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認真的可笑人生:專訪茄子蛋

原文刊載於 《台灣搖滾映像誌》(2017.11.25)

「這世界有分兩種好笑的人,一種是說話幽默的,另一種則像我們,本身長得很好笑。」對於茄子蛋全體團員來說,從小到大似乎有著滿框無奈的生命事故可以訴說。於是他們寫下了〈把你的女朋友送給我好不好〉用笑咧咧的語氣包裝一個朋友幫把妹,反而妹被把走的慘劇;〈波可比的愛〉更開玩笑「恁攏看我親像卡通人物」,反問愛人究竟是哪根筋不對,才會愛上自己…..

團員由左至右,包括:鼓手小賴、主唱兼鍵盤手阿斌、吉他手阿德與阿任(攝影:施郡欽)

「我們其實並不會特別去定義自己是玩這樣的風格,很多時候,風格都是由歌迷自己定義的,可能是搞怪或有趣。」如同真實人生當中總有各種令人措手不及的荒謬狀況,他們不刻意去創造,而是直覺性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但假若真的失控了,也要是精準的失控。「現在『做樂團』的意義很不一樣。我們希望大家可以透過聽歌,直接感受到一個更完整的音樂形象,只要看到『茄子蛋』這三個字,就會讓大家覺得音樂很棒,同時給人是能放輕鬆的感受。」

茄子蛋《卡通人物》 (2017)

從 2012 年成立至今,茄子蛋經歷不少次團員更動。13 年發行第一張 EP 後,就宣布休團一年。14 年放不下音樂夢的他們,浪子回頭重新再出發。後來,團員陸續當兵,專輯的錄音、發行計畫也從 16 年熬到現在,直到 2017 年 7 月,樂團的首張專輯 《卡通人物》才終於問世。

為了順利完成伴隨專輯製作產生的一連串計劃,茄子蛋也首度進錄音室,磨掉那些不經意的慣性。比方在唱歌力度上的拿捏,阿斌舉例當時錄製〈日常〉,自己就練習收起以往的大聲嘶吼,改作輕聲歌唱,只為讓腔調的表現能更顯細膩。「現在的我很自溺於想要讓大家聽見的音樂是很精緻的。但在精緻之中,還可以感受到熱血,有一個很澎湃的情緒在裡面。」

「以前只會 Play,直到試著去熟悉製作過程,耳朵聽細節,才比較確切知道自己喜歡的音色、 tone 調是什麼。」這些心態上的轉變,讓茄子蛋在寫歌方面有了質感上的提升,吉他手阿任接著補充:「例如有一次鼓手小賴說這次換個拍子來練團,於是他改變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節奏,沒想到卻讓彼此的身體開始可以跟著晃動,甚至跟著歌曲一起呼吸。」

茄子蛋坦白,要從錯誤中萃取方法,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過往,他們只知道埋頭接表演,讓粉絲團的人數增加,但對如何用音樂生存這件事一知半解。只會一股腦兒往前衝,卻不曾靜下來留意自己缺少了些什麼。他們也有了更多關於音樂的反思,包括重新思考擅長的藍調搖滾台語創作。

會開始寫台語歌,起初是因為覺得有些用詞以國語唱十分矯情。阿斌鬆了一口氣繼續說:「我在寫台語歌詞,是用比較演員的方式去詮釋。或許是因為我的聲音或講話就是這樣子在講台語,所以能用直觀的情緒去說一個故事。」

但現在的茄子蛋並不堅持一定要寫台語,如今只要大家覺得可行,就繼續做下去,語言反而不是限制。「兩年來在寫中文詞發現這件事並不容易,只是之前自己並不想碰這件事,但現在寫中文歌詞也很想要追求自我風格。對創作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大的困難,反而在完成一件作品,大家喜不喜歡這件事情,就會很有困難。」

​至於心中想要成為的樣子,茄子蛋發覺越長大越是努力,離夢想越來越遠。「像小時候喜歡劉德華,很想變成他,但開始創作唱歌後,會知道自己距離劉德華爆遠。當我們更專注於音樂,會發現並沒有過去想像那樣簡單,而且自己還太廢了。以前半瓶水的時候,總認為自己很厲害,直到真正栽進去(音樂產業),才覺知自身的渺小。」

好笑的人或許是因為幽默,但可笑的人是因為大家並不把他們的認真當作一回事。總是被貼上「可笑」標籤的茄子蛋,反而是保留裡面的認真,用最擅長的方式成全了大家的歡樂。偶爾說說靠北幹譙的話,惹得觀眾開懷大笑,也順道向自己的可笑人生致敬。(全文完)

攝影:施郡欽

註:2018 年六月,茄子蛋憑《卡通人物》專輯提名第 29 屆金曲獎年度專輯獎、最佳台語專輯獎、最佳樂團及最佳新人獎四項大獎,最終奪下最佳新人獎與最佳台語專輯獎。

延伸聆聽
延伸閱讀

赤裸裸剖開了,那些不敢說出的痛點:專訪草東沒有派對

不拘一格的姿態:專訪謝震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