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 耳朵借我:專訪廣播人吳建恆談旅行與廣播人生

馬世芳
馬世芳
Oct 15 · 6 min read

掐指一算,認識吳建恆快三十年了。我們年紀差不多,幾乎同時進廣播圈,當我在中廣青春網「回到未來」介紹經典搖滾樂,學習面對麥克風的時候,建恆也在青春網擔任企製。青春網是我倆DJ生涯的起點,也是建立對廣播這一行價值認知的原點。

接下來這三十年,我們走上了完全不一樣的廣播人生。雖然除了當兵那兩年我並未中斷過廣播工作,但我做的都是「塊狀」節目,長年來都是每週播一集,直到近年加入Alian電台才變成每週播兩集。我做節目從來不必顧慮收聽率和廣告,更沒有行銷業配的壓力。預錄播出的方式,也讓我能好整以暇和來賓慢慢聊,反正錄音超時還可以事後修剪。歸根結底,我的「廣播人」身分始終是帶著點兒「業餘感」的,倒不是說我做節目不專業(這點自覺我是有的),而是多年來我從來不曾把「做廣播」當成主要的營生方式,對我來說,做廣播並不是責任壓在肩頭的「工作」,反倒經常是我的「紓壓閥」。這樣的心情,至今猶然。

建恆則不然,他天天做現場節目,一週10小時,一年260集節目520小時,幾乎是睜開眼就在想節目的事,人生大部分的篇幅都交給了廣播工作。長年做現場節目,讓他不可能在平日好好吃一頓晚飯,更不可能和朋友聚餐。週末又往往有許多必須參加的活動,建恆說:他有個始終無法實現的心願,就是和朋友坐下來好好吃一頓晚飯。以他的工作型態,這個平常的願望,竟然如此不易實現。

不過,他說這都無所謂,他很甘願。儘管就投入的時間來說,錄電視比做廣播更耗時,但廣播始終是他最在乎的事情。他說,假如要把所有工作都放棄,只能留下一樣,他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做廣播。這是他一輩子的志業:打從三十年前在青春網近身見識了陶曉清、薛岳、周華健、黃韻玲、鄭華娟、李方、林致怡……那些DJ怎樣做節目,又可以和聽眾之間發展出怎樣知心的情誼,他就確定,這是他這輩子一定要做的事。

回頭話當年:青春網高層改組,建恆在那兒苦苦熬過一段時間,他在這集節目裡說:那時他簡直不計代價,一心想當正式主持人,什麼苦都願意吃。資深同事和主持人看他這樣,心生不捨,陸續約他吃飯、長談,勸他放棄廣播夢,告訴他這樣下去是沒有希望的,甚至介紹他去別的地方上班──建恆還真的去面試還錄取了,但一回到播音間,又覺得寧願待在這裡,哪也不想去,便打電話跟對方說:抱歉我不去上班了。設若當時他做了別的選擇,現在大概也就沒有金鐘廣播人吳建恆了。

該說皇天不負苦心人嗎?建恆終於得到機會,在凌晨時段爭取到了自己的節目。他發揮創意,每天天還沒亮就到電台看報紙,為本日新聞配上別出心裁的流行樂過場。這個單元被另一位電台老闆聽到,便邀他過去做晚間時段的節目,建恆在兩邊有了兩個節目,騎著摩托車天天趕場,收入微薄,心裡卻非常充實:他終於變成一個真正的廣播人了。

經過賞識他的電台老闆引介,他進入中廣體系,一開始在台語台,後來轉到流行網。建恆說:他長久以來一直有種自卑感,或該說是焦慮,覺得自己手邊擁有的一切都可能隨時被拿走、瞬間消失、一切歸零。雖然我們都覺得他做得好,他自己卻覺得若不能做出清楚的區隔和特色,自己分分鐘都可能不再被需要,從此失業。

早在他還在青春網當企製的時候,就遞過無數份履歷,報考過無數電台的DJ,全部不獲錄取。後來MTV、Channel V開台,他也想過當VJ,但當時最受歡迎的VJ都是外僑子女,他自忖英文比不過人家,不如另闢戰場,找到自己的專精路線。於是他決心專攻日本、韓國流行樂,在「韓流」還不那麼成氣候的年代,建恆下足了功夫學語言,蒐集資料,研究日韓樂壇生態,成為別無分號的硬底子專家。漸漸地大家想到日韓流行文化就想到他,記者會、歌友會也愈來愈常找他主持。後來,他的媒體工作從廣播延伸到電視,先是主持了一系列音樂節目,後來更應邀主持行腳節目「日本學問大」。最近出版的新書《謝謝讓我遇見你》便是做節目遍訪日本各地鄉鎮,遇到許多令他感動的小人物,讓他覺得必須一一記下。書裡這些篇章,都是他在旅店用手機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

除了節目主持,建恆也開了咖啡店,並且長期擔任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專輯、十大單曲」選拔活動的承辦人。我和他是近年一起辦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長談過幾回,才真正熟起來的。論廣播專業,他是我真心尊敬的同行,也對這份工作有許多相同的價值觀。過去十幾年,他不曾報名廣播金鐘,直到去年他的助理瞞著他偷偷報名,便一舉拿下了最佳流行音樂節目獎。頒獎那天他不在台灣,他在節目裡說:得獎之前,原本他有點兒想從廣播工作退休的,畢竟人生還有許多想做的事啊。拿到金鐘獎之後,他收到各方的恭賀和祝福,對這份工作又有了許多新鮮想法。此外他也會排除萬難,替自己安排長距離的旅行,只要有心,工作都是可以兼顧的。他說現在深深覺得「想做什麼就趕快去做」,免得以後徒留遺憾。

建恆有個大家都知道的綽號「大好人」,這是陳珊妮多年前封給他的:他說這個綽號不知怎地就叫開了,朋友說你這樣的主持人既然不是麻辣腥羶路線,乾脆就把「大好人」招牌打響吧!我想說:名字確實是有魔力的,建恆這些年確實沒有辜負「大好人」的稱號,據我所知,在泥沙俱下、龍蛇雜處的演藝圈,還真的沒有誰說過吳建恆的壞話──想想他紅的程度,這真的不是一件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容易的事。

今年,他又拿下廣播金鐘「最佳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他說,個人其實對得獎這件事並沒有太多情緒,最想感謝的,還是那些為他高興的聽眾。這樣的心情,我想我懂的,畢竟我既是同行,也是為他高興的聽眾。

這集節目錄完,建恆說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以受訪者身份談這麼多自己的事,更是第一次談「廣播人」這件事談得這麼深。謝謝他掏心掏肺、知無不言,我們聊得意猶未盡,下次一定要再繼續的。

播出曲目(皆來賓選曲):

黃玠 / 我很想念你
陳珊妮 / 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
陳綺貞 / 旅行的意義
桑田佳祐 & 南方之星 / 海嘯(日)
魏如萱 / 香格里拉
吳靑峰 / 太空人
盧廣仲 / 一定要相信自己
易桀齊 / 花的話
藤岡正明 / 交差點(日)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馬世芳

Written by

馬世芳

台灣廣播人,寫作者。FM96.3 Alian電台「耳朵借我」主持人。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