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耳朵借我:專訪鄭宇辰談Empty Orio+空中現場

鄭宇辰,過去16年大家認識他的身分都是「滅火器吉他手」。從青春期玩到準大叔,滅火器和宇辰的人生緊密糾纏,難分難解。滅火器的主要創作集中在楊大正身上,樂團的磨合與相處方式也早有默契。這些年,宇辰時不時會寫些音樂片段,心裡隱約覺得總有一天要做張個人專輯,卻因為滅火器的工作已經讓大家都忙得無暇他顧,這事就無限期擱下了。

去年2017,宇辰終於正式開工,錄製這張個人專輯《Empty Orio》。他趁滅火器工作的空檔錄音,而當滅火器總算辦完世界巡迴演出,主唱大正年底當了爸爸,又跑去拍戲,大家講好暫時休息一陣,宇辰便得以完成這樁他口中「逃避了太久的一件事」。

他說,和滅火器的哥們兒相處已經很耗精神,這次他決心能自己來就自己來,獨自包辦製作、詞曲、主唱、吉他、貝斯,只有鼓手找了柯光和阿哲來助陣。專輯樂風乍聽和滅火器師出同門,仍是暢快淋漓的龐克,旋律洗腦,短小精悍,結構安排卻頗有巧思,聽得出行走江湖多年積累的心法,好聽,過癮。

但仔細聽進去,你會發現宇辰寫的歌,畢竟和滅火器不一樣。他說,比起滅火器勵志的熱血,「我的歌常常沒有給出路。」是的,這張專輯紀錄的是宇辰從高雄到台北這些年,經歷了成長與幻滅、壓抑與失落,到如今,大家看他在台上威風八面,卻不知道他下了台常常感覺空虛惶惑,不知所措,還很愛哭。《Empty Orio》的歌,忠實反映了這樣的人生狀態。奔放激亢的搖滾,包覆著脆弱的心。由此看來,這張專輯也是一場自我治療的歷程。

宇辰說:做這張專輯,他最不能習慣的就是開口唱歌,為了這個,他還跑去找大正討教主唱技巧。專輯配唱的時候,滅火器剛結束海外巡演,他是逼自己把剩下的力氣都使盡了,才唱完這些歌。直到現在他聽自己唱歌的聲音還是很害羞,不習慣。不過,聽他在這集節目的彈唱,也聽聽他在專輯裡的歌聲,我想宇辰大可不必擔心──他的聲嗓,有股真心的震撼力,已經贏過了絕大部分台灣獨立樂團的主唱。龐克搖滾貴在真誠,宇辰不只有紮實的音樂功底和創作才華,毫無疑問,他是真誠的。

播出曲目:

廢話

當被世界遺棄
趴踢爽
看無路
長途夜車(滅火器)

當被世界遺棄(鄭宇辰現場彈唱 at Alian963)
雨(鄭宇辰現場彈唱 at Alian963)
看無路(鄭宇辰現場彈唱 at Alian963)

空虛的愛
時間
再見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馬世芳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