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 耳朵借我:專訪茄子蛋樂團

左起阿德、小賴、我、阿斌、阿任。

金曲獎之後一星期吧,我去地下室倒垃圾,鄰居一位小哥開著車停在垃圾間門口,也沒熄火就拎著一包垃圾下來。車門一打開,極大音量的歌聲湧出來:茄子蛋的「浪子回頭」。於是我知道,他們算是真真正正地紅了。

我問茄子蛋:得了金曲獎、上了電視,後來感覺最不一樣的是什麼?他們異口同聲:金曲獎為他們省掉很多解釋的工夫!原本家人長輩常常搞不太清楚他們在幹嘛,時不時還要問「什麼時候才會去上班」,現在可好,左鄰右舍三姑六婆都知道這幾個後生在做音樂還拿了獎,算是可以交代得過去了……。

不過短短半年前,茄子蛋在Live house演出,觀眾人數仍然寥寥,若有幾十人便值得欣喜。專輯去年七月發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激起什麼反應,他們當然失望,才花了很多力氣拍MV上傳YouTube。2018年初,茄子蛋籌劃了一趟中國之旅,跑了廣州、深圳、廈門、福州,唱的都是小場地,壓根兒沒想賺錢,就當成團體旅遊。現場觀眾從十來人到數十人不等,不過有個樂迷竟然專程從北京飛來廈門看他們,台語歌居然都會跟著唱,這讓他們大喜過望,彷彿單單為著這一個聽眾,一切的辛苦便都值得了。

後來就像大家都知道的,他們首張專輯《卡通人物》入圍四項金曲獎,還拿下了年度新人和最佳台語專輯兩項大獎。頒獎禮那天現場演出,是他們生平第一次用耳機監聽,之前都是聽內場地上的監聽音箱,不過表演臺風很穩,瞬間替他們爭取到百萬樂迷。截至目前為止,「浪子回頭」在YouTube點播次數已經累積超過1400萬,這數字應該是創造台灣獨立樂團的紀錄了。這首現象級的歌從此和茄子蛋畫上等號,我打趣地說:接下來至少十年,它都註定要在現場演唱會當安可曲,全場萬人大合唱了,就像五月天的「溫柔」那樣……(順便一提:「溫柔」在YouTube點播也「才」1035萬次喔)。

「浪子回頭」竟然是茄子蛋主唱兼鍵盤手阿斌最早練習寫的歌曲之一,那時候他才21歲,學校都沒畢業,已經在幻想以後老了,和哥們兒重聚,大家帶著妻小,像現在這樣抽煙喝酒,一起回憶現在這些青春荒唐。若說有什麼歌是「老咧等」的,「浪子回頭」應該無庸置疑吧。

寫這首歌時候一起玩音樂的團員,後來各奔東西,茄子蛋陣容換來換去,只剩阿斌還是創始成員。他有一副天生就該唱搖滾的菸酒嗓,也是茄子蛋的創作主腦,渾身濃濃的在地囝仔氣質,可一彈起鋼琴,兩手一撇就能變幻出極煽情、極抒情的美麗旋律。現在的茄子蛋,是一支技術實力非常強大的樂團:主唱兼鍵盤之外,還有雙主奏吉他阿任、阿德,都是火力很足、玩大段Solo毫不手軟的高手,在現在台灣獨立樂團圈裡,我好像很久沒聽到這麼老派又這麼過癮的大段電吉他了。鼓手小賴是聽重金屬長大的,現場打起鼓來很張狂。至於貝斯,目前沒有固定成員,專輯是「三十萬年老虎鉗」的皓宇彈的,現場演出則暫時由阿斌的左手頂著,之後可能會找客席樂手支援巡演。

《卡通人物》由李孝祖擔任製作人(預告:「耳朵借我」不久將會邀訪),是茄子蛋第一次以專業規格錄製作品。幾年前他們曾在賽璐璐阿義的錄音室做過一張EP,不過當時什麼都不懂,全憑直覺硬幹就是了。這次有李孝祖坐鎮製作,Andy Baker擔任混音,他們對聲音的表現、對現場演出和錄音製作的差別,乃至於編曲、彈奏和演唱的方式,都有了全新的學習。專輯裡的歌跨越好幾年的歲月,像是要把青春階段的累積一次出清。阿斌從孝祖那兒學會歌唱不是只用嘶吼,也要思考人聲和麥克風的關係,試試用輕柔的氣音或低吟來唱,如此當然也會牽涉到不同的編曲思考。阿任原本就經常擔任演唱會樂手,對流行歌的和弦結構頗多思考,他和阿斌相互激盪,也豐富了他們音樂的肌理。

金曲獎之後,茄子蛋的心情大概是忐忑中帶著篤定,至少,以音樂為常業這個選擇,應該是可以走下去的了。這期節目不但播了整張《卡通人物》,也播了新歌「孤獨的人我們一起出發」的demo,已經是和《卡通人物》非常不一樣的風格了。這是一支出手就有一定力度和高度,而仍在不停成長蛻變的樂團,我很期待他們接下來還會做出什麼。

播出曲目:

我若是有來生我想欲變成你
Ms. Doremi
波克比的愛
日常
孤獨的人我們一起出發
人類攏同款
你不懂我的這款愛情
親愛的無情孫小美
浪子回頭
把你的女朋友送给我好不好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