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
馬世芳
Sep 12 · 3 min read

初聽當然是配著影片,毛蟹令我嚴重分心,以致於沒空好好聽歌,也沒怎麼注意歌詞。

所以後來把影片遮住,重複聽了七遍。這樣仍然不知道歌詞在唱什麼,但可以專心聽音樂。

這是一首「樂章式」結構的歌,並沒有便於記憶的重複段。「聲響」和「旋律」同樣重要,編曲的心思非常細膩,也非常大膽。建議用好一點的音響或者耳機,把影片暫時忘記,好好聽一下聲音畫出來的風景。

也建議都讀一讀製作人陳珊妮的側寫:

翻來覆去聽過,讓音樂駐留在腦海,才來端詳一下歌詞(完整版附在文末)。一如安溥之前的許多歌,有些地方雲裡霧裡不大看得懂(假如你想藉著單曲文案搞懂這首歌,勸君放棄這樣的念頭,你只會愈來愈迷惑。這好像是安溥的專長:一件事愈說明愈抽象,愈解釋愈複雜)。

不過那無所謂,我常說:詩的魅力往往就在於那不可解、無法翻譯的核心。我喜歡這歌詞:「每逢月光滾燙 / 焚燒出你眼裡的光」,「暈眩裡我曾看見 / 時光是墳場 / 鑼鼓喧天的一趟葬」,還有最後一段:「我們曾各自逃亡的時間 / 最後才一起老去的瞬間 / 無邪是不知能開口道別 / 明白了沒有盡頭是一切的終點 / 愛情才能是死生中最長的一瞥」。歌詞佈滿了「大詞」:萬物、生死(死生)、命運、未知、時光、意志、一切……。唯獨末句冒出了「愛情」,似乎翻轉也解釋了一切。

其實若要維持整首歌的「大銀幕感」,用一個「愛」字,涵義當會更寬,但安溥顯然要強調「愛情」,那麼,就得聽她怎麼唱。

是的,流行歌的編曲、布局再怎麼出格,最重要的元素仍是人聲。安溥的歌聲真好,仍然獨一無二,無可取代。那些詞你看不懂沒關係,聽著聽著好像也有點懂了。

等了七年的新歌,安溥仍然是自找麻煩,專挑難路走,也照例沒打算討好取巧。〈ZOEA〉若是未來新專輯的預告,那將會是一趟十分燒腦的旅程,我想我準備好了。

ZOEA

詞曲:焦安溥

瞇著眼
那山和海中的水在年月裡揚起成碎片
我舉起雙臂
對那裡面的千百個我揮了揮
它們從此與我分別
存在於萬物中的萬萬千
生死是無需書寫
我們卻不自覺在背誦的誓言
誰都能完成的實現

命運承諾的 也只是這些
每逢月光滾燙
焚燒出你眼裡的光
月下生命被說唱

(天色將變)
(深邃的未知會淺一點)
(凝視我們日盡一日的穿越)
(跋山涉水)

歸離間不復返 如象如蟹

轉瞬是暈眩
暈眩裡我曾看見
時光是墳場
鑼鼓喧天的一趟葬( 在離開世界以前 )
也就去暈眩( 還能大笑是莊嚴 )
暈眩著也才發覺
意志是奇蹟幻覺 是眷戀( 在回到世界以前 )
暈眩於那些時間( 人無心願不暈眩 )

我們曾各自逃亡的時間
最後才一起老去的瞬間
無邪是不知能開口道別
明白了沒有盡頭是一切的終點
愛情才能是死生中最長的一瞥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馬世芳

Written by

馬世芳

台灣廣播人,寫作者。FM96.3 Alian電台「耳朵借我」主持人。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