝的「理想王」,這理想王的目標就是要以我為主地把社會改造至他心目中的絕對整齊,即使改造過程死人無數也在所不計。最後,理想王已經增強到變成一頭怪物,倒霉王讓自己被他吃掉,結果吃掉之後反而令理想王死掉。當我是在妄想吧,其實一直有一個說法,是中國收回香港,其實是中國吞下了會產生排斥作用的異物。這夥異物不斷令中國感覺不舒服,可是已經吞下了不能吐出,只能用盡辦法去消化它,但消化過程又會產生更多的掛斥。當然,香港會不會像倒霉王那樣令理想王產生質變?我不會效棄FF的。

鄭問離世,網上浮現很多有關他的回憶,其中一樣真的令我吃了一驚。原來鄭問在80年代曾經為兩套小學生讀物畫插畫,那分別是《中國神話故事書》和《寫給兒童的中國歷史》(連結) 。這兩套書,我小時候在社區中心的圖書館看過,那時候只記得那些藝術品級數、氣勢強大的插畫,把中國神話和歷史故事畫得令我這個小學生目瞪口呆,之後便對中國歷史產生興趣了。當年把我導向了大中華歷史的,原來是鄭問老師。

說到中國神話,有女媧啊。不過香港沒有女媧,只有人禍。

[《寫給兒童的中國歷史》(連結)]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newcolonyhk.blogspot.co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