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
馬世芳
Jul 29 · 3 min read

認識阿美族創作歌手查勞‧巴西瓦里也快二十年了,最早是因為「交工樂隊」:查勞那時在做音響外場,經常和他們合作。他體格很好,笑起來卻很溫柔,甚至帶著兩分羞怯。講話的聲音低低地很磁性,唱起歌來卻像太平洋的海風一樣能把你整個人裹住。他以「巴西瓦里」的名字在角頭發了專輯,並且結了婚,生了女兒,人生不斷前進的同時,音樂也愈做愈厲害。

前幾年,查勞認識了住在西班牙的馬達加斯加音樂家Kilema,跨海做了一張《玻里尼西亞》,一舉拿下26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歌手兩項大獎。後來他一直心心念念想去趟馬達加斯加:他發現南島語族從台灣出發,一路散佈整個南太平洋、印度洋,從菲律賓到紐西蘭到馬達加斯加,彼此阻隔幾千年的後代竟然在語言裡保留了若干系出同源的線索:比方這張專輯標題Salama在阿美族母語pahcha是「玩」,在馬達加斯加語是「你好!」,多麼有趣。

幾經波折,查勞終於和製作人虎神還有Kilema一起去了馬達加斯加,在當地的漁村和村民、小朋友一起錄了音。這趟旅行並不順利,當地生活條件極其簡陋,沒電沒自來水,他們一行人包括紀錄片團隊得每天開幾十公里車程來回充電。在路上車子一度陷入沙坑,查勞在跟大家一塊兒抬車的時候竟然心臟病發,險些命喪異鄉,幸好之前就有過心臟病紀錄的虎神隨身帶著「救命丹」,才讓查勞化險為夷。

不過,聽聽他們帶回來的錄音,這些辛苦,實在沒有白費。

查勞說,這是一張概念專輯,以一個五十多歲的阿美族人生命史為藍本:他有過夢想與嚮往,卻一路跌跌撞撞,終至對自己的人生失去了信心和把握,婚姻破裂,事業失敗,身體也壞掉了。最終,他還是回到了部落,經常駕著小船出海捕魚,往太陽出來的方向航去。只有在海上,他能逃開那壓得自己喘不過氣的人生。

直到節目最後,查勞才說,故事的主人翁,就是他的親哥哥。

這期節目,除了說故事,查勞也帶著吉他,唱了三首歌。我聽他說完哥哥的故事,當場請他唱那首專輯中的核心曲「孤獨漁人」。他楞了一下,說這首歌在專輯裡是寫給Anu阿努唱的,兩人音域不一樣,但他還是願意試試,於是動情地唱了。曲罷,我和查勞的眼睛都濕濕的。

這是一張真摯動聽的專輯,謝謝查勞,也謝謝大力相助的Kilema,和救了查勞一命的製作人虎神。這樣的音樂當然是世界的,也是台灣的,值得我們深深的為它而驕傲。

播出曲目:

Salama 歡迎來玩
很漂亮
遙遠的故鄉
真的很難
夏天
Salama(查勞 mini live at Alian963)
放不下
夏天(查勞 mini live at Alian963)
孤獨漁人(查勞 mini live at Alian963)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馬世芳

Written by

馬世芳

台灣廣播人,寫作者。FM96.3 Alian電台「耳朵借我」主持人。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