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耳朵借我:專訪雷光夏談她的歌,和改變她人生的歌

馬世芳
馬世芳
Jul 1 · 4 min read

事隔五年,雷光夏終於願意再度舉辦比較大規模的專場演出。她說:這是因為2018年看了小巨蛋安溥「煉雲」大受震撼,才有了這場演唱會的想法。其實,雷光夏的演唱會從來不只是演唱會,而更像是一群頻率相近的靈魂共同抱團取暖一起發光的療癒儀式。你只要去過,就知道了。

光夏總是很低調,不愛拋頭露臉,除非出專輯或辦專場,難得跑通告,而這兩件事,她總是久久久久才做一回(所以,這集節目很是難得。而且,這是光夏為九月15日TICC演唱會跑的第一個通告)。最近這幾年,她的作品主要是電影配樂,和蕭雅全導演合作的《范保德》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配樂,並入圍兩座金馬獎。說起這些,她水波不興,得不得獎,彷彿都是無足掛齒的小事。那種心情,我好像可以了解:作品一旦完成,那宇宙也就圓滿了。之後的一切,便都不那麼重要了。

不過說到深居簡出,最近倒有一次例外:她少女時代以來的偶像坂本龍一來台座談,她受邀主持,小鹿亂撞,親手寫了小卡片送給大師。我好奇她有沒有問他什麼憋了半輩子的問題,她說她前一天想:要問就得要在三個問題內直抵要害,不過到底是哪三個問題,直到最後都沒有想出來(哈哈,但仍然問了一個音樂風格演變的問題),大師一如預料親切認真,光夏和他擁抱,總算圓了多少年的夢。

光夏說,她是多年前聽了《俘虜》的電影配樂而迷上坂本龍一和電子合成器的聲音。打從中正高中吉他社時代,她就和厲害學長黃中岳林正如一起彈琴寫歌唱歌,也不是沒有組過團,但她始終害羞內向,玩團總是格格不入,有了生平第一台合成器Casio FZ-1之後,她終於可以告別吉他和鋼琴,可以自己創造建材蓋房子,探索「旋律」和「聲音」之間的界線,創造屬於自己的宇宙天地。

儘管從小學鋼琴,光夏說她不是一個有耐性的好學生,音樂感知的能力多半還是通過聆聽而來。父親雷驤交遊廣闊,往來的朋友都是藝界文士,他們帶來各種各樣的音樂穿插交響,從古典到實驗,從民樂到搖滾,無形中養成了她兼容並蓄的品味。

這集節目,光夏挑了幾首她自己的作品,也選了一些對她意義深遠的歌,我們一面聊,一面隨意地播,放了坂本龍一和David Sylvian替《俘虜》電影主題音樂填詞演唱的Forbidden Colors,也播了她小時候迷得目眩神馳的Vangelis《南極物語》主題音樂,追溯起來,那或許是電子合成器在她腦海最早烙下的印記。講到青春時代的記憶,接續放了三個版本的「逝」,紀錄了一直以來的成長和蛻變。「昨天晚上我夢見你」Uri Caine中段的鋼琴獨奏,帶著你飛昇到夢的最深處,是我心目中中文流行樂史最偉大的器樂段落之一,光夏說和Uri Caine的合作,也是改變她人生的經驗。

我們還聊到陳主惠(聽聽「傷心無話」的大提琴),聊到李泰祥(聽聽陳永龍版本的「答案」),聊到盧昌明,播了光夏大學時代加入盧昌明工作室,在他導演作詞作曲的概念作品「浩劫後」出聲合唱,留下她最早在專業錄音室裡的歌聲。我們也放了他的遺作「有一天」,光夏說她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到盧昌明的demo,立刻就流淚了。盧昌明離世多年後的現在再聽,字字句句都像預言……。

光夏大概是我最喜歡的廣播同行了。她一開口,我們就彷彿進入另一種空間,時間的流動霎時變慢了。我覺得是她帶我進去那裡的,她卻說像是我把她催眠。兩小時拉哩拉雜地聊,沒什麼章法,但把她帶來的歌都放了。回頭聽錄音,覺得這樣也很好。謝謝光夏賞光(真的彷彿為我們的錄音室帶來溫柔的夏天的亮光),很高興又能和你聊天。我們演唱會見。

播出曲目:

雷光夏 / 深無情
坂本龍一 + David Sylvian / Forbidden Colors
雷光夏 / 逝(三個版本)
雷光夏 / 我的80年代
雷光夏 / 黑暗之光(version 2)
雷光夏 / 昨天晚上我夢見你
雷光夏 / 海上花
Vangelis / Theme from Antarctica(南極物語)
葉樹茵 / 傷心無話
盧昌明 / 浩劫後
蘇慧倫 / 有一天
陳永龍 / 答案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亦可利用 hichannel 網路收聽。歡迎加入FB聽友小組,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馬世芳

Written by

馬世芳

廣播人,寫作者。FM96.3 Alian電台「耳朵借我」、貓王音樂台「耳邊風」節目主持人。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