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風19集:用一首歌,回答一首歌(二)

Photo by Jonathan Velasquez on Unsplash

上集播了幾首「用一首歌應答另一首歌」的作品,意猶未盡,這集繼續播幾組不大一樣的例子。

首先是「名曲翻唱史」最著名的「意義翻轉」經典:Aretha Franklin演唱Otis Redding的Respect,原本是男人的心聲:我辛苦掙錢供養家裡的婆娘,總好歹想得到幾分敬重,一點溫存。Aretha Franklin卻把歌詞性別顛倒,變成要求男人回家也請對自己放尊重點兒,老娘不是好欺負的,成就了一曲女性主義兼靈魂黑樂歌史的不朽名曲。

Neil Sedaka和Carole King這組作品,大概是所謂「應答歌」最著名的例子之一,主要是Oh! Carol實在太紅。相較之下,Carole King套用原曲的回應作Oh! Neil只是遊戲玩笑的novelty song,搞笑一下罷了,稱不上認真,卻是一則有趣的故事註腳。

讓David Bowie在登月這年紅遍西方樂壇的Space Oddity故事主角,那位在月球軌道上空太空船故障,只能在無垠宇宙中漂浮的Major Tom,後來到底怎麼了?Bowie後來自己在Ashes to Ashes唱了一句「Major Tom是個毒蟲」,搞得歌迷心頭大亂。原曲二十多年後,德國電音歌手Peter Schilling寫下了故事的續篇,讓Major Tom能有個大團圓的結局……。

Lou Reed的Walk on the Wild Side,應該是西方流行榜有史以來歌詞內容最邊緣、地下、敗德的抒情金曲,一口氣唱了嗑藥、口交、變裝、賣淫……,九十年代的Third Eye Blind把類似的故事氣氛從紐約搬到了美西,寫下彼時一幫人吸冰毒的墮落生活,但旋律極之明亮歡快,同樣在排行榜大放異彩,從裡到外都完成了向老前輩的致敬。

最後,是一組不可能在光譜上隔得更遠,卻竟然相互牽扯的歌:Joy Division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名列史上最虛無絕望沈淪的情歌之一,靈感來源卻是甜得膩口的Love Will Keep Us Together,兩曲並聽,你會先沐浴在陽光和蜜糖之中,再瞬間墮入悲狂虛空的寒冰地獄……。

播出曲目:

Otis Redding / Respect (1965)
Aretha Franklin / Respect (1967)

Neil Sedaka / Oh! Carol (1959)
Carole King / Oh! Neil (1959)

David Bowie / Space Oddity (1969) 
Peter Schilling / Major Tom (Coming Home) (1983)

Lou Reed / Walk on the Wild Side (1972)
Third Eye Blind / Semi Charmed Life (1997)

Captain & Tennille / Love Will Keep Us Together (1975)
Joy Division /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1980)

「貓王音樂台」網路電台播出。
>> 直播鏈結在此 (也可隨選隨聽往期節目,限手機)
>> 中國聽友可至「網易雲音樂」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