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耳朵借我:專訪陳明章+空中現場

阿章師對著他的清酒唱情歌(誤)。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陳明章帶著三位徒弟進了播音間,一人替師父拿一把琴,各有各的用處。架好麥克風,阿章師彈了幾下吉他,就說:「唉啊嘸電池啊!緊去買!」我以為他說吉他拾音器沒電了,又想不對啊,我們是用麥克風收音的。啊,原來是沒酒喝。他差徒弟去對面便利店,買了清酒,喝了,這才身心安頓。

不過畢竟阿章現在有妻有子,無論如何不能像以前那樣喝了,一罐月桂冠,稍微充點兒電,足矣。

訪談到後段,我說:阿章師你沒有在三四十歲喝死,表示老天爺留著你還大有用處。他慨嘆一聲說:當時也就只差一點點了,那時候落下的傷,都還在,持續提醒那曾經的失控和低潮。

2018,陳明章終於圓了他多年的音樂劇大夢:今年暑假,《再會吧!北投》將由吳念真導演搬上舞台。打從他和陳明瑜在八十年代一起創作系列組曲,倏忽三十多年。儘管陳明瑜早已歸隱不問音樂事,當年一起玩音樂的朋友,倒幾乎都還在圈子裡,做自己喜歡的事:許景淳、林暐哲、陳主惠……,連蟄伏多年的王明輝,都在醞釀新作了。

阿章師歷經八九十年代「新台語歌」時代,被文化圈捧成傳奇,復投身流行樂壇,站在風頭浪尖,變成金門王李炳輝和黃妃的推手,一時風光無兩。唱片業崩盤,他的事業和健康也都垮了,花了好幾年時間,他讓人生歸零,去和恆春老人朱丁順學月琴,又重新理解南管、北管、歌仔戲……,手上那把吉他,遂又發展出更能呼應台灣這片土地的音樂語言。

2017年底的《低音海洋吉他演奏專輯》,便是他鑽研吉他的心得展現:所謂海洋吉他,既是一種tuning調弦法,也是一種節奏律動的理解方式,來自他在花東海岸聽海的體悟。同時發行的演唱專輯《撼山河》,則是把他三十多年來籌劃的幾齣音樂劇,精挑細選十來首歌,和這些年跟著他玩音樂的幾位青年樂手:王俊傑、鍾成達、蕭詩偉,一起打造的精華總回顧。

聽了《撼山河》,方纔理解以往好多陳明章厲害的歌,原本都是音樂劇組曲的一部分,從1989年不朽的《現場作品I》和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到1990的《下午的一齣戲》,好幾首我們珍藏心底的歌,「黑夜的雲」、「再會吧!北投」、「傷心無話」……,原來背後都有更完整的場景、人物和故事。阿章師這些年還在寫新戲,他說,六十多歲了,他又寫得慢,好幾年才一首歌,不知道老天爺還留給他多少時間,至少還得再完成一齣吧……。

不過我看阿章,雖然鬍子白了,年紀大了,身子骨這裡那裡不免有些大小毛病,但是現在的他,豁達開朗,又有愛徒和家人陪伴,論心理健康和生活狀態,肯定是大勝往年那個喝大酒的陳明章的。

陳明章工作室去年底一口氣發的三張專輯:《戀戀風塵》30年紀念版、《撼山河》和《低音海洋吉他演奏專輯》,並沒有鋪到一般唱片通路,只在自己網站販售。阿章夫人說:專輯成本太高,若再讓通路賺一手,賣一張賠一張,不如自己賣吧。這三張極是重要的作品,宣傳幾近於零,知道的人不算多,殊為可惜。阿章師絕對足以躋身「台灣樂史最重要的音樂人」之列,而這三張專輯,是他幾十年音樂人生淬鍊出來的精華,值得更多人聽見。

陳明章和愛徒鄭宜雰

播出曲目:

傷心無話(2017)
傷心無話(1989,葉樹茵演唱)

烏夜的雲(錄音室現場彈唱)

烏夜的雲(Live, 1989)
烏夜的雲(2017)
再會吧!北投(2017)
再會吧!北投(1990,潘麗麗演唱)
愛(2017,萬芳演唱)

愛(海洋吉他,錄音室現場彈唱)
海洋吉他示範(錄音室現場)
南都夜曲(feat. 鄭宜雰,錄音室現場彈唱)

唐山過台灣(海洋吉他,2017)
唐山過台灣(1990)

撼山河(南管吉他,錄音室現場彈唱)

溫泉鄉的交杯酒(2017)
春子的往南火車(2017)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馬世芳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