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耳朵借我:專訪流氓阿德、旭章談《溫一壺青春下酒》

阿德今年堂堂邁入五十歲。歲月是最公平的,不管你怎麼對待生活對待自己,在時間面前,誰都一樣,轉個頭就老了。時間奪去青春和健康,比較好的,換來智慧。比較不好的,換來悔恨。多半的情況,兩種都有一點。

於是我們聽到《溫一壺青春下酒》,一個rocker進入熟齡見過江湖風霜的自我見證。阿德的歌聲益發蒼勁,一開口就直擊心臟。歌詞浸滿了歲月沈澱下來的故事,那些想忘而不能忘的,想得而不可得的,辜負和被辜負的,都在他的歌聲裡,不遮不掩,徐徐唱來,自然催人淚下。

延續上張專輯《無路用的咖小》,這次阿德仍然找了幾組青壯世代的音樂人一起製作編曲伴奏,囊括了九十年代以降台灣獨立音樂圈好幾代人閃亮亮的班底:有睽違多時的昆蟲白、老將楊聲錚、旭章領軍的守夜人、滅火器加上淺堤主唱蔡依玲、王榆鈞領軍的時間樂隊、「奶雞」曾仁義、還有康士坦的變化球……。阿德放手讓年輕人去試,撞擊出許多驚喜。整張專輯聽下來,底蘊老辣深沈,卻也帶著新鮮的氣質。

這張專輯另一件有趣的事是阿德唱台語的方式:他拋棄了口語化的演唱,直接把密度比較高的、比較「文氣」或比較近似「書面語」的歌詞用台語唱出來,乍聽並不好懂,也不是尋常台語歌的演唱方式。當然他還是顧及了正確的讀音和倒音的陷阱,他說他不覺得台語歌就一定要用某種大家想像的氣口腔勢,這次他想做做不一樣的嘗試。我不是台語人,不敢冒充內行,但聽阿德唱這些歌,情感上我是被收服了的。也因為這樣,阿德帶三分調侃三分得意地說:他總算從「流氓阿德」的身分混到「搖滾詩人阿德」了!

和阿德聊到「熟齡搖滾」這件事,不單指熟齡人玩搖滾如他,也指給熟齡人聽的搖滾如我輩需要的。搖滾這兩個字在我島作為意味模糊的標籤,對平常聽眾來說恐怕還是有點兒拒人於外的感覺,但《溫一壺青春下酒》應該是可以拋開標籤,直接讓熟齡人聽到眼眶一溼心頭發熱的吧。阿德也說,不只一位合作的年輕樂手在家放出這張專輯聽,他們的爸媽都問這是什麼歌,很好聽耶!

這期節目,共同製作人旭章帶著鍵盤來一起玩了一首歌,他是青壯世代極用心極用功的音樂人,對世代、對時代、對流行音樂這門手藝,都有很好的洞見,我想還要邀他來專心多聊一些。

《溫一壺青春下酒》這張專輯,我是在昆蟲白編曲彈奏的開唱標題曲從音箱暴噴而出的時候,就泫然欲泣了。感謝阿德,青春不再,熱血未乾。

播出曲目:

溫一壺靑春下酒
最遙遠的距離(feat. 蔡依玲@淺堤)
給五十歲自己的備忘錄
虧欠
溫一壺靑春下酒(Live at Alian963, 鍵盤:旭章)
風吹
花帔(feat. 王榆鈞@時間樂隊)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溫柔的暴動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馬世芳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