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棉花糖的後主唱之路:專訪小球(莊鵑瑛)

原文刊載於 《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05.17)

莊鵑瑛,我們習慣叫她小球。過去曾以「棉花糖」主唱身分發行過三張專輯,自 2014 年開始一個人歌唱,不僅把樂團的剛強與溫柔一併吸收,也開始嘗試創作多樣題材的作品。好比,大到以物質世界的宏觀去敘述生命,小到只是微觀的自我認同,她以更私密的方式,碰撞人與社會的關係。

「以前在棉花糖時期只是透過創作,讓大家看到我們所要傳達的信念。但這次不只是信念,還有在這些創作背後的自己,為什麼會想說這個故事。」小球緩緩分享著,休團近一千多個日子裡,心境上的轉變:「與其說是在做音樂上的有所不同,不如從自身角度來探討,我只是在走自己的人生,一路從 22 歲走到 32 歲,這十年之間,接觸到的事情、工作模式的新鮮與否,甚至是生命視野上的差異,都凝聚成了現在的我。」

攝影:苗嘉澍

個人的首張專輯標題曲〈星之所向〉,開頭那句:「你好嗎?再說些話吧!」正好濃縮了這段日子的心路歷程與內心糾結。雖然 2013 年樂團在決定暫停活動後,她隔年就以個人身份重新再站上舞台。但其實彼時的小球對身為歌手的自己是充滿迷惘的,「發完三張 EP 後,我就把所有商演都推掉了。當時並不知道歌迷會繼續看我表演是因為喜歡原來的棉花糖,還是喜歡那個表現出來真實樣貌的我,這讓我非常徬徨。」於是,她選擇暫時安放對音樂的喜愛,試著找回自我。

「直到接到第一次音樂以外的合作,就是舞台劇《聖誕快樂》。 會答應是因為這是一個新鮮的嘗試,我想知道我有沒有辦法跟除了聖哲之外的人合作。也想知道在音樂之外,我有沒有辦法完成其他人對我的期待。」這次的合作經驗,不僅找回了自信心,也讓她再度喜歡站上舞台的感覺。她說,這個轉化是來自於內心,也可能是來自於角色上的不同,包括後來被魏德聖導演找上,成為音樂電影《52 Hz I Love You》的女主角。

「歌手的自我性比較強,可以藉由這個管道告訴別人我的想法。當演員則需要準備很多功課,才能專注於當下的角色中,但內化之後,回到歌手身分,感官會變得比較開放,表演時也特別有感覺。有舞台劇的底子其實可以打得更扎實,就像唱歌一樣,需要不斷練習,靈機應變的能力也要很好。表演會讓你更了解自己,儘管那有一個框架的存在,但你至少有範圍可以去理解自我。」

攝影:苗嘉澍
攝影:苗嘉澍

「所以我開始不再排斥任何來到面前的邀約,也是因為經歷了這些過程,才知道原來所有邀約都是可以談的,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麼。但如果想要得到它,勢必會需要吃點苦並要隨時準備好。所謂的準備好,不只要準備自己擅長的事物,而是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堅強。在這麼淘汰快速的路上存活下來,勢必要有一顆強壯的心臟。」

除了一顆強大的心臟,小球認為有顆指引方向的星星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在創作〈星之所向〉的時候,原本想用心臟的心,但最後決定改用星星的星的原因。相信著每個人都是一顆星星,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可以自信地閃爍著光芒。

當然這段日子的成長,並不是只有心態,對寫歌的模式也產生了不同的體悟。過往多半被靈感左右創作的她,開始嘗試規律的作息,試圖定住浮動的心。《星之所向》從籌備到推出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小球試圖跳脫過往大家習慣的模樣,不只嘗試了新的唱腔,在曲風、歌詞上也更廣泛地納入自己喜歡的元素。好比,節奏慵懶的〈So Far So Good〉歌頌著樂天知命的個性;在〈隨口說說〉中大玩變聲器,無奈唱出網路世代僅管方便,卻讓人際關係變得稀薄;寫給父親的〈時光機〉則加入許多略顯迷離的電子聲響,帶出了偌大的空間感,…..,「這次在寫東西的過程當中,我會聽很多種音樂讓自己放空。聽完之後,再選一首略有印象的歌曲,憑著對旋律的感覺,跟著上面的結構寫歌詞。」

