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慌》(The Happening):人類 vs 所有物種

地球是不會死的,死的只有是人類,因為人類對大自然的所作所為是一場「人類vs所有物種+地球」的戰爭。也許有的人還是會繼續本來的生活模式,因為他們認為反正「末日」是所有人一起承受的,那些正義之士也逃不了,何不及時行樂,盡取其「着數」?

Bruce Cat
Bruce Cat
Feb 13 · 6 min read

2009年的紀錄《海豚灣》(The Cove)揭露日本太地町長年殘殺海豚,並偽裝成鯨肉售賣的惡行;緊接2010年初,香港就有壽司店在日本投得巨型藍鰭吞拿,在一片反對聲中繼續售賣,因為很多人仍然甘之如飴,「為食不甘後人」。

同期上映的自然界大劇,則是世界各地相繼冒現的動物集體死亡事件,從美國阿肯色州的紅翅黑鸝、路易斯安那州的蟋蟀、芝加哥的鰶魚、英國的梭子蟹、瑞典的寒鴉到台灣、巴西、新西蘭,甚至在香港也發現了近百死魚被沖上岸(截至本年一月中)。一時間眾說紛紜,有說是美國政府測試秘密武器、有說是北極磁場異常轉變、有的說是新年煙花和冰雹……令我想起收年前一齣荷里活電影《破.天.慌》(The Happening)的一段劇情:

某日早上,城裡的人突然失常,以不同的方式自殺。政府、傳媒和大眾都不能確定原因,有的說是恐怖襲擊、或新型病毒、或軍方的武器實驗出錯,莫衷一是。世界末日的恐慌籠罩全城,人們開始逃亡。男主角是中學自然科學教師,本來還好好的在上課,跟學生說,若有一天世上的蜜蜂消失,不出四年,人類就會滅亡。

導演是拍攝《鬼眼》(The Sixth Sense)的禮切沙也馬蘭(M. Night Shyamalan),秉承一貫作風,《破》驟眼看來是「科幻片」,實際上仍然是以驚慄場面包裝的幻想類型寓言,所以不必深究片中的偽科學解釋,導演透過層層花招只為點出一些警世訊息。這電影的主題信息在片首科學課一場已經清楚指明:人類的科學只是理論,自然界仍有很多無法解釋之處,所以我們應對自然規律有所敬畏。

與「規律」和「敬畏」相關的,是對違反者的懲罰。人們在戲裡從市區逃亡到郊野,主角逐步推測出是植物釋出神經毒素,隨風飄散,中毒者就會自殺,這是對破壞環境的人類之報復。結局主角當然逃過一劫,與家人重過新生活。然而鏡頭一轉,在法國某公園內,人們突然動作凝定、說話不清,就像片首災劫開始爆發的情景那樣……

這樣留下一條尾巴的手法,使觀眾不會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主角的遭遇只是警告,但不是終結。然而有多少觀眾會因此提高對自然的敬畏之心,而非留下「爛片」的評語,然後繼續高度浪費及破壞環境的城市生活?況且,這只是一個幻想故事?

即使是紀錄片《海豚灣》加上藍鰭吞拿正瀕臨絶種這事實,也沒有使市民對飲食消費之習慣有多大反省。聽說環保團體走到投得藍鰭吞拿的壽司店門前示威那一晚,有些食客吃完藍鰭吞拿後走出來,還故意大聲說「很好味呀!」恬不知恥,

也是無知,自欺欺人,就像《海豚灣》中的捕豚者一樣。他們圈捕海豚,少部份賣給各地的水族主題公園,大部份即場殘殺,卻把海豚肉偽稱為鯨肉售賣,因為海豚肉有毒!海豚和藍鰭吞拿這種體型龐大的魚類一樣,在海洋生態裡為高級獵食者。人類把污染物排出大海,從微生物、小魚、中魚、大魚,層層相食,在頂級魚類體內累積最多,人類吃了就會慢性中毒。戲裡受訪的當地漁業代表歇力為捕殺海豚行為辯護,卻讓攝製隊拿取了頭髮樣本,驗出已身中水銀毒。

有人向當地漁民提出,若其生計倚賴捕殺海豚,可否接納一方案,則資助他們相等於本身收入的金額,換取他們停止殺戳?這方案遭斷然拒絶,因為他們視海豚為自然界次害虫,甚至在國際會議上表示海豚和鯨魚在海裡吃了太多魚,影響全球漁業,須加以控制。

這是高中生物科學生也能駁斥的無稽之談,一地之獵食者(如獅子)捕食其他動物(如鹿),若鹿之數目大幅減少,獅子的存活率也會因為食物減少而下降,鹿也因此有繁殖增多之空間,生態平衡得以維持。真正非為飽腹,不斷濫捕、濫吃、濫殺的物種只有人類。

「害虫」之概念不是自然的,而是從人類發展角度出發的。蝗蟲是害虫,因為牠吃掉農作物;曱甴是害虫,因其傳播病菌。經典科幻漫畫《寄生獸》講述外星生物走到地球吃人,要統治地球。這種智慧、體能皆更勝人類的高等生物指人類對地球來說才是「害虫」,因為只有人類這物種才會破壞環境。人類不尊重其他生命,因自視為最高等生物;現在寄生獸降臨地球,成為最高等生物,照樣把人類視為無須尊重的物件。

地球是不會死的,死的只有是人類,因為人類對大自然的所作所為是一場「人類 vs 所有物種 + 地球」的戰爭。也許有的人還是會繼續本來的生活模式,因為他們認為反正「末日」是所有人一起承受的,那些正義之士也逃不了,何不及時行樂,盡取其「着數」?

這就是現代人沒有信仰,失去敬畏心之後果。除了有關宗教信念,其實這也是一場文化之戰。喜愛日本料理是一種飲食文化,與食者的品味和身分認同有關,就像有些人喝紅酒、有些人不去大排檔。環保團體示威 、人們在網上發起罷食,引起討論,並非無用,更應持續,致使食用像藍鰭吞拿這些瀕臨絶種動物的行為成為一種「Bad Taste」,並不值得自豪,反而是可鄙的,就像我們聽到人活吃猴腦時會露出鄙夷之色。

You are what you eat — — 知道一個人的飲食習慣,就不難了解那是怎樣的一個人。

[原載於Breakazine, 2010年]

我不是貓

Bruce Lai 賴勇衡的影評、劇評、書評

Bruce Cat

Written by

Bruce Cat

影評、劇評、書評

我不是貓

Bruce Lai 賴勇衡的影評、劇評、書評

More From Medium

More on 電影 from 我不是貓

More on 電影 from 我不是貓

More on 電影 from 我不是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