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耳朵借我:專訪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終於出了首張正式專輯《他我》。對老樂迷來說,這真是一場漫長的守候:打從他們在26屆政大金旋獎一舉拿下四項大獎,廣受矚目以來,倏忽九年過去了。巡演唱過很多,EP出了兩張,團員走了一個,中間也曾經有一段時間大家輪流去當兵,各自找朋友來代打。

團長小青蛙(何俊葦)說:之前累積的作品其實已經可以做一張專輯了,但並不甘心走這條方便的路。但在團員陸續歸隊準備重啟專輯計畫的時候,主唱柯家洋卻進入撞牆期,寫不出東西,小青蛙於是義不容辭扛起作曲任務。他說他那時聽了很多從前未必熟悉的音樂,對合成器有了研究的興趣,便添購了器材決心學MIDI編曲,並且定期去找老朋友:Green!Eyes的主唱老王一起鑽研。

家洋的困局在寫出「莎賓娜」之後找到了出路:他在外面和幾位朋友一起喝酒,一邊聽朋友聊天,一邊就拿出隨身的小筆記本,像畫素描那樣為坐在他對面的莎賓娜寫起歌來,而且並沒有驚動本人。家洋發現,他可以用這樣的「人像畫」概念寫一系列身邊朋友的故事,而且他能通過自己的觀察,寫出傳主平常刻意藏起的,比較陰暗脆弱的另一面,那些歌也就有了更強的滲透力和感染力。《他我》以這樣的方式出發,漸漸變成了一張概念專輯。歌裡時時閃現非常personal的句子,你總覺得踏進了誰的私密領域,看到了一些傷,一些苦,一些不堪。但南瓜妮從不灑狗血,也不憤世虛無,這麼一來,歌就有了高度。

當他們決定以合成器作為整張專輯音色的主角,原本就長期在這個計畫中攪和、涉入極深的老王,義不容辭擔下了製作人、錄音師、混音師和編曲人的責任,成為南瓜妮不折不扣的第五位團員。為了因應這全新的編曲結構,每位團員都要找到新的角色,尤其是貝斯手弘禮和鼓手一根,他們這次都在原本的樂器之外,也演奏了MIDI bass和取樣的節奏,讓音場更細緻也更飽滿。人聲的處理更是煞費思量,家洋往往會為一首歌唱好幾種不同key、不同力度、真音假音分開的人聲,再做判斷取捨。

這樣做出來的《他我》和之前南瓜妮的所有作品都很不一樣:雖說編曲是合成器主導,這些歌的聲音並不生冷,時時點綴著八十年代的復古音色和和聲,卻不顯得刻意,反倒很有一種類比時代的溫度。小青蛙和家洋譜出的旋律很漂亮,不乏洗腦式的橋段(做完這集節目,我一整個禮拜腦中都在重播「七月十日」),歌樂結構很穩,家洋的聲腔掌握也很到位。一言蔽之,《他我》稱得是一張成熟的作品,九年青春的磨礪,沒有白費。

播出曲目:


微光(2010)
莎賓娜
七月十日
(bonus track: 昆德拉)
安妮之島
山坡上的薩滿
小雀斑
金色的海
煙火
幼獸兒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