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寰字謔:國際詩歌係咁傾」(Ep.1)

石刻一熊
May 27, 2018 · 7 min read

大致上說來,肯明斯的詩所以能那麽吸引讀者,是由於他那種特殊而天真的個人主義,和他那種獨創的嶄新的表現方式。前者使他勇於強調個人的自由和尊貴,到了童稚可愛的程度。在僵硬了的現代社會中,這種作風尤其受到個別讀者的熱烈歡迎。

— — 余光中〈美國詩壇頑童肯明斯〉

我們第一首看的作品,出自美國詩人康明思(E.E. Cummings,亦有「卡明思」、「肯明思」等譯)。詩人全名是愛德華·艾斯特林·康明思(Edward Estlin Cummings;),他倒喜歡把自己名字寫成細楷:e.e. cummings — — 這種把字詞大細楷轉變的風格亦可見於他的詩作中,除此以外,他亦喜歡把字詞拆開分行、自鑄新字,給讀者帶出獨特的韻律效果和閱讀感覺。

康明思於1894年10月14日在美國麻省劍橋(Cambridge, Massachusetts)出生,他一家在當地頗為有名。父親曾任哈佛教授、牧師,母親則多留在家陪伴他和妹妹。康明思從小就寫詩,亦得到家人的支持,讀書方面可謂相當順利,大學更在哈佛畢業。

康明思的第一本詩集在1923年出版,名為《鬱金香與煙囪》(Tulips and Chimneys),其中一首有名的作品〈野牛比爾〉(Buffalo Bill’s)也收錄於此詩集中。跟同期的很多詩人、作家或藝術家一樣,康明思遊歷豐富,曾到訪過歐洲、北非、墨西哥、蘇聯等地,而詩人自己則對巴黎情有獨鍾,並曾經在當地作畫。

康明思的畫作

可惜的是,他父母在1926年遇上交通意外,父死、母重傷。這對詩人的打擊非常沉重,其詩歌亦開始轉向,多以生命的探索為題材。

1952年,康明思回去母校哈佛擔任客席教授。晚年四出旅行演講。1962年9月3日因中風而去世,享年62歲。

既然是第一講,我們就選一首沒什麼深字,而且也(相對上)不難理解的作品。

這詩一般稱作“maggie and milly and molly and may”,是康明思寫於1958年的作品,收錄在他的《95首詩》(95 Poems)中。康明思通常不為詩作起名,所以一般談論他的詩作時多以詩歌的第一句作為詩題。

“maggie and milly and molly and may” by e.e. cummings

maggie and milly and molly and may
went down to the beach(to play one day)

and maggie discovered a shell that sang
so sweetly she couldn’t remember her troubles,and

milly befriended a stranded star
whose rays five languid fingers were;

and molly was chased by a horrible thing
which raced sideways while blowing bubbles:and

may came home with a smooth round stone
as small as a world and as large as alone.

For whatever we lose(like a you or a me)
it’s always ourselves we find in the sea

在讀譯文之前,先岔開一下,說兩句自己對詩歌翻譯看法 — — 不少人會覺得:「譯本永遠無法取代原文。」這句話基本上是沒錯的,但是譯文的重要意義從來不在這裏。所謂「見月忽指」,譯作只是一盞引路的燈,只要不是完全的胡譯或誤譯,對認識原作始終有積極的意義。

此詩的中譯在網上並不算多,在綜合過一些版本後,以下為略加潤飾的拙譯(如果在讀上述原文不感困難的話,可以完全跳過不讀):

〈瑪姬、蜜莉、莫莉、阿美〉 e.e.康明思;譯:石刻一熊@德尼思化

瑪姬、蜜莉、莫莉、阿美
走到海灘(去玩一天)

然後瑪姬發現一隻貝殻,歌聲
甜蜜得使她忘掉煩惱心事,然後

蜜莉跟一隻擱淺的星星做朋友
星光就像疲軟的五隻手指;

然後莫莉被可怕的東西追趕
那東西一邊噴着泡泡、一邊橫斜跨步:然後

阿美把一顆光滑的圓石帶回家
小得像花花世間,大得像孑然一人

因為不管我們失去什麼(比如一個我或一個你)
我們總能在海裏找到自己

Photo by Roberto Nickson (@g) on Unsplash

此詩內容並不深奧,不過是寫了四位女生到沙灘遊玩,嚴格來說,詩裏沒有言明四位女生的年齡,網上的圖片或影片則多把四位主角描繪成女孩子的形象。撇除她們的年齡(或身份)不論,詩人實際上把重點放在四位女生於海灘所找到、或遇到的不同東西:

maggie:貝殻
milly:海星
molly:蟹(詩入面無明言係蟹,但從橫步、噴泡這兩點來看,理應為蟹)
may:石頭

到了最尾一段,詩歌的敘事者(narrator)現身說法,道出詩歌主題 — — 我們可以在海中找回自己。「找自己」這一主題看似淺易,但假如我們細心地看每一段的話,亦可有不少得著和延伸聯想。

首先,詩中的幾名女生,原本都各有所失、又或者身處於不太如意的境況:

maggie:煩事(troubles)
milly:沒有朋友(befriended a stranded star)
molly:受追逼而感到驚嚇(chased by a horrible thing)
may:孤獨(as large as alone)。

但她們最終都在沙灘上、在面對住大海時獲得若干程度的抒解——海洋廣闊無邊、它本身所擁有的生命力,常為人所稱頌;而且大海之「大」亦蘊含着很多的可能,不同的人在看海時,均可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就像我們讀這首詩一樣。

我們甚至可以幻想這四個女生根本互不認識,只不過是碰巧在相若的時間來到沙灘,沙灘雖不及大海宏大,她們更可能從沒相遇,但無論如何,她們仍能夠失而後得,因有所失而有所得。

這首詩除了意象直接、引人思考以外,讀起來亦充滿音樂感,Youtube上有不少人曾拍片朗讀此作:

康明思還有很多出名的作品,如前文提過的〈野牛比爾〉外,〈如果〉(If)、〈我父親經歷愛的厄運〉(My father moved through dooms of love)、〈容我感受,他說〉(may i feel said he)等都是他的名篇,而且各有特色。例如〈容我感受,他說〉就是另一面向的作品,全詩以一男一女歡好時的對白寫成。《復仇者聯盟》中飾演Loki的演員湯·希丹斯頓(Tom Hiddleston)亦曾朗讀:

Photo by Emma Goldsmith on Unsplash

下篇談的將仍是以英文書寫的詩人,同樣來自美國,至於是誰,敬請密切留意。

歡迎拍掌鼓勵、轉載或留言,謝謝!

德尼思化雜誌社

文藝平台,集結四方好手,以求百家爭鳴。

石刻一熊

Written by

生於香港,熱愛各國詩歌 | A Hongkonger who loves poetry around the world

德尼思化雜誌社

文藝平台,集結四方好手,以求百家爭鳴。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