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耳朵借我:專訪落差草原 WWWW

落差草原 WWWW,後面四個W是象形,表示草原,口語不必念出來。

我常說,創作最難的是找到自己的語言,正如寫作最難的是創造屬於自己的文體,並且能夠成熟地駕馭。技術和創意都是可以想像的,獨樹一幟的語言和文體則可遇而不可求。聽了落差草原 WWWW今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盤》,我想,他們是找到了自己的語言和文體了。

他們上一張專輯《泥土》基本是不插電樂器加上田野環境收音,整張都用宅錄方式完成。這張《盤》則是一次大跳躍,電氣比重增大,音樂層次精巧繁複,野心不可以同日而語。相同的是,你在聽他們作品的時候,永遠想像不到接下來會聽到什麼。他們的作品,聲響比旋律重要,節奏是歌樂發展的核心,人聲往往埋得很深,總帶著一種類似於巫的秘教氣質,那些歌,就像是深山野林裡的樹精山精做出來的。

去年單曲版的「碎花星辰」入圍本屆金音獎最佳風格類型單曲獎,這首長達九分多鐘的曲子絕無冷場,非常厲害,後來收在專輯的版本又做了重新混音。他們說:本來專輯做得有點兒卡關,想說先挑一首出來弄一弄發單曲免得大家等太久,沒想到一挑挑到最難做的歌,母帶原始音檔足足拉了五十多軌!

《盤》有一部分是在拆遷前的麗風錄音室趕錄的,之後再用錄下的材料拿回去進行宅錄加工。儘管這已經是落差草原 WWWW的第二張專輯,麗風卻是他們第一次進專業錄音室,大家都沒有經驗,加上時間壓力極大,他們回顧那段錄音工作,覺得浪費了不少時間摸索,成果也沒有想像中完美。不過,畢竟是難得的學習。他們的作品既然自成一格,編曲混音演奏也就沒有太多直接的reference可以參考,一切自己摸索自己實驗,竟也用拮据的預算創造出相當可觀的成果。足見這個時代,做音樂最重要的是有沒有sense,資源匱乏早已不成藉口了。

《盤》是我今天聽台灣獨立音樂的大驚喜,落差草原 WWWW是我願意推薦給全世界聽聽看,並且很願意引以為傲的台灣團。張開耳朵感受一下,我想你也會同意的。

播出曲目:

碎花星辰(single version, 2017)
鰓人(2017)
月桃(泥土,2015)
雨連結天與地的通道(2018)
遊(2018)
渡(2018)
慈悲(2018)
精靈(2018)
符號學(2018)
新中心(2018)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