而翻覽這張專輯,會發現多數的歌曲是由她與廖偉傑(小傑)共同創作的。她憶起,與小傑共事印象最深刻的是〈真實世界〉,這是一首試圖從高處俯瞰世界真實全貌的歌曲。起初,小球認為應該是一首聽起來帶點電子元素,節奏感很強的曲目。但小傑並不認為,他反而覺得電氣化的編曲配上這麼強烈的歌詞,並沒有辦法感動大家。小傑希望有時候她話要輕輕說,表達出來的東西才會讓人家去咀嚼。「這是首需要醞釀才能理解的歌,它的特別是來自於,你以為這是一首很很淡的歌,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回到自己的空間裡面,開始聽這個歌才會發現,很多很重的東西,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會隨之慢慢浮現。」

「我覺得小傑比較像是一起走過來的戰友。之前棉花糖大多數都是我跟沈聖哲彼此的意志在同時進行,而我和小傑合作時,我先把想要說的故事和詞都大致擬定,小傑則用他想像力跟旋律,把『我』這個 Image 變得深刻。」

攝影:苗嘉澍

昔日,在棉花糖時期,有了夥伴的撐腰去執行,讓她可以盡情揮霍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如今變成樣樣需要經自己手,孤單感也隨之被放大,已經沒有退路了,必須一個人學會勇敢。「光是在 LiveHouse 的舞台上,就有明顯變化。以前我每次都可以嗆沈聖哲,但現在沒得嗆了。那是種孤獨的感覺,舞台缺少一種張力(大笑)。但那時我不會特別覺得這件事情是好玩的,只覺得我們一起在台上,像朋友般的互動,一直都不知道台下會產生這麼多火花。直到我一個人開始獨立在舞台上時,我才發現,哇,沒有這樣子的交流少了氛圍上的不同。」

「其實年輕的時候,一直希望自己是偶像歌手,被別人打理好一切,只要出去唱歌就好。後來,在做獨立音樂或開始寫歌後才發現,原來我自己的想法是蠻強烈的,也沒辦法受控在他人意志之下。因為看清這件事情,所以我才知道要怎麼跟其他人合作。」

攝影:苗嘉澍

而現在的她也有了一個自己的樂團「Super Plan B」。團員們除了從棉花糖時期就合作至今的老班底,包括如今晉升為音樂總監的小傑、吉他手 Eric、鼓手效柏以及貝斯手海狗外,還加入了新夥伴吉他手比康(Become)與 Keyboard 手安西。他們不只一起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演出,還用音樂撐住了她龐然的想像力,為彼此的生命留下了美好的一刻。「我覺得每個人在自己生活中,都開始經歷了一些有所不同,所以當回歸到團隊合作時,同時也會把自己生命過程裡面的養分全都釋放,並一同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之所以會取名為 Super Plan B,她認真解釋,在每個人的生命過程裡,一定會有一個夢想中的目標,雖然總以為只要按照自己規劃的步伐走,就可以抵達終點。但老天爺就是會給予許多的磨練,岔出了另一條路, 要你好好做出選擇,藉此考驗生命韌性的能耐。「比如說,我從沒想過棉花糖會解散這件事,我一直以為可以唱到這個團在音樂圈聲浪消聲匿跡的那一刻,沒想到現在會變成我獨自一個人在舞台上努力著,甚至還接了舞台劇、演了一部電影。對其他團員來說,同樣都有類似的想法,有很多事情都是意料之外的。」她語氣堅定,盼望透過這個團名,可以拉著團隊一起前進,也鼓勵自己,就算變成 B 計畫,也要做到最好的狀態。

攝影:苗嘉澍

開始學會溝通是她自認在這張作品內最大的突破。「我覺得能聽得懂我中文的人並不多,我的想法實在太跳了,並常在某一些細節非常執著。這次,我試著把腦中的概念努力地傳達出去,讓別人聽得懂我的中文。再來是我試著學習微調,大至專輯的曲序、主打歌的選擇,小至歌詞字句的微調。」

小球認為自己是幸運的,雖然現在有簽約唱片公司,但在企劃製作上仍保有蠻大的發揮空間、可以執行自己最大的意念。她也發現溝通後的妥協並不會帶來自我的傷害,反而是整個團隊的和諧。學會放開自己的堅持,才能伸出手,擁抱更多人的聲音。「學會彼此配合與磨合,就是這段時間帶給我最大的成就與養分。」

她是一個這樣子的女生,偶爾天真浪漫,偶爾頑固倔強。過去樂團總給人一鼓勇往直前的力量,現在即使是一人姿態,但在她的音樂底下,仍散發巨大的能量,繼續鼓舞每個在向晚時分迷惘的人們,擁抱希望,成為心靈的指南。(全文完)

莊鵑瑛《星之所向》(2017)
延伸聆聽
延伸閱讀

寫歌要有一種渲染力,才對得起自己:專訪盧凱彤

我不是為音樂而生,而是為感受存在:專訪許鈞

不要用過去的歌,定義現在的我:專訪 Faye 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